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真】【原创】两次真昼没有说出来,还有一次他说了(中)

【黑真】【原创】两次真昼没有说出来,还有一次他说了(中)

√Servamp怠惰组应援❤

√作者:nebiim.(weibo:@只是痴汉锅而已_随时为老婆石更)

√时间设定:漫画设定下的现在。或者认为是C3篇之前也可以,日常背景。

√文存放在Lofter:Servamp怠惰组。

√需要更多黑真同好的能量。QAQ

√写在前面的话:真昼单人中心向,CP是黑真。

迟到几天的mahi生日贺文一类的东西?(┬_┬)

既然已经晚了,就好好认真地写了一下,篇幅上分为上中下。

真昼2016生日快乐!好爱这个孩子♡

以及,感谢各位天使的热情回复!黑真大法好!(^-^)

另:有关于妹纸们反映的网站进不去的问题,已经在相应章节下补全了外链图片。如遇类似问题请告知。XDD



(中)



“对不起啊,龙征,虎雪。”

“没关系啦,真昼,我们理解的,你尽管去吧。”

“真的对不起,你们有心想要帮我庆祝生日,我却去不了……因为,小黑它看上去真的很不舒服,这样的他我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

“没事的,就像龙酱说的,真昼,安心吧,”虎雪拍了拍明显处于慌乱状态连说话都有些心不在焉的真昼,“你快点回去好好照顾小黑吧,现在这样的话你也根本没心思关注生日之类的事了吧?”

“嗯……”

 

没有反驳这样的言论,真昼对着好友默认地露出了一个苦笑,然后立刻低下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躺在怀里的小黑的状况。

 

“那我们就在这里先说一声吧。生日快乐,真昼。”

“真昼,生日快乐哦!”

“谢谢你们,龙征,虎雪!能收到你们的祝福,我就已经很幸福了!那我先走了!”

“喂,真昼,路上小心啊!”

“我知道啦!”

“希望小黑早日康复啊!”

“谢谢!”

 

冲到校门口时,真昼最后一次回头向着友人的方向招了招手。接着,他收拢双臂,抱紧了怀中病怏怏的小黑猫头也不回地向家中赶去。

 

第一次,这是真昼第一次看到这么没精神的小黑,那家伙虚弱得甚至连对平时最爱吃的饼干也失去了反应。

确实,那家伙平时也都一向是那种有气无力的懒惰状态。但是这个和那个是两码事,他是可以分清两种小黑之间的区别的,悠闲放松的有气无力和低落沉郁的有气无力是完全不同的。现在的小黑给他的感觉就是后者,一副什么也提不起兴趣的样子,连带着一向耷拉着的眼角现在更是近乎于完全闭合。明明平时都会趴在他的肩膀,甚至是头顶上,停不下来地吐槽他。

 

如果能恢复精神的话,现在让你趴在头顶也没关系。

现在的小黑对他的小声嘟囔不再有任何反应,就只是这么软绵绵地搭在他的臂弯间,安安静静地如同一只真正的猫咪。

这样的小黑让真昼不禁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见到他时的场景。

倒在街边的脏兮兮的小黑猫,小小的身体不时战栗着,偶尔发出一两声微弱的喵叫。身边有许多路人经过,却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

最后,被自己捡回来了。

 

虽然从时间上来说,这段还不能被称之为遥远的记忆,但是距离现在也已经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了。几个月?一年?什么啊,原来他和小黑已经待在一起这么久了吗?真快啊,几乎没有察觉到。因为现在每天都有好好地洗澡(顺序一般是小黑先他后),也有经常帮他洗那件蓝色的外套(帽子上的毛洗起来的时候真是太麻烦了!),所以小黑不再是看起来脏兮兮的了。

 

但是,现在小黑的健康状态看起来就和那个时候一样不好,果然是生病了吗?

话说,不老不死的吸血鬼也是会生病的吗?

 

虽然抱有着怀疑的吐槽,但是当他看着那样的小黑,心里剩下的除了担心还是担心。下课后,真昼破天荒地第一次推辞掉了社团和同学的求助请求,一心只想着要快点带小黑回家休息。当龙征和虎雪一把拦住就快要冲出教室的他时,真昼才想起今天原来是自己的生日。

无所谓,生日什么的不重要。

小黑到底是怎么了?

照理说,servamp有异常的话,eve也会有所感应的吧?但是他现在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

 

站在电梯里,真昼焦虑地盯着跳动变换的楼层数字,手上无意识地温柔抚摸着小黑的毛发,此刻的小黑是一团一动不动的毛团状态。

 

“我回来——诶?”

 

匆忙地推开门,在他前脚迈入的一瞬间,隐约地感觉到一个有没什么重量的东西落在了自己的头顶。抬手摸了摸,拿下一看,夹在指间的是一小片黄色的花瓣。

 

这个,是什么???

 

真昼的脑中充满了问号,眨眼间,他向上摊开的手心上出现了更多的花瓣。更多的花瓣开始零零散散地飘落下来,终于意识到他们大有越来越多、越来越密的趋势时,,最后简直就像是雨点一样洒落了下来,真昼已经有些睁不开眼了。怀里的小黑猛地打了个喷嚏,他微微躬下身为蜷缩着的小黑抵挡着花雨的冲刷。

 

但是,这样是没法彻底解决问题的。Simple地考虑的话,果然还是要从根源上入手才行。

鼓足勇气,真昼抬起下颌,向上看去——

 

“唔哇——”

普通的花砸在脸上不会疼,除非那是向日葵。硬邦邦的花盘重量撞到脸上的一瞬间,真昼真的有感觉到钝钝的痛感,他闭上双眼,抬起手挡了一下,这时怀里的黑色毛团一刹那像是箭一样地从他的臂弯间蹿了出去。

诶?小黑?

下一秒,他的肩膀被揽住了,被对方的力量引导着他一头撞上一堵坚硬的胸膛。真昼怔楞着被人形的小黑按在了怀里,完全不知道现在是发生了什么,那些黄色的花瓣就这么落在了他和小黑的身上。漫天的花雨终于停下了,最后他眼睁睁地看着一块银制托盘砸在小黑举起的手臂上,滑落而下,最后砰地一声掉在了地上。迟钝地抬头看时,他发现了稳稳地护在他的头顶上方的小黑手臂。原来是这样,原本那个玩意差点就要直接砸在他的头上了吧。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真是合不来的麻烦家伙。”

小黑,你在对谁说话呢?

作为怠惰的真祖,懒惰在他身上的极致体现也表现在他连平时说话的语气都是懒洋洋的,懒得有所变化。那是再明显不过的不满语气里,真昼很确定小黑是真的处于非常不满的状态。不过,真昼现在正忙着关注的是另一个问题:他的耳朵贴在小黑的胸膛上,对方和平时一样低沉的嗓音响起时,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胸膛内气流的震动感,以及,激烈的心脏搏动。

 

小黑的心跳好快。果然即使是他,也对现在的情况措手不及吗?但是,现在也不像是有外地袭击的气氛,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小黑,你为什么一下子变回了人类的形态?为什么你突然又能说话了?刚刚不是还一副难受得一声不吭的样子吗。

一时间心头涌起了无限的疑问,他依旧被安安全全地护在小黑的手臂包围中一头雾水着,而另一个当事人则似乎还在和不知名的人对话着。

在说些什么?他听不清楚,因为小黑的心跳声实在是太吵了。

 

“……喂,你们愣着干什么,原计划忘了吗?”

“嘛~总觉得打扰这个画面好像有点不识趣呀。”

下一秒就被从那个怀里粗暴脱离了,真昼差点都没能站稳。

 

喂,太突然了!小黑,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站在一地的向日葵花瓣中,真昼不满地瞪着脚边在上一瞬间变回了猫咪的形态、此刻正背对着他抬起后腿悠闲地挠着后脑的小黑猫。当他抬起头时……

 

“真昼,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真昼君!”

“真昼大哥,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怠惰的主人。”

“哟,城田,生日快——”

……

“喂,少爷酱,你是要用花淹死我们吗?还有那个硬邦邦的玩意是怎么回事?谋杀吗?”

“猫咪!你这家伙在说什——”

 

在小黑的打断下,生日祝福的温暖浪潮内混入了嘈杂的争吵声,但不妨碍依旧顶着一头黄色花瓣的真昼对眼前的场景感到目瞪口呆。

 

啊咧?御园、Lily、铁、休,还有利希特桑和Lawless?!为什么大家都在这里呢?

 

他呆呆地望着重新变回人形正站在自己身前的小黑、头顶的呆毛正随着激动的情绪不停晃动的御园和笑眯眯地挡在两人中间的Lily。

 

“哈哈,抱歉哪,小黑,刚才那只是一时失手。御园只是好心地想要帮忙制造一些气氛而已,虽然他竟然在中途才想起把向日葵的花瓣和花盘分离的话选择这种花就没有意义了呢~”

“喂,Lily!你这家伙到底是在帮我解围还是在嘲讽我!?”

“合不来啊,刚才差点就死了……”

“向日葵很漂亮,不是吗,小黑?你知道向日葵的花语是什么吗?fufu,你不觉得御园选了一种很不错的花吗?”

“……没兴趣。”

喂!你们在说什么啊!终于回过神来的真昼跟上了节奏。

“等一下,小黑,难道你之前都是在装病吗!?”

“没错,是假的,看来我的演技还不错。”

“喂!不要用那种得意的语气说啊!我之前是真的很担心啊……!”

“……唔,麻烦的家伙。”

“哪里麻烦了啊!话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唉,解释起来好麻烦。”

“给我simple地解释一下啦!”

“现在没那个时间。快点把门关上,我开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了……”

“不好的预感?”

“总觉得这种时候会有很麻烦的家伙快要出场了……”

“哟!你们好啊!怠惰尼桑和城田真昼!”

“看吧。”

椿出现在门口时,真昼和小黑同步地因这位不速之客而做出了扶额的动作。

 

 

 

 

 

“诶?!怎么回事,这些是……?!”

面对着桌上琳琅满目的各种食物,真昼再度愣在了原地。

“这个是有栖院家专用厨师制作的特别料理,怎么,城田?看上去很华丽吧!”

“啊?额,确实看上去是很厉害(夸张)啦……”

“这个是我们温泉旅馆的特供鸡蛋,比外面的鸡蛋要好吃很多哦,真昼大哥。”

“唔哇,好多?!”

“这个这个,是kranz今天早上特别做的牛排和奶酪卷,是在天使酱的出生地特别有名美味料理哦!”

“牛、牛肉?!还真是好贵的东西啊……”

“啊?哦,确实在日本的话,牛肉是有点贵呢——喂,等一下,天使酱,先不要吃啊!”

“诶~为什么你们都会有准备?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幸好我身边正好有刚打包好的回转寿司~”

“诶?诶?诶!?所以说,为什么大家今天带了这些来?!”

“哼,这还用说吗?当然是来给你庆祝生日的,感到荣幸吧,城田!”

“明明自己在家里紧张地练习了半天呢,御园,结果还是没有成功地说出真心话吗?太可惜了~”

“Lily闭嘴!////”

“诶?真心话?御园?”

“御园,是我来还是……?”

“我自己来!”清了清喉咙,御园鼓足了勇气,“过、过去,有受到你的照顾,真是喜欢多管闲事的家伙……咳,所以,想要趁着你生日的这个时候,对你说一声,谢、谢谢——”

“御园……”

“我这边也是,之前有栖院家的事,真的是非常感谢你和小黑。”

“我也是,认识了真昼大哥后感觉自己懂得了很多事呢。谢谢你,真昼大哥。”

“吾辈很认同你作为怠惰的主人。”

“Lily,铁,休……”

“唔哇,你们竟然能把这些这么不好意思的话说出口。嘛,不过,我这边也是,各种各样的事,包括尼桑的事也是,如果不是你的话……谢谢你啦,真昼君。”

“Law、Lawless!”

“来,这个天使的羽毛给你,这可是对你也初步拥有了一些天使力的认同。”

“哈?利、利希特桑……”

“大家都在感谢妈妈呢。”

“什么妈妈啊!?啊啊,真是的,我正感动着呢,小黑你闭嘴!”

“总、总之,大家都是这样的想法,想聚在一起为你庆祝生日……然后,为了让你今晚可以轻松一点,不用做晚饭,所以大家都带来了自己的食物。明白了吗,城田?Yes以外的答案通通拒绝!”

“御园……大家,谢谢!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我能认识大家真是太好了,真的谢谢……而且,御园,你这么有心,我好感动……”

“诶!?不,不要谢我!这个又不是我的主意!”

“诶?那么,是谁想出来的?”

 

“……”

 

没有人出声。

 

迷茫地扫视了一圈伙伴们,真昼对这个反应措手不及。

 

“诶?怎么回事,没有人知道吗?”

“为什么大家明明都知道但不告诉真昼大哥呢?这个主意是——”铁直率地说着,虽然他的话被中途扑过来的御园打断了,“喂,小个子,为什么你突然靠过来?”

“不是!是有人推我的!!!/////谁?谁偷袭我!?”

“诶!?等一下,为什么我有种大家都知道但就是瞒着我的感觉!?”

“啊啦~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第八个弟弟饶有兴致地望向了大哥,“但是,我可以猜想一下,这么害羞的人,难道是哥——哇啊!好过分!谁?谁在桌子下面踢我?!”

“椿竟然被袭击了!?”

“行了,真昼,你还真是啰嗦啊,合不来啊,”小黑不耐的声音打破了沉默的僵局,他趴在桌上的抱怨了起来,“我肚子可是饿扁了,话也说不得差不多了,可以开吃了吧。为了装病,我一下午连零食都没怎么吃过……这么大的牺牲,果然真昼你要买薯片给我作为补偿,对吧?”

“对你个头啦!不可能!”

“等一下,接下来还有送礼物的环节哦。”

“诶?给我的礼物?”

 

看到大家跃跃欲试的表情,真昼在被伙伴们的爱感动着的同时,心中也莫名有一些不详的预感。

 

 

 

 

 

哈、哈,果然呢。

 

送礼物的环节照旧充满了槽点,让他一时都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才好。

 

椿送的栓猫绳先放在一边暂且不评价。在收到了来自亲友们的一堆家居日用品后,真昼开始认真地反省起自己身上是不是真的只剩下主妇的形象了。

 

“果然是主妇呢。”

 

一旁的小黑不失时机的吐槽也恰巧戳中了他内心的痛点。

 

“啰嗦!”

“话说,怠惰尼桑的礼物呢?没看到啊~”

“椿,你送了那种东西,现在竟然还敢说话……嘛,我平时一直都在治愈这个家伙,这个就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吧。”

“喂小黑!我完全没有被治愈到啊!”

“好了好了,现在终于可以开始吃了……”

 

 

 

 

 

“大家,谢谢!我今天真的很开心!”

真的,谢谢你们,伙伴们。

一向不怎么热闹的城田宅,总是会因为这些伙伴的到来而变得充满生气。

不知不觉,零点已过。真昼送走了玩得七倒八歪的伙伴们。门合上后,玄关处又恢复了平时的安静。

他沿着那条每一天每一天走了无数的走廊走着,通往记忆中一向空荡荡的客厅。

 

但是这一次,除了乱七八糟的餐桌外是一如以往的以外,客厅也不再安静,隐隐响起着综艺节目的嘈杂喧闹声。

而这一次,他的眼前也不再是空无一人。

蹲在电视机前地板上的小黑。

 

那样的小黑,让他回想起了他和人类形态的小黑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小黑……?

啊,没错,这个家里除了我以外现在还有小黑在。

为什么刚才的一瞬间他会有一种又回到了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


现在他有小黑在。

 

伫立于原地望了小黑片刻后,真昼开始动了起来,收拾桌子,站在流理台后清洗盘子。从手上的家事里抬起头,他每一次都忍不住望向了那个方向,微驼的背的那家伙正从袋子里掏出薯片吃着,伸出了一根手指百无聊赖地按着遥控器变换着频道。汩汩的水流声和电视频道里传来的人声混合在了一起,偶尔还夹杂着卡兹卡兹的咀嚼膨化食品的清脆响声。

喂,小黑,刚吃完饭就开始吃薯片会发胖的哦。啊,真是的,你又把薯片弄掉在地上了啊!

 

似乎是察觉到了真昼的视线,又或者是听到了他内心的吐槽,小黑在这时突然回过头。两人的视线碰巧撞在一起,深深地望入彼此的眼中。

 

小黑的眼睛真的像血一样红呢。

 

骤然加速的心跳让他的身体猛地一震,像是做了错事一样被正好抓包一样,真昼一瞬间低下头开始胡乱地冲刷着盘子,动作幅度太大,明显到他开始因为自己太过于明显心虚的反应而脸颊发烫。 

怎么了,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

 

红色的眼瞳内像是流淌着有温热的血液,有种会把人吸进去的感觉,但是真昼从来没有觉得小黑的眼睛很可怕。

 

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窥视了一下,小黑已经转回身去继续看电视吃薯片,动作流畅得没有一丝停顿,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真是的,觉得这么慌乱的自己像是笨蛋一样。

赌气一样地想着,真昼对自己忍不住上扬的嘴角感到理解不能。

 

完成了家事的收尾,真昼洗完手后解下了围裙走向电视机的方向。他的脚步在停顿了一下下后径直来到了小黑的身边。真昼沉下膝盖在身旁坐下时,小黑的目光毫无动摇地继续定在电视屏幕上,但真昼知道对方对他的举动一清二楚。虽然看似整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但小黑总是能在他遇到危险时第一时刻冒出来。

 

一言不发,两人只是一齐盯着电视屏幕。

微妙的安静空气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完全没有看进去节目的真昼用无比正常的声音和语调开口了。

 

“呐,小黑。”

“嗯?”

秒答!?

“那个,你这是在看什么?”

“……看这个。”

“……这样啊。”

“嗯。”

 

这、这是,何等诡异的对话啊喂!?

快说点什么!

和这样莫名尴尬的感觉一点也合不来!

诶?什么时候开始他用起了小黑的台词?

算了,不管了,干脆就simple地把他心里能想到的话都赶快说出来吧!

 

“小黑。”

“又怎么了?”

“谢谢你。”

“……哈?”

“我的生日聚会,是你的主意对吗?”

“……”

“沉默的话就是默认的意思了哟?”

“呼,怎么会有你这么麻烦得要死的家伙,”小黑拿着薯片的手停了下来,“去年,你多管闲事地帮我庆祝了生日,所以……”

“所以,想要答谢我?”

“……和这种词合不来。话说回来,喂,怎么回事啊,你那个笑眯眯的脸,看起来很讨厌啊。”

“是恼羞成怒了吗,小黑?”

“……话说,你到底在傻笑些什么?”

“没什么~”

“笨蛋吗。”

“嘿嘿,simple地说的话,我觉得开心所以就笑了啊,这样的不行吗?”

“……真没办法啊,”微低下头,小黑的手伸进外套口袋里摸了一下,脸也不转得直接塞给身边的真昼,沙哑地低声说了句,“拿去。”

“小、小黑?”


TBC.

评论
热度(135)

Servamp怠惰组

©Servamp怠惰组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