【黑真】如果我遇到你我会对你说什么 4(完结)

√ Servamp怠惰组应援❤

√ 作者:nebiim.

√ 2018年城田真昼生日贺文。

√ 警告:涉及吸血描写。

√ 需要更多黑真同好的能量。QAQ




如果我遇到你我会对你说什么

 

 

 

 

4

 

 

 

 

“闭上眼睛。”

 

低沉的声线仿佛蕴藏着某种魔力,真昼发现自己像是受到蛊惑一般乖乖地合上双眼。冰凉的指腹轻轻地抵上他的下颌,他顺从地任凭对方摆布,向一边侧过脸,露出毫无防备的脖颈。一道温热的呼吸触上脸颊时,真昼本能地瑟缩了一下,那一小块皮肤隐隐开始有些发热。

 

果然是脖子吗?

 

即使失去了视觉,真昼依然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脸此时距离他仅剩微毫的距离,几根软软的发丝摩挲着他的脸颊,有些痒痒的。这是他第一次与别人靠得这么近,不禁脸颊发烫被搅得心神不宁。从对方身上隐隐传来的某种混合着血液与金属的粗粝气味,掺杂着浓浓的香草奶油的甜香,带给他一种奇妙的微醺感,心跳加速的胸膛内仿佛有一头小动物在撞来撞去。雪上加霜的是,在对方移动的间隙,那道轻柔的呼吸偶尔会不小心擦过真昼的唇角,莫名地引得他口干舌燥。

 

就像是要接吻一样。

 

脑中腾地冒出这个荒谬的想法时,他的心脏愈加剧烈地悸动起来。作为一个从未接触过恋爱的百分百天然新手,真昼还保留着他的初吻,而这份青涩的幻想时常会让他感到害羞不已。

 

对方的鼻尖和嘴唇碰触到颈侧,那软热的触感让他下意识地呼吸一窒,而这只是个开始而已,那只吸血鬼埋在他的颈间,有时像动物一样轻轻地嗅闻,有时则会在几处浅浅地落下几个小小的轻啄和舔舐,仿佛是在悠闲地寻找最合心意的下嘴处,同时又像是被诱惑了一般,正隔着一层薄薄的肌肤品尝起那搏动的血液所散发出的诱人芬芳。

 

这太折磨人了。

 

不自觉地咬牙,真昼强自忍受着这种甜蜜的骚扰,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起来,身处于黑暗之中的现状更加剧了他的焦躁。紧张地吞咽了一下,他舔了舔微张的嘴唇,几乎想要开口催促对方,但又觉得这么说出口有些奇怪的羞耻。见鬼的,他的脸现在肯定红透了。

 

耳畔传来了一声低低的轻笑,让他的腰不禁跟着颤了一下,而对方接下来的话让他差点跳起来。

 

“你以为我会吻你吗?”

 

“什么——呜!”

 

就在放松警惕的一瞬间,针刺般灼热的疼痛扎进颈间单薄的皮肤,真昼浑身一僵,战栗的疼痛从他的背脊一路游走,唤醒了全身的触觉。

 

好疼!

 

尖锐的齿尖嵌进皮肤内,细小的温热血珠溢出时,他的身体战战兢兢地扭动起来,虽然这在吸血鬼的压制下徒劳无用。一双修长的手臂正紧紧地箍在他的背后,用着几乎是会在他的身体表面留下淤青的力度,仿佛对方是在害怕只要一松手真昼就会逃开一样。

 

很显然,这家伙的行为要比他的言语所表现出的要急切得多,疼痛缓解几分后,真昼意识到了这一点。而他所能做的,也只有安抚般地主动把双手抚上对方的肩膀,暗示着承诺与保证。

 

禁锢在他身上的那股力量稍稍减弱了一点,而那双手臂也缓缓下滑到他的腰间,圈住。

 

一动不动地陷在那个宽阔的臂弯中,真昼紧闭双眼,缓慢地调整着吐息,模模糊糊地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正在离开身体。这种感觉很鲜明,人类哪怕只是失了一点点血也会感到一阵发冷。

 

黏腻的声响刺激着他的耳廓,真昼能感觉到对方正在他的身体上急切地啜饮与吞咽,充满了渴求与沉醉,从那双不自觉地沿着他的身体轻柔抚摩的手可以判断出,而那也带给了他一丝被安抚与取悦的快意。

 

不禁小声地发出呻吟,真昼难耐地咬住下唇。在这个过程中,连最微弱的疼痛也最终消失了,逐渐化为一阵迷雾笼罩着他的大脑。整具身躯都开始变得轻飘飘的,每一寸皮肤都渴望着被触摸与安抚,两道激昂的心跳声在他的鼓膜内共鸣奏响。

 

不知不觉,他浑身脱力,软绵绵的四肢丧失任何反抗能力,依旧听话地没有睁开眼睛,他只是下意识地紧紧攀附住压在自己身上的吸血鬼,口中流淌出一些梦呓般的绵软音调。

 

接着,他感觉到似乎有一只宽大的手压在他的头上,轻轻地抚摸了一下。

 

最后,一切声音都烟消云散了。身体很轻,真昼只感到迷迷糊糊与昏昏欲睡。疼痛的根源早已从体表抽离,一个软软的热源正在轻轻地舔弄着他的脖颈。这种感觉过于奇妙,甚至带来了一丝甘甜的酥麻。

 

这是在……帮他止血吗?

 

真昼恍恍惚惚地察觉到自己正被人慢慢地放平在沙发上。迷蒙的视野中,浅蓝色的头发和苍白的肌肤影影绰绰地悬在他的上方,然后似乎开始离他越来越遥远。

 

不要。

 

伸出手胡乱地一把拽住了什么(似乎是布料?),意识模糊的情况下,真昼努力地望向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想要开口说话,他的舌头却像是重得抬不起来。张开嘴,也只是含糊地嘟囔。也许他只是徒劳地吞入了空气,其实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傻瓜,我再多要一点的话你会晕过去的。”

 

从获得了对方的回答这一点来看,真昼可以确定自己刚才大概是成功地发出了一点声音。脑子像是被黏住了,思考成为一件几乎难以达成的任务,但他拼劲了全力。

 

“你要走了吗?”

 

而这次得到的回应是沉默。

 

真昼抓住对方外套下摆的手指收紧了。

 

片刻的沉寂后,他隐隐约约地听到面前的男人似乎叹了口气。

 

“我会留在这里,只有今晚。”

 

“唔嗯……”

 

一松懈就连一根手指都快抬不起来了,真昼咕哝着发出无力的回应。就像是刚参加了某种剧烈的运动,他的体力似乎被消耗殆尽,困意正渐渐地掌控他的大脑。

 

但是,有一句话,无论如何,他一定想要向对方传达到。

 

“一切都……不会太晚了的。”

 

“一定是,来得及的……”

 

……

 

说完后很久,真昼遇到的依然是一片寂静。也许他最终还是没能来得及将刚才深埋在心底的话语传达到那个人心中。

 

太可惜了。

 

如果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坠入美妙的安眠前,他的耳朵飘忽地捕捉到一个也许是幻觉中的声音,那是仿佛来自于遥远的天堂一般的缥缈与虚幻。

 

 

 

“生日快乐,真昼。”

 

 

 

他的意识熄灭了。

 

 

 

 

 

*

 

 

 

 

 

“?”

 

下一次醒来时,真昼发现自己正仰面平躺在床上,沐浴在自敞开的窗帘间倾泻而入的阳光之中,在飞扬在空气中肉眼可见的尘埃里迷糊地眨着眼。

 

他是热爱阳光没错,但是此刻这种美好让他产生了一种虚幻的恍若隔世感。

 

费力地撑起上半身,他依旧感到浑身酸痛。

 

我怎么会在床上?

 

昨天的一切,难道只是一个梦而已吗?

 

不可能的!

 

手忙脚乱地摸出手机,真昼检查了一下日期:7月8日,确实是他生日后的一天。随后,他立刻被已临近中午的时间吓了一大跳。天哪,他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一下子睡到这个点了?!

 

跳下床,真昼不顾自己还光着脚,啪嗒啪嗒地跑进窗明几净的客厅,接着是同样干净整洁的厨房和浴室。

 

没有,没有,没有。

 

怀抱着自己也不明白的期待,他把家中全部都走了一圈,结果都是空空如也。一切都寂静无声,这个房子里只有他一人的存在,和过去的每一天一模一样。

 

唯有手机屏幕上裂开的细缝和还在隐隐作痛的身体,提醒着他这一切的真实。

 

来到沙发前,出现在眼前的场面让真昼停下了脚步,沙发上一片狼藉甚至还残留着血迹的惨状使得昨日的种种记忆更多地涌回了他逐渐清醒的大脑。没有收拾的蛋糕盒和餐具还散落在桌上,空空的易拉罐倒在一边,地板上的小小血迹昭示着对方曾经行进过的路径。

 

地板和沙发套算是毁了,他需要好好地清理一下。但是这些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

 

“梦”中最神奇的那部分,那个人,现在在哪里呢?难道,他就这样离开了吗……

 

双腿一时有些脱力,真昼一下子跌落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后,缓缓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颈间。那里也已经神奇地愈合了,如今只剩下小小的凹凸不平的伤口。但是很快,就连这么一点微小的痕迹也会消失得干干净净吧,如同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如同那个人从未出现过。

 

也许,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吧。

 

心脏突然揪紧,真昼狼狈地揉了揉眼睛,想要压下眼中突然汹涌泛起的湿意。

 

不要……

 

明明只有一个夜晚而已,他也不懂这是为什么,但是他可以确定的是,此刻正有一个强烈的念头浮上心头,而且正越来越清晰。

 

不想让他离开。

 

出于我也不明白的原因,我不想让他离开。

 

此刻的他无意于去探究其中的缘由,只因他产生了一种感觉,一种无比坚定的直觉:如果和那个人在一起的话,他就一定能寻找到许多从前的他不可能获得的答案。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需要任何证据来印证这一点。也许在那个人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仿佛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直觉,就是这么简单。

 

那家伙,明明那么懒惰散漫,即使是关心也不会说一些讨人喜欢的话,但那双缺乏情感起伏的眼睛里却时不时会闪过一丝饱经沧桑的阴霾与悲伤。明明是火焰一样的颜色,却莫名给人一种冷漠梳理的感觉,是与他的外套的蓝色一样的冷色调。

 

从把袭击他的吸血鬼赶走的这件事上,他意识到对方有着不弱的实力。但是,那家伙却莫名给了他一种强大而脆弱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想要帮助他,想要知道更多有关他的事。

 

『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真昼发现自己不想要让他再露出那样的表情。

 

他的伤一定还没有完全好吧?接下来他会去哪里呢?

 

我好想,再见你一次……

 

真昼捂住有些发疼的胸口,这种感觉对他而言并非第一次,仿佛是弄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他忍不住想起了几年前消失无踪的那只捡来的小猫。

 

此刻,这间熟悉无比的公寓,此刻看起来是如此的宽阔而空旷。

 

拿起身旁的一个抱枕,他想要寻求温暖一般紧紧地抱在怀中时,眼角余光内有一件色彩熟悉的物件无声地掉落在地板上。

 

这、这个是……!

 

捡起那件似乎是被主人遗忘了的外套,真昼仔细地上下审视着。他的指尖沿着布料的表面滑过,触感光滑而厚实,猫耳帽子的绒毛也果然是软绵绵的。外套的手臂部分上有着一个罗马数字的1,让他倍感好奇。虽然是冷色调,但实际接触后他才发现,这件外套比表面看起来要柔软和温暖很多,和他的主人很相似……

 

咔嚓。

 

远远的,玄关处传来了可疑的轻微动静。

 

猛然抬起头,总算是被昨晚培养出了警戒心的真昼刹那间放下外套,从沙发上一跃而起。

 

怎么回事?这个声音,好像是开门的声音?

 

随手抄起角落里的扫把,紧握在手中,真昼慢慢地靠近走廊。

 

除了我和叔叔以外,没有人会有公寓的钥匙。所以,是小偷吗?!

 

靠近客厅与走廊接壤的门口,真昼深呼吸了一次,鼓起勇气地悄悄探出半个头望向玄关。

 

出现在眼前的场景让他骤然松懈。

 

那是一只猫,一只非常眼熟的小黑猫(虽然大概所有的黑猫在他的眼中都长得一模一样)。它正用小小的粉色爪垫把门推开一条缝,慢吞吞地钻了进来,末了抬起后腿把门合拢,将耀眼的阳光关在了外面。

 

太好了,不是什么坏人登堂入室,只是一只猫而已。

 

虽然至于野猫为什么能轻而易举地打开他家的门这一点,真昼暂时还没想起来,他只是松了口气,从门后大大方方地走出来,和刚踏上他家玄关的猫面对面眼对眼。

 

然后,他看到了一双令人思念的红色眼睛。

 

pufu——

 

……

 

……

 

……

 

有没有人能来告诉一下真昼,在他的眼前刚才发生了什么?

 

首先,他亲眼看着一只眼熟无比的黑猫从容不迫地打开他家的门,悠闲地像是走进了自己家。接着,一阵白雾后,那只黑猫在他的眼前活生生地变成了一个男人,还和昨晚他刚带回家的吸血鬼长得一模一样。

 

真昼以为自己会混乱,会怀疑自我,会崩溃,会尖叫,会大声质问。

 

然而,这些全部都没有发生。

 

从昨天傍晚到现在,太多的超自然事件毫无预兆地发生在他原本正常并且本该将一直正常下去的生活中。过多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大碎裂常识的信息量,让真昼被冲击得几乎有些麻木了。也许,从他发现吸血鬼是真实存在着的这一事实后,这个世界就已经疯了吧,曾经的平凡与普通早已一去不复返。和这些相比,吸血鬼会变成猫这件事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了。

 

至少,对方看起来比昨晚要精神多了,伤差不多都痊愈了吧。

 

仿佛灵魂出窍,真昼一动不动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而那双红色的眼睛也静静地凝视着他。对峙了片刻后,他听到自己用死一般平静的声音开口了。

 

“所以,你就是昨天的那只黑猫吗?”

 

“是。”

 

“……”

 

真昼无言地注视着对方,眼前人干脆承认的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平淡,仿佛只是在谈论着今天的天气,仿佛昨天晚上他们再度相遇时他懒到一点也没有提起这件事是再正常不过的。

 

“对了,还有。”

 

“还有?”

 

“几年前你把我捡起来过一次,吧。”

 

“……”

 

“还有,我忘了我的外套。”

 

“……”

 

“喂,你还在这里吗?”

 

“你昨晚是不是叫了我的名字?”

 

“……是你的错觉。”

 

“才怪!我最后听到你叫我‘真昼’了!”

 

“啧。”

 

“喂,那副嫌弃麻烦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啦!既然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从一开始不告诉我那些?!还有你的外套,我已经放到洗衣机里洗了!”

 

“合不来啊……”

 

在强撑着撒了不擅长的谎后,真昼看到吸血鬼很烦恼似的叹了口气,对方在玄关处脱下黑色的长靴,继续习惯性地微弓着背,慢悠悠地朝他走来,而后直接擦过他的肩膀走进了客厅。

 

来不及拦住对方,真昼紧张地不敢回头,而那个人的脚步也一时停在原地。一定是看到了自己的外套正安然无恙地躺在沙发上,接着立刻就明白过来真昼是在撒谎吧。握拳的手心冒出了汗水,真昼微微缩起肩膀,不敢回头去面对那个人可能出现的反应。

 

一定会觉得他很奇怪吧?会讨厌他吗?

 

他会立刻离开这里吗?

 

最后,对方没有对此做出任何评论,真昼似乎听到对方再度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外套被洗掉了的话,我只能继续待在这里了,真昼。”

 

“……诶?”怎么回事?他是没看到吗?

 

“不可以吗?”

 

你的回答会决定接下来的一切。

 

被呼唤名字的男孩背对着吸血鬼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而后抬起手臂在眼前狠狠地擦了一把后,笑着转过身。

 

“可以啊,欢迎回来。对了,我可以叫你‘Kuro’(小黑)吗?”

 

 

 

 

 

城田真昼度过了格外漫长的一天,经历了一个超自然的生日。工作场所附近发生了吸血鬼出没的事件,后来得知那个受害者是自己的好友,而走在回家的路上时自己也被吸血鬼袭击了,幸运的是被另一个吸血鬼搭救。带这个吸血鬼回家,还主动地被吸血。

 

而现在,他正在考虑着与吸血鬼先生共同生活的事。

 

但是,大概也不赖。

 

在这个生日里,他获得了一只猫。

 

同时,也不止拥有了一只猫。

 

一成不变的过去已被打碎,一个全新的世界在他的眼前缓缓展开。

 

叮铃——

 

擦肩而过的那个时候,真昼似乎从小黑的身上听到了某个熟悉的清脆声响。

 

时间的齿轮,重新开始转动。

 

 

 

 

 

End.

 

 

 

“真昼,如果你当时想要我吻你的话,你可以直接说出来,我会考虑的。”

 

“才怪!///”

 

“和口是心非合不来呢。”

 

“啰嗦!”

 

 

 

True End.

 

后记:

 

写完了。

 

原意是想写一个相遇太晚的故事。两人都变得更暗了一些,很多的不幸都已发生,但是终究我还是与你相遇了,所以也许我们可以相互取暖,也许还能来得及去改变些什么。写了这么一个不同的相遇开头玩玩,变动原作的时间线和在文里暗示性地cue到原作的大家们的过程让人非常开心。原作的吸血从来不吸脖子,换到平行世界想让他们尝试一下。w

 

大家千万不要学习小黑这种蹩脚得不得了的借口和真昼这种极度容易被戳穿的扯谎,除非你很确定对方爱你会陪你这么玩。(

 

在完结的最后再一次祝mahimahi生日快乐!最近的你在原作连载中很帅哦!♡

 

nebiim.

2018.7.20




评论(20)
热度(96)

Servamp怠惰组

©Servamp怠惰组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