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真】【原创】怠惰组的日常系列六:关于起床的那些事

【黑真】【原创】怠惰组的日常系列六:关于起床的那些事

√Servamp怠惰组应援❤

√作者:nebiim.(weibo:@只是痴汉锅而已_随时为老婆石更)

√时间设定:怠惰组的和平日常,未交往的正常搭档(大概)。

√文存放在Lofter:Servamp怠惰组。

√需要更多黑真同好的能量。QAQ

√写在前面的话:一个突发的粗糙小脑洞,摸鱼成果,非常蠢。



我,城田真昼,15岁,喜欢简简单单的事,讨厌麻烦的事。某天我偶然在路上捡到了一只黑猫后,和servamp的长子怠惰缔结了契约,因而卷入了和忧郁真祖椿的吸血鬼兄弟战争——


不,这种无意义战争什么的无论怎么样都无所谓,因为那些一个个都不让人省心的吸血鬼真祖们和主人们看起来根本没有在认真地对待这件事哦!?明明大家经常一起去游泳池、泡温泉还有打雪仗吧!?不,虽然是偶遇的来着。而那些看起来很酷炫实则很中二的设定也少有发挥作用的时候。和这种偶尔才会出现的小打小闹“战争”相比,对真昼来说,每一天家中的早晨才是真正类似于战争的存在。


对方是小黑,毫无悬念。


现在几乎所有和他有关或是他关心的事同时也意味着和小黑有关,因为他们差不多全天都待在一起,像是一对连体婴。两个看起来性格截然相反的家伙在一起的最初就是各种鸡飞狗跳,虽然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后,他和小黑变得合得来了一些(他坚持这不是他的错觉),但果然对方身上的懒惰本性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啊。


比如,如他刚才所说的,和这家伙“战争”一般的早晨。


小黑是一个在早上很弱的家伙。


我和早上合不来,和日光合不来啊,喂住手,不要拉开窗帘啊。

小黑一直都这么说,在他被真昼强行拽下床沿着地板拖行到窗帘边还死死抱着毯子不松手的时候就是这么抱怨着的。


叫小黑起床,标志着真昼要为这个家伙各种操心的日常一天的开始。


在体内生物钟的作用下,真昼每天会在固定的时间点自然醒来,在按掉尚未来得及响起的闹钟后(以防万一而设置的)开始穿衣洗漱。站在镜子前,他会花掉10分钟去打理那头永远自由地乱翘的短发,未遂放弃后穿上围裙去做早餐。把食物端上桌后,他会使用每天特意留出的15分钟去完成那个早上最艰巨的任务。


在砸开,不,敲开(谢谢,他很冷静)小黑房间的门,进入真昼视线中的是那个意料之中蜷缩在毯子里的人形。冲到对方的床边,他抬高声音叫了起来。

“小黑,快起床,早餐已经做好了哦。”

“快起来,小黑!我要拉窗帘了!”

“喂,小黑!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我没时间和你耗了,上学要迟到了!小黑!”

“小!黑!你再不起来的话,我就把你的薯片和游戏机没收了哦!!!”

“……嘶,好吵,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我已经温柔过了,但是你根本就没有理会我吧!?”

“麻烦死了,你是老妈吗?”

“谁是你妈妈啊!?”

……

怠惰主仆的早晨就是这样的早晨。

好端端一个正常的男子高中生,真昼却每天都在干着这种妈妈一样的活。

一般都是从轻声催促,轻轻摇晃和拍打开始的,但事实早就证明这种温柔的叫早手段一向都无法撼动熟睡得彻底的怠惰真祖分毫,还不如一上来就直接抢走他的毯子。而这又意味着另一场拉锯战,小黑只会把毯子捂得更牢进行抵死反抗。


一开始,叫小黑起床的过程就是这么正常的,对他们两人来说的“正常”的日常。直到某一天,小黑的某个尝试让一切都瞬间升级。


为了能多睡一会儿,小黑想出了一种更加引起真昼怒火的方法来拖延时间。


某个早晨,真昼如常来到了小黑的房间,却发现本该蜷缩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人影却不在,床上空余下一个枕头和一条皱巴巴的毯子(他今天放学回来后把小黑的毯子熨一下吧),两只拖鞋东一只西一只地散落在床边。

小黑,不在?

咚。

他的心脏瞬间紧缩。

站在原地,真昼在经历了短暂的本能恐慌后(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小黑去哪里了是被袭击了被抓走了吗???),突然意识到这个世界上也许并不存在可以毫无动静地就把自己的下仆吸血鬼抓走的人(或是吸血鬼)。毕竟,小黑很强大。

虽然这么想着,但他依旧担心地把整个房间都翻了个遍。在抱着“怎么可能呢”的心态随手打开了衣橱的门,结果他却在里面找到了睡得正欢的小黑时。

敏感地察觉到了光线的变化,小黑揉了揉眼睛后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几乎整个人都要崩溃的真昼。

“啊,被找到了……?”

“什么‘找到了’啊!?”

衣橱里!?这家伙没开玩笑吗!?

这家伙只是为了多睡一会儿不被我发现就躲进衣橱里!?不愧是sleepy ash啊!??

虽然他有时完全不能理解小黑的脑回路,但在尝试着用对方诡异的思路思考后,最后真的被他找到了。小黑是一个让他无力吐槽的神奇存在。

把睡眼惺忪的小黑从衣橱里揪了出来,在那家伙懒洋洋地站在那里打哈欠时,真昼已经气呼呼地跑回床边把对方的拖鞋带到了他的光脚边。

“等一下,小黑,把你的裤子拉好!要掉下来了!”

“唉,好麻烦啊……”


这是第一次。

接下来是——


床底下(他是不是不该把小黑的房间连同床底下也打扫得那么干净?)、冰箱里(认真的吗!?)还有沙发的坐垫下面等等一切可以躲藏的角落。没错,在发现自己变成猫咪形态后会变得更加不容易被找到,小黑发挥了所有想象力,充分地利用了这一点来从真昼的眼前消失。

渐渐的,真昼有一种自己仿佛是每天早上都在和小黑玩捉迷藏的即视感?但是,他一点也没有从中感受到游戏的乐趣之处!


“喂喂,真昼,看你多不像话,竟然用这么危险的Lead指着这么可爱的宠物……”

“小黑你闭嘴!你知道我每天早上都要到处找你有多累吗!?每次都差点迟到!”

两个人就这样你追我赶,忙碌的早晨日常。直到某一天,真昼气喘吁吁地把整个公寓都翻了个遍只为寻找自己消失的搭档,哪里都找不到后他真的开始有些慌张了起来。最后,他竟然是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看到了对方四仰八叉的不良睡姿。一时气急,他举起了自己的武器对着小黑,对依旧懒洋洋地瘫软在沙发上的对方狠狠地威胁道。

“小黑!如果你再乱跑,我就把你绑在床上!”

“……哈。”

脱口而出后,真昼疑惑地对上小黑扬起眉毛投过来的微妙目光,他手上的扫帚稍稍降下了一些。

“怎么了?那种奇怪的声音?”

“嘛,我只是在想……没想到mahimahi原来是有这种嗜好的。”

“诶?什么嗜好?小黑你在说什么呢?完全理解不了。”

“是指……”

小黑淡定无比地用两个英语字母*直白地进行了解释,真昼的脸迅速涨红,手上的武器再次举起然后就真的这么打了下去。

“工口变态!!!////”

“喵,真是凶暴的小鬼,合不来啊……”立刻变为了猫咪形态,小黑轻巧地跃起躲过了扫帚的袭击,而他的语调和内容总是能准确无比地触到真昼的怒点,让他气血上涌,“而且,刚才那句话明明就是你自己亲口说的呢……”

“啰嗦!///”


如同一场闹剧落幕,小黑从此以后就真的停止了与真昼的这场晨间游戏。每天早上推开小黑的房门后就第一眼能看到那家伙的身影赖在床上的样子,这让真昼着实松了口气。虽然小黑是最强的真祖,但是在他不见踪影的那一刻,涌上真昼心头的恐惧与不安依旧无比的真实。

而在各种奇怪的地方抓到小黑时,他确实是非常生气的,但在那一刻,说实话,心里也隐隐浮起一丝成就感与快乐。


又是某个早晨。

推开门,真昼对着毯子裹成一团的景象叹了口气。

他从以前就想问,小黑这么睡觉不会窒息吗?

来到床边,他伸出手,迟疑了一下后隔着毯子的布料轻推了一下他猜测是小黑肩膀的那块凸起。

“小黑,已经早上了,快起来。小黑?”

“……”

看吧!果然一点点反应都没有吧!小黑说不定甚至眉都没皱一下,更别提对他有任何言语上的回应了。

发出了第二声叹息,真昼开始认命地掀他的毯子,意料之中受到了一股阻力的反抗。

有力气和他较劲却懒得对他说句话,小黑这个混蛋!

这么想着,真昼更用力地把毯子向外拽,遮盖在下面的那头淡色的蓝发和有眼下有一圈黑眼圈的闭合双目渐渐显露了出来。啊,小黑原来有皱着眉。

太好了,他就快要成功了!

一咬牙,真昼用尽了全力。正当他以为自己成功地把毯子从小黑身上撕下来的一瞬间,另一股力量却一下子直接把他整个人都拽得双脚离地。直接被带上了床,真昼怔楞地趴在一具温热的躯体上时才慢慢地反应过来所发生的一切。

这就是力量的差距吗?

想从小黑身上爬起来,徒劳地挣扎了半天后,真昼回过头瞪了一眼那双正环在他腰上的手臂,接着又低下头瞪着身下刚把双眼撑开一条缝,此时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小黑。

这家伙是还没睡醒吗!?

“喂,小黑!放手,我要起来——唔哇!?”

天旋地转的半秒后,真昼发现他们的位置互换了。现在,他变成了仰面躺在床上的那个,两只手腕被高高地固定在头顶。这么按着他,小黑沉默地笼罩在他的上方,脸上是无表情的冷淡与难得的严肃,皱起的眉间夹杂着一丝不耐,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红色的眼瞳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无形的目光让真昼感觉到了实体般的压迫感。

转开脸望向别处,真昼下意识避开了眼前紧逼的视线。

好近,太近了……!

感觉到对方的呼吸隐隐约约地喷洒在脸颊上,他向后缩了缩,不安地扭了扭手腕。全然徒劳的挣扎,小黑的手指都没有动一下。

吞咽了一下,真昼调集起全部的气势,他清了清喉咙,小小声地开口说道。

“小、小黑,我上学要迟到了——”

“好吵,你稍微乖一点。”

诶?

命令的语气是不同寻常的,其中包含着的淡淡亲密感也是。

把真昼惊讶的神情看在眼里,小黑的表情似乎些许松懈了下来,定定的眼神多了一丝纯然的专注。那张放松下来后的柔和脸庞让真昼的背部一僵,心脏不受控制地在胸膛内加速悦动,什、什么啊,这家伙,这种帅哥脸*!?///

话说回来,你对着小黑dokidoki什么啊!?那可是小黑啊!

激烈的心跳声在鼓膜内吵闹地回荡,无论真昼在心中如何吐槽和阻止着自己,顺着脖颈蔓延到脸颊的热意无法被阻止。屏住呼吸,正当真昼准备全力一搏simple地解决这件事时,全身上下震惊地绷紧了,他睁大双眼,呆呆地望着小黑慢慢靠近的脸颊……

唔啊啊啊,等、等一下——!?

不能呼吸了,真昼的双眸陷在那双在眼前不断放大的赤瞳中无法移开。

被蛊惑了一般,他颤抖着半合上双眼。两人的双唇间只剩下两三厘米的距离,小黑的头一侧,干燥的唇瓣在他的颊边轻轻一擦而过,垂下头径直埋入了他的颈窝里。

一阵细小的鼾声轻柔地响起,飘荡在真昼的耳边。

这家伙!

脑中“嗡”得一响,真昼感觉到另一种意味上的热度直冲上脸颊,一时间他有些头昏脑涨起来。

果然是没睡醒啊!刚才这家伙果然只是在发呆吗!?

“小黑这个笨蛋!”

含着死也不会承认的恼羞成怒,真昼毫不犹豫地屈起膝盖顶上身上人的下腹,猛地抬起上身,一瞬间的爆发力下他的身体用力地冲撞了一下小黑。压制在腕部的束缚瞬间松开了,小黑结结实实地从床上降落到了地板上,随之响起的是一声闷闷的肉体撞击声和一声“嗷”的痛呼。

在地板上翻滚了两圈,小黑扶住额头,另一手捂着疼痛的腹部按揉着,一向低沉闲散的语调中在此时包含的是好不掺假的惊讶和身处状况外的迷茫:“疼——什么,发生了什么?怎么了?诶?真昼你……?为什么?你攻击我……?”

看也不看一眼满脸懵地呆坐在地上的小黑,真昼砰砰砰地踏着地板跑出了他的房间。

“啊咧,话说为什么真昼的脸那么红?”


后来,真昼果然上学迟到了。

接下来的一整天,无论小黑用尽各种方式搭话,真昼一直拒绝理会他。


不久以后的另一个早晨。

无声地推开房间的门,真昼第一眼望进去时还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

小黑仰躺在床上,四肢放平,身上平整地盖着毯子。

真难得啊,这家伙睡觉的姿势竟然这么安分。

真昼轻手轻脚地走入,无声地合上房门,每一步都充满了谨慎。上次发生那种根本没法对任何人吐槽出口的尴尬事件弥留的阴影让他印象颇深。经历了混乱思考与内心挣扎后,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小黑,起床了。”

来到床边,他坐在床上,一手覆上小黑身上的毯子小幅度地摇了摇他。毫无效果,小黑依旧一动不动,这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了。不过,今天的真昼没有生气。

三秒后,床垫因增加的重量发出了“嘎吱”一声。

分开双腿,膝盖在小黑身体的两侧压下,沉下臀部。真昼动作生涩地跨坐到依旧睡得一无所知的小黑的身体上。压下微妙的羞耻心理,他在心底鼓励了自己几声后,压下身在对方的耳边轻声低喃起来。

“小黑,起来了哦?不然的话我……”

“不然的话怎么样?”

受惊地直起身,真昼瞪大双眼与身下面色如常的小黑对视着。

“小黑黑黑黑黑黑黑——原来你是装睡的!?”

怪不得你的睡姿那么正常!?现在才发现的我真是个笨蛋!真昼的内心在哭泣着。想要看到小黑露出那种震惊表情,这样行动计划一瞬间就被当事人挫败了。

想要逃走,这样的状况太尴尬了。

刚抬起身,纤细的腰部就被一双手牢牢地握住了猛地拽下。别无选择地再一次坐在了小黑的小腹上,真昼的脸颊涨得通红。对比之下,身下的吸血鬼则是一副很有余裕的悠闲状态。

“……我还以为你要干什么呢,合不来。”

用轻松的语调咕哝着困扰的言语,小黑慢吞吞伸出手臂,在真昼向下闪躲之前就握住了他的后颈。面对着再一次趴上来的真昼,怠惰真祖微微偏过头,堵上了主人的嘴唇。

错误需要被修正。迟来总比不来好。


糟了,这个姿势的话好像有点不妙。

这个想法在大脑中飘过时,小黑的舌头正在他的口中,令人麻痹的快感让的真昼用双腿夹紧小黑的腰,两人的身体上下紧贴在一起,若有若无地相互摩擦着。警铃大作的危机感无能为力地在他的脑中淡去,连同时间概念一起。


虽然今天真昼又迟到了,但至少这次他成功地顺利叫醒了小黑,这样的结果也不赖?



End.


*两个英语字母:SM

*漫画46话前怠惰主仆的四格小剧场中出现。



我爱怠惰主仆的日常同居系列!(//▽//)(回去继续赶稿)


评论(17)
热度(222)

Servamp怠惰组

©Servamp怠惰组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