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真】【原创】那个时候(白色情人节无关)

【黑真】【原创】那个时候

√Servamp怠惰组应援❤

√作者:nebiim.(weibo:@只是痴汉锅而已_随时为老婆石更)

√时间设定:怠惰组的日常。

√文存放在Lofter:Servamp怠惰组。

√需要更多黑真同好的能量。QAQ

√写在前面的话:短篇一发完,写于白色情人节刚过的凌晨,第二天白天清醒了发出。与SERVAMP漫画51话到52话之间这一阶段作者的心理状态有关。大概是在得知53话的名称后为了排解(?)很方的情绪之下的一次性混乱产物,无力修改,粗劣伤眼注意。

53话彩页图:存档



空气中淡淡地悬浮着雨水与泥土的生涩味道。

「它」倏然睁开双目,浮出水面的意识如同梦魇之网中央的一道渐渐扩大的裂口。

僵硬的肢体,紧绷的肌肉,窒息的胸膛,寒冷的脸颊。

飘忽不定的目光艰难地聚焦于悄无声息的四周。

关闭状态下的电视,物件摆放条理有致的柜子,没有一丝尘埃的地板,自窗外投射而入的阴霾雨色给一切都蒙上了一层暗蓝的冷色调。

沉默地扫过熟悉的一切,他终于真正地意识到:刚才的一切,只是梦而已。

现在的他已经挣脱出来了,现在的他正安稳地坐在家里的沙发上。

松开了深深掐入坐垫的手指,小黑在无声地吁出一口气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刚才的自己一直都处于一种自发的屏息状态之下。

真合不来啊。

他是不知不觉睡着了吗?

记忆渗入了昏昏沉沉的大脑,他重新闭上眼睛,视野内是一片漆黑,耳边隆隆地传来了淅淅沥沥的雨声。

今天是周六,从起床开始,屋外磅礴的雨势就丝毫未见减弱的倾向,连带着每一次的呼吸中都充斥着令人烦闷的潮湿与阴冷。糟糕的天气打乱了城田真昼所有的计划,他的主人原本似乎是打算今天去超市进行一番大扫荡,趁着休息日好好地添置一些日用品和足以塞满冰箱的食物。看到对方这么跃跃欲试的样子,小黑原本已经做好了扛着大包小包回家后筋肉酸疼一下午的准备,而从对方现在的抱怨中他可以基本确定:在雨停之前,他们只能被困在家里了。

对于懒惰的他来说,这不是一件坏事,此外他也不像对方那样讨厌没有阳光的天气。

除了笑容之外,他的主人在喜欢阳光灿烂的天气这一方面也和向日葵*有着奇特的相似之处。(1)

幸好我提前做了预防这种突发情况的准备,冰箱里有一些备用的食材,就算不用出门,今天的晚饭也有着落了!

闲散地瘫在沙发上,他隐隐约约地听到从厨房的方向传来的元气满满的声音。

不愧是主夫啊。

和平时一样在心底吐槽着,沉重的眼皮不断地往下掉,然后从不知在什么时候他的意识断线了,坠入了诱惑力十足的睡眠之中。

下雨的午后最适合午睡了。

虽然醒来的这一刻,萦绕在他心头的只有黑色的情绪。

梦境带来的折磨徘徊不去,但僵直的身体总算是缓缓地松懈了下来,连带着感官灵敏度的回归。

睁开双眼,融融的暖意引得小黑低下头去,米黄色的毛毯静静地躺在他的膝盖上。从皱褶的痕迹来看,它一开始应该是被拉高着披在他的胸前,后随着他醒来时的动静绵软地滑落了下去。

和你说了多少遍了,小黑,不要总是在沙发上午睡啊,这样很容易会着凉的。那个时候真昼是这么说的,一转头他就在超市里选购了这条专门用来给他打盹时盖着用的毯子。

毛毯本身确实尽到了保暖的本职,即便是此刻,他手脚冰凉,冷冷的汗水沿着颈脖一路流下,它依旧在顽强地散发着热力想要安抚它的主人。

抬起几根手指游移地抚摩着厚实的面料,毛茸茸软绵绵的触感让嘴角冷硬的弧度不禁松弛了下来。

是他盖的吧,真是爱操心的家伙。

把毯子重新向上扯了扯盖在胸前,正当小黑想要重新闭眼时,突然落在肩头的重量使他再一次地僵住了,微微睁大双眸,视线自然而然地移向了身旁。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正把头靠在他肩上的主人,对方正一无所知地沉沉酣睡着。

没有刻意去注意,而纯粹只是因为距离的原因,他可以轻而易举地观察到那扇笼罩于闭合眼睑上的浓密睫毛,正随着对方细小而均匀的吐息轻微颤动着。

啊咧,这种突如其来的奇怪感觉是什么?

要比喻的话,就像是在从冰天雪地中走出后,将冻僵的双手浸入了一盆冷热适中的温水中一样。

真昼……

在梦中,真昼也是这样双眼紧闭着。

梦中的画面与现实在眼前重叠一瞬间,浸润全身的温软幻觉被撕裂开来,小黑猛地战栗了一下,而靠在他身上的人也随之一动。

是醒了吗?

在无声的视线紧盯下,真昼只是那么微不可察地挪了挪,连绵的呼吸都没有停滞一下,倚在他的肩上的头微微侧了侧,更加贴近了他的脸颊,温热的吐息喷洒在他的侧脸。

第一次与他人处于如此亲近的距离,无措感与一种莫名的慌乱在小黑的心头警铃大作。

他没有退开,只是任由自己的主人靠在他身上睡得死死的。因为,对方的体温是此刻唯一能够能让他确定地在梦境与现实之间作出分辨的切实依据。

没错,一切都是那个梦的错。

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指甲无所知觉地刺入掌心。

在梦境中,他和真昼的距离并不遥远,但却仿佛横亘着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真昼在那边,他在这边。

真昼不省人事地倒在那里,他被束缚在原地无法动弹。

什么也做不了。

那一刻的画面定格在他的瞳孔中。

血液凝固在血管里,震惊、怒火、急切与焦虑,负面情绪灌满了他的身体。

最致命的情绪则是恐惧。

对他来说,这也许是最可怕的场景。

他什么都做不到了。

他无法触摸到真昼,他无法确认真昼的心跳和呼吸,甚至他连猜测一下都不敢。

他什么都做不到了。

他保护不了真昼。

过于真实的无力与绝望感让他头晕得想吐,在挣破梦境回到现实之前小黑以为自己就会那样溺毙其中,虽然他是不死之身。

正因为是不死的,在曾经的他看来,所谓的“活着”和死了其实没什么区别。

不用担负起任何责任的人生最棒了*(2),当一个胆小鬼很好。

并不是什么“最强的真祖”那么了不起的存在,其实只是一个没用的东西。

不死之人需要一颗死去的心脏,不然的话……

那样的话,他现在就不会被禁锢于内心最真实的恐惧中,憎恨着自己,憎恨着一切了。

他保护不了真昼。

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擅自地说着“一起去面对、你不是独自一人”*(3)什么的,擅自地对我抱有着期待*(4),擅自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也没有那么无聊了的话……

他保护不了真昼。

他一定是让他失望了……

啊,烦死了,合不来啊,干脆就……

「不。」

……为什么?

「你,做不到的。」

躲进独自一人的沉默世界,沉浸于后悔与自责中,曾经这对他来说是最有效的逃避痛苦方式。但是,为什么现在却起不了作用了呢?

炙热的心脏在他的胸口跳动着。

无助的潮水缓缓地蔓过头顶,想要战斗和守护的火焰在体内燃烧。

很疼,很难受,但是此刻他不再想要逃跑。

不想逃,想要保护最重要的东西。

很痛苦,但是想面对。

想面对,因为那是真昼。

……

你,真的是一个麻烦得要死的家伙啊……

瞥着身旁睡得一脸幸福的真昼,小黑发出了深长的叹息。

犹豫地抬手,想要去触碰那张静谧的睡脸,想要去亲手证实。

呈现在眼前毫无防备的睡颜,透过衣料传来的温暖提问,共用浴液的清香气味。

这一切此刻正无比清晰地安抚着他:

现在,他在这里,和真昼一起。

现在,真昼很安全,他没有没能保护好他。

那些都只是一个梦而已。

那个时候,真昼的表情很痛苦。

而在现在,真昼的表情很平和。

真昼的存在让那个残酷的梦魇就这样渐渐地消散了。

因自己也不明白的东西而迟疑了一下,最后他的手还是转而有些笨拙地把盖在自己身上的毛毯向着对方拉了拉。是在这时,小黑才突然注意到缠绕于对方的指尖和铺展于膝盖上的东西。

这家伙,真是的……

轻手轻脚地从真昼的指间抽走了那团危险得摇摇欲坠的针线,对方腿上的那件黑色布料明显是属于他的T恤,真昼更喜欢明快浅亮的色彩。

想起来了,这是他之前有一次伸懒腰抬时不慎撕破的那件,那个时候真昼埋怨着收走了,看来对方是在完成缝纫的时候不慎被突如其来的睡意袭击了。

在心口蔓延的柔软让人猝不及防,让他无所适从地眨了眨眼。

合不来啊……

两个人裹在了同一条毯子里,目前的亲密状况是在小黑小心翼翼地把毯子的角在对方的背后掖好后才发现的。

完蛋。

这样的话,真昼醒来的时候一定会觉得很奇怪,立刻就会发现是他做的吧。

……

算了,现在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就当作是又一件因为觉得尴尬而不得不在那家伙面前蒙混过去的事吧。

嘶……

虽然不老不死,但是身体的感觉与普通人类无异。长时间一动不动地维持着同一个姿势,被真昼靠着的右肩完全麻痹了,偶尔传来一阵阵针刺般的疼痛。

但是,并不想动。

重新合上双眼假寐,小黑感受着肩膀上的温暖重量,心知肚明自己不可能再一次成功入睡。

萦绕于鼻端的清爽气味让他产生了那么一点点想要把脸埋进对方的颈间嗅闻更多的冲动,但是这种想法本身就够合不来的了,对于伙伴的身份来说更是有着说不出的诡异和尴尬。

很好闻,很温暖,很熟悉。

心跳的节奏在他的胸膛内一拍一拍地击打着,安定而踏实。

也许,也许在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他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希望。

时间可以停留在这一刻。

啊,真是和你完全合不来啊……

一个小时后,怠惰真祖的右眼撑开一条缝,瞄了一眼肩上依旧睡得死死的人,又瞥了一眼没有正在煮东西的厨房,踌躇了一下他还是选择继续维持原状。

两个小时后,那个睡眠质量惊人得好的家伙似乎终于有苏醒的迹象了。小黑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真昼的眼睑颤动了一下缓慢地睁开双眼、接着小小地打了个哈欠的过程。

这个家伙肯定没真醒吧。

我的肩膀是不是已经废了。

这是前后浮现在他心头的两个想法。

因为对方的头只是继续那么靠在他肩上,轻柔地吐出了一声放松而安定的叹息,然后就继续不动了。

……喂,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

似乎是可以感应到小黑内心的凌乱,真昼在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后就抬起了脸,睡眼惺忪地朝着他望了过来,轻声开口道。

“小黑……”

哈,这家伙原来除了朝着我的脸怒吼以外还是会发出这么软的声音的。

很近,他只要侧过脸就可以直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喷吐到他唇上的热度。

“啊……我,是睡着了吗?”

“……是啊。”

“唔,小黑……为什么,皱着眉呢?是有什么烦恼吗?”

“……不。”

我以为自己是面无表情的。

一只手抚上他的下颌时,小黑僵了一下。被吓了一跳,所以他的脸只是毫无反抗地顺着对方的动作被转了过去。四目相对,真昼露出了一个有点傻傻的笑容,那让他一瞬间回想起了猫咪形态的自己在午后的床边打盹时那些撒落在他身上的阳光。

“不管是什么事,你都可以和我说,小黑,你知道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

合不来啊。

直球到让人目瞪口呆程度的话出自于还没睡醒的人口中,这需要被理解。

相合在一起的目光无法移开,同时在心底反反复复地对自己重复着这个,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动摇着什么,在自我说服着什么。

……真的不知道吗?

那个时候,陌生的情感在他的胸口“噗”地化开,浓郁的甜美胜过于饼干和奶油口味的冰淇淋。

他们只是继续这么静静地对视着,直到真昼“唰”地一下站了起来,太过于突然还差点被毛毯绊倒。

“糟了!”他瞪着墙上的钟面,“这个点已经来不及做晚饭了,怎么办!?”

小黑的视线移向了一边,逃避地低下了头,正巧错过了对方悄悄泛起绯红的耳朵。

无法控制的心跳加速。

一刹那涌起的想要亲吻对方的强烈冲动。

这些到底是……啊,果然合不来啊……

上了年纪,受不得刺激了。

鸵鸟般向下缩进毛毯内蒙住头,小黑重新闭上眼睛,耳边传来的是主人叮叮咚咚地跑进厨房的嘈杂声。

不想再考虑那么多了,真的是很麻烦啊……

暖烘烘的睡意再次上涌,他长长地打了个哈欠。

 

不想让真昼失望。

他,会尽全力不让那些发生。

但是,说到底,那只是个噩梦而已。

 

 

此时,距离怠惰主仆出发前往C3仅剩下一周的时间。

 

End.

(1)出自怠惰组角色歌小剧场drama:“像太阳一样的向日葵mahimahi~(发音是himawari Mahimahi ohisama-kei)”

(2)漫画第2话。

(3)漫画第31话。

(4)漫画第27话。

 

写的时候是手自己在动,想表达出一些什么但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GET到……

难过难过难过煎熬煎熬煎熬Orz真心希望真昼没事,希望田中老师快点在剧情发展上给个痛快。



评论(5)
热度(89)

Servamp怠惰组

©Servamp怠惰组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