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真】【原创】于心有愧

【黑真】【原创】于心有愧

√Servamp怠惰组应援❤

√作者:nebiim.(weibo:@只是痴汉锅而已_随时为老婆石更)

√时间设定:漫画31话前。

√文存放在Lofter:Servamp怠惰组。

√需要更多黑真同好的能量。QAQ

√警告:Hurt/Comfort(?)


正文:

 

 

有些话,他们可能永远也不会对彼此说出来。

 

 

真昼不会知道。

有时,小黑在思考:自从他们相遇以来,因为他的缘故,真昼已经被卷入了多少危险、陷入了多少痛苦的抉择之中。

与友人分别,对家人说谎,被人绑架,受伤。

眼泪,疼痛,鲜血。

真昼的眉毛上方至今依旧残留着的那道细细的伤痕。虽然很淡,但他的目光总是忍不住停留在上面。*(1)

这些伤害,都要记在他头上。

如果没有他的话,真昼一定还是原来那个无忧无虑的普通高中生。

 

 

小黑不会知道。

有时,真昼会猜测:自从他们相遇以来,他至今所做的一切其实都只是在勉强小黑。

当初是强行和小黑缔结了契约的。到现在,已经不止一个人这么说过,现在的他根本不足以胜任当小黑的主人。对于最强的真祖小黑来说,自己只是一个累赘。

也许当小黑说着“好麻烦”和“和你合不来”的时候,小黑是真的厌烦于他,觉得他带来的只有无穷无尽的麻烦。

如果没有他的话,小黑一定还是原来那个自由自在的流浪吸血鬼吧。

 

 

真昼不会知道。

有时,在夜深人静时,在凝视着真昼的静谧睡脸,小黑会想起那个自己曾经提出的那个愚蠢问题。

「你开始后悔……把我捡回来了吗……?」*(2)

那个时候,他没有从真昼那里得到正面的答复,而这本身大概就已经是一种答案了。

真昼那个人,如同他的口头禅一样,简简单单的,让人一眼就能看穿。平日他对此有诸多吐槽,但是事实上对真昼的这一点,小黑并不是真的这么讨厌。

唯独这一次,他对这一点感到了排斥,甚至自欺欺人地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

也许,真昼只是没力气说话?

不,真昼确实是这么想的吧。

这么想着,哪怕只有一秒,自我厌恶感就足以把他从头到脚地淹没。

大概,不只是一秒吧。因为真昼很善良,所以后悔之类的话,即使他是这么想着,也不会说出来的。

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本来就没有残存过哪怕一点不一样的可能吧。

怎么可能会不后悔呢?

Sleepy Ash一直都是给世界带来不幸的存在。

那,为什么他还要明知故问地亲口向真昼确认呢?他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答案?

嘶,麻烦死了,这种麻烦的期待。

为什么在那么一瞬他会期待真昼有所不同呢?

这是不可能的吧。

合不来……

即使知道这是一个正常的答案,但是他却仿佛又要被那阵情绪淹没全身。不,他是不会哭泣的,就连杀了「那个人」的时候,那些泪水也并非他自愿留下的。只是,就那么流出来了而已。

因为是吸血鬼,任何伤口都很快就能愈合地连细微的痕迹都不留。

缔结契约的时候,是真昼主动的,更多是形势所迫。但是,可以由他来结束两人之间的联结。因为,真昼那个同情心过于泛滥的家伙,大概是不会主动丢掉他的。对,在自己第二个弟弟和他那个带着人偶的奇怪EVE出现时候,他就应该主动和真昼提出解除契约的事。

这样的话,那家伙就能回到原本的生活中了吧。

有时,小黑感到后悔。

抱歉,真昼。

 

 

小黑不会知道。

有时,在周末的午后,凝视着小黑午睡时的舒展睡颜,真昼会想起对方曾经提出的那个莫名问题。

「你开始后悔……把我捡回来了吗……?」

我没有后悔过把小黑捡回来的这件事。

那个时候,心中一瞬间就给出了答复,虽然他没有说出来。

没有后悔过,一秒也没有。

那个时候,虽然感觉到害怕,但是更多的还是对小黑的担心。

小黑,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我要怎么做才能帮助小黑变回原来的样子?

小黑,好像很痛苦……

怎么可能后悔啊,不管是什么事,他和小黑都可以共同承担,一起解决的。

现在的他确实是不够强大,不够配得上小黑。

他很软弱。被小黑回避问题和拒绝的时候,有时会有不安得想要哭泣的感觉。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多少次他只是沉浸于自己的不安中,却完全忽视了小黑内心的感受。即使已经隐约意识到小黑是那种不会自己主动说出来的类型,但他也依旧没有去做点什么。

沉默。

后来,真昼慢慢地意识到,小黑他总是在用沉默掩盖着一切伤痛,装作自己很累的样子。

而他什么都没有做,一直都是只是摆出了一副善良的样子,对你的痛苦视而不见。

即使是吸血鬼,即使伤口愈合得多么快,曾经感受到的疼痛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有时,真昼感到无助。

对不起,小黑。

 

 

这些“有时”出现在,当小黑发现真昼因吸血鬼的事而身心俱疲地回到家后,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这么直接趴在床上睡着了,但第二天他却还是要硬撑着早起去上学的时候。

这些“有时”出现在,当真昼发现陷入痛苦的小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天,对他的呼唤充耳不闻,拒绝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

这些“有时”出现在,当真昼因作为他的eve才会受到重点攻击,才会受伤,才会被卷入不幸中的时候,而小黑却对想要说出的最基本的安慰话语而束手无策时。

这些“有时”出现在,小黑为了保护处于弱势的他而不得不受伤,因为维护他的主张而陷入的麻烦中,而真昼发现自己却全然无能为力时。

 

 

真昼不知道,而小黑一直都知道。

他确实有感到后悔,而最后悔的是他知道自己对没有和真昼解除契约这件事并没有如他想象中的那般后悔。

即使对真昼怀有愧疚,即使自己的很多事都不敢让真昼知道,即使觉得自己会让真昼失望,但是,他果然还是不想和真昼解除契约。

我是sleepy ash。而现在,我的名字是小黑。

想要变成那个能带给真昼快乐的人,这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不知不觉孕育的渴望。

但是,大概这不是自己所能到达的地方。

因为,他只是一只懒惰的、不善于表达感情的家里蹲吸血鬼而已。

虽然总是耀眼得有些刺眼,但是……

你的笑容,想要每天都看到。

 

 

小黑不知道,而真昼一直都知道。

他确实有感到无助,他甚至有时会胡思乱想着是不是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和小黑合得来。

即使对小黑感到愧疚,即使还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即使对小黑的事几乎还一无所知(想知道,真的好想知道啊),但是解除契约,连想都没有想过。有关小黑的一切,他想要全部都接收。

我是城田真昼。现在,我是怠惰的主人。

想要变成那个能带给小黑快乐的人。这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不知不觉孕育的渴望。

但是,大概这不是自己所能到达的地方。

因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弱小的人类高中生而已。

虽然经常充满了不耐,但是……

你的声音,想要每天都听到*(3)。

 

 

两个人独自地沉浸于有关对方的思考中,明明在同一个家里生活,却无法互相传达。

有时候,真昼不禁会产生一种他们是一对中年夫妇的诡异错觉。

 

 

除此以外,还有更多他们不知道的事。

 

和椿的战斗挂了彩,真昼总是第一时间先关心他的伤,明明他是一个不老不死的吸血鬼,那家伙才是人类吧。虽然在口头这么吐槽着,真昼不会知道小黑的心脏每次都会忍不住猛地跳一下,体内那只小怪兽嘲讽的声音再度讨厌地响起:“被真昼关心的感觉很好吧,小黑?”

 

樱哉的事的时候,一向冷淡的小黑主动来到他的房间,从门外小心翼翼地探进一个头,尝试用笨拙的搭话来表达对他的关心与安慰*(4)。虽然当时无力回应,但是当真昼日后回想起来时,小黑不会知道他的嘴角每次都会忍不住上扬弧度。

 

在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挫折后,真昼那双明亮依旧的双眼坚定如初地注视着他,说着“我想要和小黑合得来”。真昼不会知道,嘴上说着“不可能,麻烦死了”的小黑,在那一刻发现自己也许有那么一丝丝开始愿意去相信“合得来”这件事对他也是有可能的。

 

像是生平第一次不先去想着单干,真昼在遇到各种问题时开始选择依赖着小黑,而那个懒惰的家伙在抱怨完“真是会使唤猫的家伙啊”后也就继续默认惯着他。小黑不会知道,真昼的心中有在跳跃着小小的矛盾感,他既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任性的孩子,但同时却又因为一直在身后的小黑而感到安心。

 

两人相处的日子里,这样的点点滴滴,还有很多很多。

 

当真昼陷入负面情绪时,变成猫咪的小黑默不吭声地踱步过来。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对方已经用小小的爪子扒拉着爬到他的身上,探出小小的粉色舌头舔舐着他的手指或是脸颊,位置全凭他所处的姿势决定。直到愁眉苦脸的真昼最后一边说着“住手,小黑,好痒”,一边缩成了咯咯笑个不停的一团时,小黑才会停嘴。

满怀着成就感,小黑喜欢真昼发出那样的笑声,虽然他死也不会亲口承认(虽然是不死的)。

 

当小黑坠入过去的阴影中而拒绝现身时,把他的房门推开一条缝,真昼轻手轻脚地靠近,小心地捧起那团一动不动的黑色毛球。即使知道小黑是故意装睡,他也并不准备揭穿,只是把小小的一团猫咪搂进怀里,轻柔地沿着小三角的耳朵开始向下抚摩,沿着背脊到尾巴,耐心地安抚着,直到那条沉默的曲线不再那么紧绷。最后,松懈下来后黑毛球偶尔会不小心地漏出一两声呼噜声,而两人就这样一起在柔软的毯子的包裹下进入了梦乡。

习惯独自入睡多年,真昼第一次忍不住开始贪恋于这份共同入眠的温暖。

 


这些都真实地存在于记忆之中,让他们回想起来时总是会觉得:

果然,还是不想放开这个人。

纵使有那么多没有说出口的事,有那么不知道的事,但依旧忍不住想要依赖对方。

 

 

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不想要,体会过的失去后的后悔与悲伤已经足够了。

但是,他依旧有在心底偷偷渴求的东西:他想要被了解,只想要被真昼一个人了解。*(5)

与真昼的相遇,对他来说就像是开启了一段全新的生命。

 

 

自己什么都做不到,自己一点也不强大。

但是,我想要和小黑合得来,想要和小黑一起变强。

想要知道更多有关小黑的事,想要更加了解小黑。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你和我。不管是面对什么事,都可以由我和小黑共同解决。我,也想被小黑依赖。

与小黑的相遇,让他第一次懂得了「陪伴」的真正意义。

 

 

想要被他了解。

想要了解他。

全部都想要知道。

Simple地考虑的话/虽然很麻烦,想要和这个人合得来。

你是特别的存在。

 

 

就是因为这样才没法传达到的。

除了大大方方说出来的“和你合不来”和“想要和你合得来”以外,那些无声涌动的悸动与依恋,那些流淌于主仆搭档关系之下而未宣之于口的东西,才是两人关系中的真正核心,而这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完全传达的。

掺杂了那么多焦虑、不安与愧疚,而同时又不停生长出更多的依赖与渴望,真的是很复杂的事。

要怎么样才能传达呢?

不知道呢。

一切都只是溶于日常的对话之下,就像是两人间独有的暗号。

 

“已经早上了哦,快起床,你这个懒惰的NEET吸血鬼!”

“不要,我和早上合不来……”

“真是的,小黑,再不起来的话我要来掀你的被子了哦!”

“喂,住手……!多么残忍的人类啊……”

 

“回来了。喂,真昼,你要我买的是这个吗?”

“欢迎回来~诶?小黑,不对,是另一个口味——喂,你为什么还买了薯片!?”

“唉,好麻烦啊,作为使唤猫的犒赏,喵……”

“明明每天都在给你吃!没收!”

 

“小黑,吃饭了哦。”

“喔。”

“小黑,好好地把蔬菜也吃了。”

“不要,好难吃,合不来。”

“……小学生吗,你?”

 

“小黑,我已经放好洗澡水了,你先去洗吧?”

“知道了知道了,等我打完这局……”

 

“唔诶?小黑,都这个时间了,你还没睡?”

“不,肚子饿了,所以起来吃东西。你呢?”

“哈哈,我是起来喝水的。”

 


通过契约的联结,温暖的安定感在他们中间流淌着。

这样的感觉,是唯一的。

 

 

有一件他们双方都知道的事,但他们以为对方不知道的事。

对于与彼此共同度过的每一天,他们从来都不曾感到过后悔,不曾后悔过与对方的相遇,不曾后悔过因契约的锁链而紧密缠绕的命运,不曾后悔过朝夕相处的每一天,共同见证这么多经历过焦虑、不安、恐惧与疲惫,但同时又充满温暖、安心与快乐的日日夜夜。

他们将会一起向无限的未来出发。

 

 

也许,有些话小黑永远也不会说出来,真昼也是。

也许,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对方曾经有过这些想法。

 

 

背负着曾经的后悔与无助,站在截然相反的两端,两人努力地向对方走去。

也许,迟早会迎来面对面敞开心扉,合得来的一天。

 

 

 

 

 

 

那一天很快就到来了。

 

 

 

End.

 

*

(1)来源于漫画第八话。

(2)来源于同(1),采用台湾东立版的翻译版本。

(3)来源于漫画二十七话,对真昼的这句话的衍生:“我还以为再也听不到你(小黑)的声音了。”

(4)来源于同(1)。

(5)参考怠惰组角色歌<Crossing World>的歌词。

 

 

写在后面的话:

写于动画第4话后的无关突发,整理思绪用。

身为角色粉一面来说,这一集确实有让我感到遗憾的地方,比如被删去的小黑安慰三连发。我一直认为,细节是慢慢堆起一个人物的生动形象的重要塑造。而动画制作组轻易删去的这几句台词,恰恰是可以展现出小黑性格中的某一面,当他认为自己伤害了真昼后,他做出了想要去弥补的努力,漫画中的这一段让小黑变得更加可爱,性格变得更加饱满。

除了遗憾以外,也要忍不住再一次感叹,这一集也让我再一次重温了当时在阅读漫画时被虐到的情绪:小黑的自厌与被剧情故意安排出的与真昼的无言误会。

怠惰组太神奇了,他们的相处和互动,用不同的角度看,每次都能带给我新的感觉。W

黑真大爱!♡


评论(20)
热度(180)

Servamp怠惰组

©Servamp怠惰组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