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真】【原创】理所当然的事

√Servamp怠惰组应援❤

√作者:nebiim.(weibo:@只是痴汉锅而已_随时为老婆石更)

√时间设定:怠惰组的日常。

√文存放在Lofter:Servamp怠惰组。

√需要更多黑真同好的能量。QAQ

√背景:两人未交往。

√其他:复健伤眼警告,慎入。



正文:



厚重的米色窗帘低垂于窗前,将午后的太阳与一切窥探的目光都隔绝于外,唯有些许微弱的光热透过几乎不漏一丝缝隙的布料渗入晦暗的室内。在这唯一的光源下,只能勉强看清一个修长的人影正歪斜地半坐半倚在床上。


这间房间,是公寓的主人——城田真昼的卧室。


除了合拢的窗帘外,卧室的门也好好地关上了,这一切使得整个原本就不甚宽敞的卧室一时间形成了一个暂时封闭的空间,凝滞的空气在最大限度上保留了室内的温暖。一个小小的模拟温室,这恰巧就是此时正靠在床头的sleepy ash所梦寐以求的预期效果。


对怠惰真祖来说,冬季真的是一个很麻烦的季节,仅次于酷热得让人快要融化的夏日。虽然比起过去的几日,今天的天气确实已久违地有所回暖,这是早餐时间(或是午餐,看你怎么定义起床时间了)中他从电视上播出的天气预报里听来的。同时,他更是鲜明地从肌肉的酸疼和骨骼的陈年疼痛中意识到的。他从来不曾向真昼吐露过这些,因为那家伙的反应一定很麻烦。而事实上,每当天冷时,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似乎不舒服了起来,而这让他比平时还要更加怠惰,甚至懒到不愿挪动一分一毫。而温暖的热源开始变得更加珍贵,甚至连一向合不来的太阳都看起来比平时要讨喜得多(虽然依旧可憎),即使它能提供的只有那么一丁点少得可怜的热度。


双手握着屏幕光可鉴人的PSV,小黑浑身放松地深陷入柔软的床垫中,一动不动得仿佛是准备就这样在原地筑巢。他的身上难得一见地没有罩着那件标志性的浅蓝外套,而是款式简约的黑色线衫和浅灰色居家裤,宽松而厚实,来自于他多事的EVE所购置,而他的外套不久前被对方一边说着“今天真是个洗衣服的好天气”一边随手扒下来丢入了洗衣机,目前他的那件本体象征(?)正在窗外的阳光下随风飞扬。


全神贯注地,小黑维持着目前的姿势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床头的桌上散落着开启了包装袋却无人问津的薯片,他甚至连滑落至眼前的碎发都无暇拂去,唯有手指在深黑色的按键上灵活按动,制造出了此时的房间中唯一的声响。正在努力攻略中的游戏是真昼去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即使以他的实力早已通关多次,但这并没有影响他翻来覆去玩的次数。


悠闲地沉浸其中,对此刻的小黑来说,一切都是这么的完美。完美的温暖,完美的寂静,完美的一整天都用打游戏和睡觉来消磨的时光。身下的枕头和床单都隐隐地散发着习惯得令人安心的气味,他无需把脸埋进去嗅闻就可以轻易地辨别出那个味道,连同空气中飘荡的也是同样熟稔的气味,这些都能帮助他更好地集中注意力,完美。


屏幕上代表他的小人在战斗中所向披靡,距离胜利的BGM响起只差一步之遥——

  

“小黑,救我!”


一声突兀的尖叫撕裂了这一切。


小黑的指尖猛地一颤,如同一只警觉的猫科动物,他倏然抬起头,尖锐的目光循着声音来源的方向,全身的肌肉一瞬间本能地绷紧。奋斗至今的胜利成果眼看着付之东流,而他只是视若无睹地扔下手中的游戏机,从床上跳了起来。粗暴地撞开卧室门,他像是离弦的箭一般直直地冲向了对方的所在。


(无论距离多远,声音多小,他都能听到真昼的声音,这属于众多他与真昼之间关系的谜题之一。而这些他懒于细想深究的东西竟然还在慢慢地与日俱增,真是麻烦死了。)

  

一冲进厨房,出现在他眼前的是正死死地把Lead攥在胸前、浑身僵硬地缩在厨房角落的真昼一人,小黑甚至觉得自己仿佛能听到对方每移动一下时身上的骨头发出的咯吱咯吱作响声。对方如常地穿着那件标志性的黑色围裙,原本就很大的眼睛此时睁得更大,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手中的扫帚发出了荧蓝色的光芒呈现为戒备状态。


皱着眉迅速环顾四周,小黑意外地发现并不存在他预想中的攻击者,而他本就战战兢兢的EVE似乎又因他的出现而受到了新的惊吓。真昼眨了眨眼,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仿佛如同完全没有预料他的出现,而这让小黑更加迷惑。


双方俱是一愣。


“唔哇,小黑,你来了。”


“啊?是你叫我的吧。发生什么事了,真昼?”


怠惰真祖不自觉地用比平时更加低沉的声线询问道。在等待着答案的同时,他深深地望入那双榛色的瞳孔中,企图从中寻求到答案,而他看到的是惊恐与不安的情绪在那双眼眸中渐渐地减弱,更多蔓起的是尴尬和踌躇。颤颤巍巍地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对面低矮的橱柜,真昼的小小声像是紧张兮兮得害怕惊动什么。


“小、小黑!那边有一只那么大的老鼠!就在里面,活的,还会动……快点抓住它!”


“……哈?”


严峻的表情如潮水般从怠惰吸血鬼的脸上刹那褪去,他长出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回到了平时的百无聊赖,而紧绷的身躯也一下子松懈,恢复了懒懒散散的日常状态。


“唉,什么啊,原来只是一只老鼠而已。真昼,你刚才竟然那么大叫,合不来……”


“不不不,才不是‘只是一只老鼠而已’啊!小黑,这个问题很严重的!我们家里有老鼠多危险,万一它污染了我们的食物,还在睡觉的时候咬了我们可怎么办啊?!”


登时,真昼再度大叫起来,小黑苦着脸抬起双手捂住耳朵。


“你好吵……来,真昼,暂时先冷静一下,先把Lead收起来,好危险。那么,你想要我怎么做?”


“小黑,你变成猫去抓吧。你本来就是猫,难道不会想抓老鼠吗?”


“喂喂,你在说什么呢,我是狮子吧。合不来,我对这种暴力行为本来就不喜——”


“小黑,快去!”


“喵呜,好啦好啦……你竟然使唤这么可爱的治愈系猫咪去做这么野蛮的事,真是可怕的主人……”碎碎念地抱怨着,小黑还是变为了猫咪的形态。他慢吞吞地走向矮橱,毫无犹豫地掀开门钻了进去,而后还“啪嗒”一声合上了门。


一片沉默,空气仿佛凝固了,直到一阵唰啦唰啦的杂音和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不久后,连这些小小的动静也消失了。


就在真昼开始忐忑不安的时候,橱门被小小的爪垫再度推开。小黑猫叼着一只死掉的老鼠缓缓踱步而出,而一旁的真昼立刻眼明手快地上前,他早已戴上了口罩和防护手套,展开了垃圾袋等候着小黑。把尸体扔进袋中后,怠惰真祖无言地注视着自己的EVE收起袋子并扎紧袋口的流畅动作,干净利落得仿佛几分钟前那个受惊大叫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


“你真的很像主妇诶……”


“好,接下来我要把厨房全部都重新打扫一遍!但是在那之前,小黑,我要先把你洗干净哦。”


“猫咪等于讨厌洗澡吧。”


“但是小黑不是猫吧。”


“喂,你现在倒是这么说了……”


话虽如此,其实小黑并不真的讨厌洗澡,恰恰正相反,他喜欢真昼帮他洗澡的感觉,即使他只在心底承认过这个。他的EVE总是会时刻注意保持水温适中,既不会太热得烫到他,也不会让他着凉,而是细心地维持着最舒服的温度。


真昼的双手很软,但并非娇嫩的无暇,其上存在着一些因常年做家事而磨出的细微薄茧。在记忆中曾经有那么几次,他握过真昼的手,虽然都是无意间的,次数不多,因而对它们所在的位置也没那么清楚,但他对它们并不觉得讨厌。此刻,他正一动不动地蹲坐在盆内,被那双手用轻柔的力度小心地按揉着。温热的清水一股一股地浇淋在绵软光滑的皮毛上时,他的喉间似乎是不自觉地滚落出了满足的咕噜声,而他的EVE则仿佛拥有读心的能力一般地多挠了几下他最舒服的地方。


“小黑,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吗?作为这次的谢礼。”


“啊,那就——”


“杯面不行。”


“诶——”


“你需要吃得健康一点,之前在C3的时候你都没怎么好好吃饭吧。那时候除了简单的咖喱之外,我也没法去超市买其他食材。今天的晚饭材料我已经准备好了,乖乖地把蔬菜都吃下去吧。”


闻言,小黑的脑中浮现出最近真昼翻着营养学书籍的画面,他言不由衷地发出了一声叹息,猫咪姿态时娇软的音调全无严肃之感。


“真没办法,合不来啊……那,我想去之前的那家甜品店。”


“是那个蛋糕吗?”


他点点头,感觉到真昼的按摩停顿了一下。


“那个的话,不用出门也可以哦。”


“?”



*



“你,偶尔也是个不错的家伙啊……”


“你给我simple地说一声‘谢谢’就可以了!”


“所以……为什么?”


“诶?什么为什么,小黑你当时说想吃吧。啊,等一下,头发要碰到了哦。”


一边说着,真昼一边抬手帮小黑撩起了额前水蓝色的的碎发,后者只是沉默地接受了。似乎是因为他的脸一时压得太低的缘故,完全没有留意到发尖差点沾到了奶油。


不妙。


被那根纤细的手指擦过时,小黑的心头莫名产生了一种想要舔舔那娇小的指尖的冲动。而似乎正是因为他不自在地眨了眼的关系,细长的睫毛擦过了真昼的手掌,对方“扑哧”笑了出来,说了一声“好痒啊”后立刻把手收了回去,而这只是让那种不可言说的冲动在他的体内愈加膨胀起来。


……冷静,你在想什么呢,现在又不是猫咪的形态。


满脑子乱糟糟的,说起来这些也都是因为他的EVE。


时间simple地追溯到之前。


几分钟前,当真昼打开冰箱取出了那个装饰精美的纸盒时,盯着那个眼熟的logo,小黑一时失去了言语能力。大约是在一周前左右,在真昼放学回家的路上,他们经过了有着这个logo的新开张的咖啡馆。因为排队的人数过于夸张,所以当时就作罢了。那个时候,自己确实是随口有说想吃这款蛋糕。现在看来,大概是这两天当他躺在对方的背包里睡觉时,他的EVE偷偷去排队帮他买了,但尚未找到机会告诉他。


怪不得真昼在他提起这个话题时突然有些扭扭捏捏的,诚实的耳朵略微有些可爱地发红。


事实是,小黑一直都知道他的EVE是这样地关心着他,一直以来,从未改变。但是,接到这样的直球时,每一次,他仍然会感到手足无措,也许是因为在遇到真昼前,从未有任何人像这样将他的一切都记挂在心上。


感到了不愿承认的快乐,同时又莫名的恐惧。


隐藏在其下的东西,一些与他和真昼都有关的事,他不明白,但其实也明白。对他而言,这些是“麻烦死了”,对真昼而言则必定是无法用“simple点考虑的话”这样的单纯思维来解决的。


于是,小黑选择了自己最擅长的应付真昼的方式:转移话题。


“话说回来,真昼,没想到你竟然怕老鼠。”


“我、我不怕啊!”


怠惰真祖对此质疑地扬起了眉,他的EVE结结巴巴了一下。


“我只是觉得他们真的很脏很恶心而已!”


“以前没有碰到过吗?”


“这个嘛,以前在家的时候碰到过的,那时候叔叔不在。”


“啊,这样……”


“哈哈,说起来好奇怪呢,小黑,今天发现老鼠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叫你,明明以前我都是直接自己用扫帚打的。也许,也许是因为习惯了现在有小黑在身边的感觉吧……不好意思,小黑,刚才我吓到你了吧。”


男孩那张奇迹般得从未让他感到过厌倦的脸庞上绽开了那朵他每天都会看到的灿烂微笑。小幅地瞥了一眼后,小黑埋头含着满口的蛋糕小声地唔噜唔噜着:“……没必要所有事都自己做好,可以随时叫我……反正我在。”


为了真昼,他愿意与一切为战,哪怕那只是一只小小的老鼠。


虽然他并没有说出口。


“小、小黑……///”


“……为了蛋糕的奖励。”


“哈?!什么啊,真是的……唉,算了,你本来就是这种类型的嘛。小黑,真的很谢谢你,为我抓住了那只老鼠,我真是得救了。”


“随时候命,公主。”


“别这么叫我!///”


“喵!疼——竟然殴打这么可爱的猫,多么粗暴的家伙……”


“总之,小黑,如果你有什么事的话也一定要叫我,我一直都会在你身边的!”


“麻烦死了……”


别开脸去,小黑没有注意到自家EVE泛起淡淡红晕的脸颊,只顾得上在心底抱怨自己脸上迟迟无法散去的热意。


不过,这个冬日,真的有回暖的感觉了。



*



“真昼……”


“怎么了,小黑?对了,这个蛋糕好吃吗?”


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那句话就这样鬼使神差般地滑出了他的口中。


“自己来尝尝看吧?”




End.




*有关末尾“尝尝看”的具体方式我就不展开了,大家应该可以猜出来?w




写在后面的话:


大家新年快乐!

原本想在大年初一之内修完发出来的,结果还是差那么几分钟失败了……

半年以来一直都很忙,脑袋里塞满了事的焦虑与紧迫感很糟糕。虽然一直都在小本子上日常记黑真相关的脑洞和大纲来满足自己,但是严格说起来,确实是很久没有正式地写过一篇正文了,这篇应该可以算是复健意味的尝试……?虽然文字一贯很拙劣,但是怠惰组的可爱却是毋庸置疑的♡

这篇日常向的脑洞中,无论是小黑的保护欲,还是真昼的宠溺,还有「呼唤我的名字吧」,都构成了我很喜欢的一些黑真原作相关元素。他们一直都互相照看,互相守护,这些对他们来说就是这样理所当然的事,和彼此在一起时自然而然的舒适状态是这么的完美。

这样的双向关系,就是我最喜欢的黑真。

SERVAMP的原作真的很棒,有关原作的挖掘永远不会结束,而同时以后也想尝试一下AU背景的故事(Another Universe or Alternative University?)虽然一直就“AU设定是否直接等同于OOC”的问题和基友之间发生过多次讨论。可以确定的是,要在完全不同的宇宙背景下展现出“啊,这个人果然还是真昼/小黑啊”的这种感觉是需要好好研究与小心把握的。><

以上只是一些初步的小想法,也有可能只会存在于脑洞记录本中。W

此外,很期待即将于2月5日来临的SERVAMP event,一定会很热闹吧。w

大家有缘再见w

黑真最高!



nebiim.

2017.1.29 凌晨


评论(23)
热度(214)

Servamp怠惰组

©Servamp怠惰组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