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真】【原创】Lost in Paradise(中)(情人节贺文)

 【黑真】【原创】Lost in Paradise(情人节贺文)

√Servamp怠惰组应援❤

√作者:nebiim.(weibo:@只是痴汉锅而已_随时为老婆石更)

√时间设定:怠惰组的日常。

√文存放在Lofter:Servamp怠惰组。

√需要更多黑真同好的能量。QAQ

√写在前面的话:一篇四万字多的情人节贺文,被自己脑洞的黑真虐狗噜。怠惰夫夫,永远的甜与安定。

有看到大家的评论哦,但是不知道怎么回答23333不想露梗w



(中)

 

 

脖子上挂着浴巾的小黑从浴室里走出来时,真昼正穿着围裙站在流理台前,用长柄勺从锅里舀起了一小碟汤品尝着味道。他轻抿了一口,微微皱起眉,闭眼凝神沉思了一会儿。正当他打算把试食盘放下时,一双手臂突然从他的背后伸出,被偷袭着抱住腰的真昼浑身一颤。

“哇啊——!?”

“吓到了吗?”

“呼,真是的,小黑,不要一下子出现啊,这样当然会吓到啊。”

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身后的小黑简直就像是一只真正的猫。

真昼不满地抱怨着,背后的人不为所动地收紧了环在他腰上的双臂。小黑慵懒地把下颌抵在了他的肩上,真昼转过头,琥珀色的双眸近距离地对上了对方的眼睛。在望进那双深红色的眼眸中时,真昼发现两人的嘴唇已经不知不觉地重叠在了一起。

刚洗完澡的小黑身上传来了一股两人共用的浴液的清香以及水汽的温热感,同时还淡淡地弥漫着的一种仅属于小黑的独特味道,真昼说不清那具体是什么样的气味,但是每当他感觉到那股味道笼罩在自己的周身时,平静的安心感就会从心头升起。

小黑浅浅地啄吻着他,两人的眼睛都没有完全地闭合,似乎是在专注地凝视着对方,但其实又没有真的在看些什么。真昼低低地吐息着,温顺地靠向了小黑的碰触,暗示般地微启双唇,对方探出的火热舌尖游移着滑过自己的唇瓣内侧时他回应般地含住小小地吮吸了一下。

“……所以,明明很美味,为什么刚才要皱眉?”

退开时,小黑抵在真昼的耳边这样评价道,他的眼中闪烁着的戏谑色彩暗示着他明知道自己正在说着容易让人误会的双关语,同时也很满意地看到了真昼双颊泛红的反应。

“真、真是的,美味就好。小黑你快走开啦,不要打扰我,很快就可以吃晚饭了。////”

轻轻地用手肘推了推黏在身后的家伙以此表示自己的嫌弃,真昼努力地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想要继续专心地煮汤,虽然脸颊边上久久无法褪去的红色暴露了他的内心。

啊,讨厌,仅仅是这样就dokidoki地停不下来了。

总觉得,和小黑像这样亲近过的感觉久违了,是因为最近我太忙了的关系吗?

和小黑kiss的时候,还有,在他在耳边用那种很低的声音说话的时候也……////

够了!快点集中精力啊,城田真昼!

好在那个害得真昼心跳过速的罪魁祸首在开玩笑地啃了一口他的脖子后就乖乖地离开了厨房。

方才在浴室内的微小对峙仿佛从未发生过。

 

 

饭后。

懒洋洋地瘫在沙发上的小黑和再一次穿上了围裙站在厨房里的真昼。

“小黑,过来洗一下碗。”

“诶,那么麻烦的事竟然要我——”

“我要先捏几个饭团备用,所以洗碗的事有点忙不过来了,你过来帮一下忙嘛。唉,今天下午在打工的时候,我也帮忙洗了几个盘子,不能用热水洗,手特别冷……”

“……啧。”

望着踱步到身旁拿起水槽里的碗盘默不作声地洗了起来的小黑,真昼扬起嘴角。

“谢谢,小黑。”

“……和你合不来啊。”

厨房中的两人并排站着,一个在用晚饭剩下的白饭捏着饭团,一个在洗碗,彼此之间没有交谈声,只是在有条不紊地做着各自手头的事,从客厅那边隐隐约约地传来了电视里综艺节目的喧闹声响。安静的空气中漂浮着的没有尴尬,而是一种让人不舍得打破的平淡居家氛围。

“为什么,你会突然开始捏饭团?”

小黑冷不防地开口问道,好奇的视线盯在真昼灵巧的手部动作上。

“诶?这个吗?啊,对了,本来是想等饭后和你说的……”

一边说着,真昼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他的双臂交叠在一起互蹭着,挣扎着试图把从手肘处滑落到腕部的袖子拉上去,尝试了几次未果后还是靠着小黑的手背施力,才终于勉强能帮他把袖子重新推了上去。只能狼狈用手背的原因是小黑自己的双手现在也没空,他的指间沾满了滑腻腻的洗洁精泡沫。

“谢啦,小黑。我想告诉你的是,明天放学后我和平时一样要去那家咖啡馆打工,但是这次结束的时间会晚一点。”

“……到几点?”

“唔,大概要到晚上8点多了吧。因为明天是情人节,所以店里肯定会比平时忙很多,店长桑今天对我提起的,问我能不能留到晚上多帮忙一会儿,明天的工作时间可以算双倍的薪水。因为想到可能会忙到没时间吃饭,所以我想准备几个饭团带过去。小黑,抱歉,明天暂时没法一起过了,我……”真昼抬眼望向旁边沉默下来的高个子男人,他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小心翼翼地说着,“那个,不过这件事也不是很重要,要不然我明天还是照常时间回来吧——”

“……不,不需要,你做自己的事就好。这种节日什么的,不用特别过也没关系,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真昼嗫喏的语调被干脆地打断了,小黑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波动,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扑克脸,他继续用轻描淡写的语气继续说着,“而且,明天我也有自己的安排。”

“诶?”

“明天是新游戏的发售日,我要从下午开始就在那边排队,一直到深夜。”

“啊!?好难得,小黑你竟然不是用电脑网购而是自己亲自去排队吗?”

“嗯,因为这次有很期待的店铺特典。他们真喜欢搞类似于限定和特典的东西,麻烦死了。”

“这样啊……”

“不需要担心极限距离的问题。我记得那里离你打工的地方挺近的,应该是在范围内。”

“嗯……”

“……我会在那边待到很晚的,你下班很累了,到时就直接自己先回来吧?”

“没关系啦,等我工作结束后直接过来找你好了。反正后天也是周末,熬夜也没关系,我和你一起回来吧。”

“噢,嗯。”

“就是两条街以外的那家店吗?”

“对,你直接沿着排队的人流找我吧,人不会少,队伍很醒目。”

“好的。对了,小黑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我带着一起来找你。”

“啊,思考这个好麻烦啊……现在想不到,有你做的饭团就足够了。”

“这样的话觉得有点不够啊。如果现在不先说好,那时候就联系不上了,因为现在我没有手机。”

“果然,你明天还是带着我的手机去吧,因为明天分开的时间会长一点。”

“但是——”

“我的话,可以在排队的时候直接向前后相邻的人借电话,但是你就不行了。如果你去问一起工作的人借手机的话肯定一下子就会被抓到在上班时间摸鱼。”

“额……好吧,那就有这一天哦?”

“知道啦,真是个难缠的家伙。那就这么说定了?”

“嗯嗯。”

“碗洗好了。”

“诶?好快!”

“……其实已经过去很久了,”小黑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那我先过去了?”

“嗯,去吧。谢谢你啦,小黑,帮大忙了。”

“……走了。”

小黑回过身,摆了摆手走开了,真昼微笑着目送着那个连背影和走路姿势都能染上散漫色彩的家伙。即使是到了现在,每次当真昼对他道谢的时候,小黑仍然是一副苦手于面对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真昼站在原地继续捏了一会儿饭团,完成后把它们井井有条地装填入食盒中。打开了冰箱,他把盒子放了进去,接着弯下腰从底层又拿出了另一个小纸盒。

今年的情人节,怠惰主仆都将在忙碌中度过。

 

 

 

“……那个。”

“什么,小黑?”

在完成了一切后,真昼也来到了沙发边。意识到了他的到来,视线一动不动地钉在电视屏幕上的小黑稍稍收敛了一下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的姿势,朝旁边挪了挪给对方腾出了一个空位,而他的手臂则仍然像之前那样随意地搁在了沙发背上。当真昼在他身边坐下后,小黑就自然而然地把手臂揽在了他的肩上,而前者向后靠向沙发垫时就等于是变相倚在了他的怀里。

对于现在的两人来说,晚饭后一起坐在电视机前消磨掉的时间是一天中最闲暇放松的时刻。真昼一点也不想去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看到那个玩意他就会想起出于课业需要而焦头烂额地资料搜索或者就是SERVAMP定期会议相关的SNS。无论哪一项都不是现在疲惫至极的他想要去考虑的,虽然当任务来临时,他是那种不会逃避和畏惧面对的类型。

比起他在用电脑,而小黑在旁边低头握着PSP的时候相比,真昼果然还是更喜欢两个人这样安静地靠在一起看电视的时光,在这种时候他可以假装自己没有注意到小黑贴过来的动作,这样的话小黑也就无需掩藏对这种单纯的亲密举动的别扭渴望。

真昼的视线停留在了色彩丰富变化的画面上,片刻后当突然意识到刚刚开口的小黑迟迟没有说出下文时,他向近在咫尺的恋人投以了疑惑的目光,对方也随之回望向了他,虽然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后就移向了一边。

“‘我当然没有恋人’吗?”

“……”真昼盯着小黑看了半天,他皱起眉思考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对方正在说着的是什么,“啊!你是指我白天和龙征、虎雪聊天时说的那句话?”

“……嗯。”

“没办法啊,对着他们只能那么说吧,因为没法解释清楚的,事情一定会变得很麻烦的。”

“说的也是呢……”

“额,小黑。”

“嗯?”

“难道,你是介意了?”

被真昼用闪闪发光的眼神盯着,小黑面无表情地别过脸。

“怎么可能。”

“啊,难道是因为没法被正大光明地承认关系,所以感到寂寞了?”

“都说了不可能了,你依旧还是这么自我意识过剩啊,合不来。”

“骗人!”真昼抬手捏了捏对方此刻显得有些倔强的脸颊,“都写在你的脸上了。”

“疼,快松手——”

“小黑,认真地说哦,真的一点也没有介意吗?”

“……嘛,反正,本来就是私人的事情。”

小黑有些不耐地低语着,挥了挥手也不知道是在驱赶某种什么样的无形之物。

“所以只要我们自己知道就好,小黑是这个意思吗?”

真昼替小黑说出了他话中的未尽之意,望着眼前人的憋笑表情,小黑决定反击。

“什么“真昼果然还只是个纯情的孩子”,噗,说起这个啊……”

“什、什么啊,那些就是他们用来取笑我的话而已啊。喂,小黑,你的那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如果他们看到你用嘴含着我的东西的样子,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啊!疼!等等等,不要攻击肚子。”

听到小黑直白的陈述后,真昼的脑袋和脸上都轰得一下炸了。

“小黑你这个H的笨蛋!!!为什么要突然提起这种事啊?!!!/////”

“喂,住手——”小黑一把接住了真昼的拳头握在手心里,攻击的停止让他不由松了口气,随之有些纳闷地凝视着真昼红透了的脸颊,“……话说,明明这种舒服的事情已经做了数不清的次数了,反过来我也帮你做过,为什么你提起这个的时候还会害羞成这样呢。”

“Simple点来说的话,在‘那种场合’以外的时候提起的话,普通的都是会害羞的吧!///”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啊,小黑!说起来,我,一直都搞不懂你的害羞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在说着这、这种事的时候,你有时完全都不懂得稍微含蓄一下!”

“不,我在用词上明明已经有所含蓄了吧,不然我就会直接说是你的嘴含着我的——”

“闭嘴!!!//////”真昼恼羞成怒地一把抄起旁边的坐垫扔到小黑的脸上,“我的重点是,为什么你在这么直白地说着这些的时候完全不会感到害羞。但是,一旦你在被我告白或是关心的时候就会突然害羞得不得了!到底是为什么啊,你这个别扭的家伙!”

“……我才没有别扭。”

“是吗?呐,小黑,我很在意你。”

“……这个我之前就已经知道了。///”

“在和你分开的时候,我经常会无意间就开始想着‘小黑现在在干什么呢’这种问题,虽然不知道这种感觉最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当我发现的时候就已经变成这样了。即使每次我们分开的时间都不长,但是我还是会想要一直都见到你。”

“……喔,是吗。啊呀,就知道我的魅力是很厉害的。////”

“喂,和那个没关系的吧!那,小黑也会这样吗?”

“……你平时实在是太烦了,经常多管闲事给自己惹麻烦,不多看着你点也不行吧。/////”

“你看!小黑,就是现在这样的你!你现在这个样子就是特别特别别扭!你都不敢用正眼看我!”

“你好烦啊,真昼,我没有。///”

“明明就在脸红你还真敢说!都到现在了,你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吗!?”

有,现在就有,说不定还不少。

在心底突然响起的这个声音,被真昼刻意无视了,而方才因为真昼的这句咆哮而低头沉默不语的小黑开口小声地说了什么。

“小黑,你说什么?”

“……关于你的事,我有想问的,今天中午那个女人为什么要找你?”

“‘那个女人’是指铃原同学吗?”

“嗯。”

“铃原同学她是有私人的烦恼来向我寻求建议。”

“……为什么要特地来找你?”

“啊,说起这个的话……///”

联想起了铃原对他的评价,特别是关于说他擅长与年长之人相处的那部分,真昼一想到自己要对小黑说这些时突然有些尴尬了起来。

“……又脸红了啊。”

“诶?”

“你,当时看到那个女人也脸红了。”

“我也控制不住啊,因为我和女生相处得不多,所以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会觉得尴尬,所以我才会——”

“嘛,我知道,你这个家伙在这方面单纯得惊人。”

被小黑干净利落地截断了话头,真昼一时半会儿有点接不上话,他盯着对方毫无表情的侧脸发了会儿呆。停顿了一下之后,他伸出手主动握上了小黑的,后者动了动,赤色的眼眸回望向了他。在两人手心相贴的同时,真昼迟疑地开口了,语气中含着一丝无措与焦虑。

“……小黑。”

“怎么了?”

“我喜欢的人只有你,这一点你还不明白吗?”

“……你确实是这么说过。”

“铃原同学她是真的对我没有那个意思,”真昼的语调变得更加焦急起来,他握紧了小黑的手,“即使是她有那个意思,我也会坚定拒绝的。不只是她,不管是谁喜欢我都无所谓,因为我只喜欢小黑一个人,我不会喜欢上别人的。”

“冷静,真昼,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只是纯粹因为好奇所以问一下。”

“小黑……”

小黑的手按在了真昼的头顶安抚性地压了压,后者抬眼时对上的是那双紧紧锁住自己的视线的深邃红瞳,这一切都让他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是忍不住地蹭了蹭那只手。怠惰吸血鬼微微皱着眉,吐露出的却是格外温柔的音调。

“真昼,以前因为这些话很麻烦,觉得不说出来也没关系,但是现在看来还是要说出来的……我,对你的事也是都会想知道的,所以这次就这么直接对你问了出来。如果刚才我的举动让你不安了的话,对不起。”

随着对方手上的力气倾身向前,真昼的头靠上了小黑的肩膀,他感觉到那只比自己的要大的手开始在他的后颈处轻轻地抚摩起来,就像是安抚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而他之前紧绷起来的情绪也确实随着这种轻柔的动作放松了起来。真昼吁了一口气,小声地解释着。

“因为,小黑以前都没有对这种事表现出特别在意的样子过,这次你突然提起这种事,我就不小心有点反应过度了,抱歉……”

“啊,这种互相道歉的人物画风一点也不适合我们,还是快停下吧,我们两个都。”

“噗,好的,确实呢。”

小黑又沉默了一下。

“喂,真昼。”

“什么?”

“你是不是,之前都觉得我对你的这些事不在意?”

“额,大概是因为小黑一直都很有余裕的样子,所以……”

“……笨蛋。”

“诶?”

“余裕什么的,不是那样的……大多数情况下,我对自己能用眼睛看出来的东西就不会开口问了。我当然也会想知道你的事,因为我……对你也……”

“喜欢?”

“……你明白就好,麻烦死了。///”

“噗,小黑对这种还真是不擅长啊。”

“比起麻烦得要死的啰嗦,我是身体表达派。”

继续盯着电视,小黑的手慢条斯理地来回抚摸着真昼柔软的短发,怀里的人温顺地倚靠在自己的胸前,身体的一大半重量都渐渐地压了过来,他头顶的那些不听话地乱翘着的发梢戳在自己的锁骨上有些发痒,但是小黑并不讨厌这种感觉,不如说,虽然他不会在口头上表达出来,但是小黑喜欢这种被真昼需要与依赖的感觉。

抱歉呐,真昼。小黑在心底默默地坦白着。

即使明知道你不可能背叛我,但是有些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地坏心眼一下,想要从你的口中一次又一次地听到对我的在乎,反复地确认着在你的心里我是唯一的。

唉,自己有时候也是个麻烦得要死的家伙啊。

接下来,真昼就这么坐在小黑的怀里把铃原来找他商量的事从头到尾全都说了一遍,最后被小黑一脸嫌弃地吐槽了“什么啊,原来是这种少女漫一样的烦恼”,真昼刚想吐槽回去说“就知道你肯定对这种话题不感兴趣”的时候,他的脑中浮现出了铃原对她的男友的描述:

“冷淡”、“年长的男性”、“沉默寡言”,“在关键的时候很帅气可靠”。

总觉得,真像某人啊……

真昼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而身旁的小黑不知不觉间转而把手臂环在了他的腰上,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在小黑连续打了第四个哈欠、同时脑袋开始向前一冲一冲地垂下后,真昼按捺不住地出声询问起来,其实他自己也有点昏昏欲睡,眼皮沉重地一直向下掉。

“小黑,你困了吗?”

“喵呜,现在连打游戏的力气都没了……”

举起两只手一起揉着眼睛的小黑,即使是处于人类形态下,现在的他看上去依旧有一种别样的可爱。

“你困了的话就快点去睡吧。”

“你呢?”

“我洗完澡后也马上就睡啦,你先去吧。”

“那等你一起……”

“没关系啦,你去躺着等也是一样的。你看,小黑,你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喵……那我先去了,你快点。”

“知道啦知道啦,你快去吧。对了,小黑,你躺下之后直接把灯也关了吧。”

“为什么?”

“因为小黑你不是和太亮的灯光合不来吗?卧室的顶灯挺亮的,我记得你之前经常抱怨过。”

“……那样的话,你进来的时候不就看不见了吗?”

“完全没问题!Simple点说,在我自己的房间,闭着眼睛都可以畅通无阻。”

“喂喂,真的吗?”

“反对意见一律驳回!好啦,小黑,你快去啦。”

把满脸倦意的小黑推往了卧室的方向,真昼一路注视着那个有气无力的懒散身影成功地打开了卧室的门走进去后,他才松了口气放心下来。随手关掉了电视,他抬头看了眼时间,虽然现在的时间比起平时两人睡觉的点提前了半小时多,但他已经困得想睡了。

最近几天果然所有的事都不太正常。

真昼整理了一下被坐得有些起皱的沙发后,收拾起了茶几上的杯子带去厨房洗干净放回柜子里。接着,他打开了冰箱开始例行检查起了明天早餐的材料。一边看着,他一边头疼地思考着。在得知了小黑的安排后,真昼很确定明天只带着饭团肯定会不够,要不干脆在明天下班的时候直接从咖啡馆里买一点蛋糕什么的一起带去吧。

逡巡的视线在某处停了下来,他弯下腰,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把那个东西平稳地捧了出来。

那是一个精巧的纸盒,几小时前刚刚被主人折叠完成。

真昼掀开盒盖看了一眼,轻轻叹了口气。

看来,这个只能等明天找时间再给小黑了,不知道到时候还来不来得及。

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丝丝小小的失落感自他的心头滑过。

他原封不动地把那个盒子塞了回去,合上了冰箱门后,真昼忍不住打了今晚的第一个哈欠。

 

 

 

上下眼皮打架着,真昼抱着衣服走进了浴室。温度适中的热水冲淋到身体上的触感让他清醒过来了一些,令人愉悦的温暖水流让人全身放松,他情不自禁地闭上双眼低吟了一声,皮肤表层渐渐染上了淡粉色。睡意褪去些许后,真昼的大脑再度开始运转起来,他一边搓洗着沾满了洗发水的头发,一边心算预估着这几天以来打工的总收入,然后再加上明天的双倍薪水的话,一共是……这些的话,应该足够了吧?话说,那个东西是多少钱来着?

往身上抹着浴液,真昼有些困扰地皱起了鼻子,艰难地回忆了起来。

Simple地考虑的话,还是等会儿再去确认一下吧。

快速地洗完澡,真昼走出了浴室,他一边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一边朝着客厅走了过去。走到一半时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中途改变了方向,轻手轻脚地靠近了卧室的门口。继续擦着头发,真昼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里面的动静。

悄无声息。

很好,小黑应该是睡着了。

他回到了客厅,站在沙发前沉下了膝盖,真昼就这么弯下腰趴在了地上,艰难地把手探入沙发下面摸索了起来,他的侧脸几乎都快要贴上冰冷的地板了。幸好最近即使忙得快飞起,他依旧坚持着每两天进行一次大致的打扫工作,所以地板上也没有怎么积灰。他在内心安慰着自己。

不过,如果这时他突然发现地板上是油腻腻的,或者是黏糊糊的话,他一定会炸毛地跑去卧室把那只正睡得香甜的吸血鬼揪出来,因为前者意味着小黑把薯片大量地掉在了地板上,后者则说明他打翻了果汁。

幸好现在无论是哪一件都没有发生,也有可能是因为这几天两个人都很少待在家里的缘故。

真昼继续在沙发下面摸来摸去,尽力探向前的指尖终于戳到了那个预料中的硬邦邦的金属触感,他小心翼翼地把那个小小的长方形铁盒拽了出来。

这是真昼之前意外发现的属于小黑的秘密。

他经常有在进行家庭大打扫,但是如果是到要把沙发和柜子等大件挪来挪去清理下面的地板这种程度的,一般都是积攒在年末彻底地来做一次。所以真昼一开始并没有发现这个被藏在沙发下最深处的小东西,他也同样不知道它被藏在那里有多久了。

一周以前,当时的真昼正在缝衣服,一粒纽扣意外地滚落到了沙发下面,他趴跪在地上用手和扫帚找了半天,最后他不仅找回了纽扣之外,扫帚还意外撞到了另一件东西发出了一阵闷响。

好不容易将其取出后,在他眼前出现的就是这个表面有一点点生锈、四角圆润的铁盒了。

这是什么?

真昼不记得自己有藏过这个东西在这里,难道是叔叔放的?

抑制不住汹涌的好奇心,真昼偷偷地把盒盖掀开了一条缝,而当他看到里面存放着的东西的一刹那,他立刻明白了这个铁盒的主人是谁。

奶油饼干味冰淇淋的优惠券,从杂志上剪下的游戏资讯彩页,草莓味的棒棒糖,几块零钱硬币,还有……逗猫棒?!

想起来了,这个不就是上次自己在超市随手买回来用来逗小黑的那根吗?我记得当时小黑看到的时候是一副彻彻底底的嫌弃脸,不过能看到他的这个表情也达到了自己难得恶作剧的预期目标了。之后它很快就不见踪影了,原来以为是小黑扔掉了,结果是被藏在这里了啊。

诶?这个是什么?

真昼盯着被压在下面只露出了一个角的白色纸片,在拨开杂志彩页后,他才看清那是一叠便条纸,在拿起来大致了浏览一遍内容后,他有点意外地发现这些是他曾经拜托小黑帮忙去超市跑腿时随手写下交给他的购物清单,原来小黑没有随手把它们扔掉吗!?

等一下,这个又是什么?发夹?!这个颜色,好像是……

啊,对了,这个是暑假里我用的那个吧?当时丢了一只找不到了但是也没在意,反正还有其他的几个。但是,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小黑这里?

去年暑假,那时候我好像才刚遇到小黑不久……

真昼不知道自己该对此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他就只是迟疑着僵在那里,而后如梦初醒般把那些小东西重新塞了回去。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从他打开盒子起就有些忐忑于自己是在偷窥别人的隐私,而到了这一刻他真的开始有些心虚了起来,就好像是自己不小心窥探到了小黑不想让他发现的一些事。

自己或许应该干脆从脑中消除掉这段记忆,因为小黑既然把它们藏了起来,想必是不会想让他本人知道。

不能让小黑知道我已经发现了。

最后看了一眼被对方零零散散地收集在铁盒里的东西,真昼准备装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他什么都不知道。而正当他打算合上盖子时,一张切页的角戳在了盒子外面,他重新掀开盒子想要把它塞回去时,注意力突然被上面用加粗的黑体字陈列着的醒目信息吸引了。

是一个新游戏。

这个游戏的广告,之前他也有看到小黑经常在看,记得首发好像是在……2月14日的晚上?他又看了一遍杂志的页面确认了一下。

对,没错,就是在2月14日当天。

真昼的指尖抚过了光滑的彩页和细微凹陷的痕迹。这张纸上有很深的折痕,小黑一定是反复拿出来看过很多次了,看来这款游戏他期待已久。但是,小黑迄今为止一直都没有和他提过这个,一点点都没有,这有些不太寻常。

定睛注意到了发售价格时,真昼吞咽了一下。

好吧,他现在有点明白小黑犹豫的理由了。确实,和以前给小黑买过的那些游戏相比,这个游戏的价格昂贵了很多。但是,小黑一定是很想要的呢……

2月14日发售,真是个特别的日子。

真昼盯着那张切页发了一会儿呆,然后他突然回过神来,紧张地环顾四周,在发现小黑不在附近时又松了口气。尽力地把盒内的物品摆放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后,真昼悄悄地把铁盒推回了原处。两天后,他在一家咖啡馆找到了兼职工作开始了每天放学后打工赚钱的日常。

时间回到现在。

真昼重新拿出了那个小盒子,翻出了那片杂志彩页再次确认了一下游戏本体的售价。

太好了,这几天打工的薪水加起来的话还差一点,但是加上明天的就肯定够了。

真昼决定偷偷地帮小黑买下这个游戏,作为情人节的礼物赠送给他。自己换新手机的事可以再等一等,但是游戏的发售日却是没法等的。自己已经这么下定决心了,但是,变化总比计划快,他怎么也没有料想到对方竟然会自己提出准备去排队买游戏。

小黑到底是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算了,不管了,已经决定的事不想半途而废,反正到时候这个游戏就由他来出钱吧。毕竟比起别人2月14日这一天的意义,对于他们两人要更加特殊。

一想到小黑拿到游戏时惊喜的样子,真昼忍不住笑了起来。

 

 

 

关掉了一切光源,真昼拧动把手打开了卧室的门。进入屋内后,门在他的背后无声地合上,映入眼前的不是全然的黑暗,他有些意外地看到床头淡淡地亮着一盏橙色的柔光。

在意识到这是小黑刻意为他留的床头灯后,真昼的心头升起了一股暖意。放轻了脚步来到床边,他前倾身体,双手撑在膝盖上,低下头屏息地凝视蜷缩在床上的人,生怕吵醒对方,不过,与其说是人,不如说现在的小黑看起来更像是一团被包裹在被子下的凸起物,还正在有规律地上下轻微起伏着,只有头顶的几簇浅蓝色发丝露在了外面。

小黑果然睡着了。

嘴角不自觉地浮起了一个微笑,真昼有些无奈地注视着小黑闷头大睡的样子。

真是的,早就和你说了把灯全都关掉就好了,这样的话你也不用捂着头睡了。小黑,我可是很清楚你有多讨厌亮光才会那么建议你的啊。

抱怨般地无声念叨着,他的心底仍然忍不住地在为对方的无声的体贴所感动着。

用指尖轻轻摁灭了床头灯,发出“啪”的一声轻响,真昼条件反射地瞄了一眼小黑的方向。

太好了,这个声音没有把小黑吵醒。

在一片漆黑中,他沿着床边缓缓走到床尾,拐弯时脚趾不慎踢上了床柱,真昼好不容易才咽下了一声痛呼。在双眼逐渐适应了黑暗后,他把双手和膝盖撑在了柔软厚实的被子上,蹑手蹑脚地一点点向着床头爬去,而他的这一切动作都源于自己的床在房间内的方位以及和小黑间约定俗成的床位分配。

真昼的床一面靠着墙,所以他一般都从另一侧爬上床,但是现在的他是不可能这么做的,因为小黑已经躺在那里了,所以他只能从床尾爬上去。

而现在,自从成为恋人并开始晚上同床以来,他们两人一直都是这么睡的:小黑睡在外侧,真昼睡在靠墙的内侧。当被问起为什么这么坚持这一点时,小黑一边嚼着薯片,一边口齿不清地回答道:“你睡在外侧的话,万一你把被子抢走了,然后还扔到了地上,那可就麻烦了,合不来啊。”而真昼根本不想就放任他的胡说八道:“喂!晚上有抢被子习惯的人到底是谁啊!?小黑你还真好意思说!”

在进行了这样无意义的拌嘴多次后,他也就默认了这样的安排。

爬着爬着,真昼的手终于碰到了松软的枕头,在小心地不影响到旁边人的同时,他艰难地转过身从趴伏的姿势改为仰面向上。小心地掀开被角,他在床头坐下把自己的双腿挪进了和小黑共享的被窝里。

虽然他已经尽最大的力量减小动静了,但是怠惰真祖还是轻微地动了动,真昼眼睁睁地望着刚才还双眼紧闭、看起来睡得非常熟的小黑现在却醒来了。慢悠悠地从被子里伸出头,他露出了半张脸,真昼隐隐约约地看到对方此刻似乎仍然是处于闭着眼睛不舍得睁开的恍惚状态。

小黑皱了皱眉,把仿佛有千斤重的眼睑撑开了一条缝,露出了那双在暗夜中闪烁着深红色光泽的眼睛,他就这么半睁着眼睡眼惺忪地盯着真昼看了好几秒后,接着突然像是一只迷路的小动物一样朝着他的身上蹭了过来。当真昼在被子里完全躺好时,小黑也已经紧挨在了他的身边。感觉到对方的手伸了过来悉悉索索地摸索着,真昼侧首望向正一动不动地凝视着自己的小黑。

“抱歉,小黑,我吵醒你了吗?”

“mahi……。”

什么啊,这不是困得连话都说不清了吗?

小黑迷迷糊糊地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声音里带着浓厚的鼻音,软糯温存的感觉听得真昼的心口像是被一根柔柔的羽毛拂过,他在被窝里握住了对方放在他的身上摸来摸去的手。

“小黑,继续睡吧,晚安。”

“嗯唔……mahi……ru……”

“诶……?!”

当感觉到小黑的手一下子有力地反握过来时,真昼有些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他呆呆地望着对方在一边用迷蒙的睡眼紧盯着自己时,一边用着截然相反的敏捷动作用爬到了他的上方。小黑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压了上来,彼此之间的距离瞬间缩短到近乎于无的状况把真昼吓了一跳。

喂,小黑,你没事吧,你真的醒了吗?

被压在身下的真昼刚想开口这么说的时候,像是有所感应一样的小黑低下头在他的唇上印下了一吻直接把他堵了回去。

这是一记纯洁至极的kiss,单纯到让真昼联想起了被可爱的小猫小狗舔了一下的感觉,他喷笑出声。有些无奈又有些宠溺地望着眼前似乎还没睡醒的小黑,他只好轻声地哄着对方让他快点乖乖回去睡,而小黑在这么“啾”了一下后就只是象征性地后退了一点点,他们现在仅仅只是翕动唇瓣都可以互相磨蹭到。

“很好闻,真昼……”

“这、这个的话,刚洗完澡当然会是这样啊!///”

似乎是什么都没听到,小黑只是继续小声地低喃着真昼的名字,十几秒的沉寂后他再一次低头吞没了那段微乎其微的距离,吻上了身下人的唇。

这一次的感觉和之前那次完全不同。

他原本以为小黑只是没睡醒所以在撒娇而已,随便亲几下就好了,但是当对方的双唇压了过来,变换着角度反复地摩挲并伴以湿热的舔吸时,真昼石化了。毫不设防张开着的口唇被小黑的舌头轻易地突破,那个家伙慢条斯理地扫荡品尝着自己的口内,舌尖抵住上颚的麻痒让真昼的身体一下子震颤了起来,情欲的热浪席卷着他的小腹,体内深处开始发热起来。

诶、诶,等等,来真的吗?现在?!

顺从地回应着自己的恋人,真昼的脑袋昏昏沉沉地眩晕着。

呜,明明只是kiss而已,为什么就动摇成这样了,身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敏感了呜……

在一天的奔波之后,真昼已经真的很疲劳了,但是他的身体却还是如实地随着小黑的每一个动作而悸动着。对方的手缓慢地一路向下滑,隔着单薄的睡衣被小黑碰过的地方全都一阵发软与灼热,挑弄的指尖下是让人战栗的触碰。真昼的呼吸急促了起来,颊边烧红的赧色沿着光滑白皙的颈脖向下蜿蜒进入被衣料遮挡的地方。小黑的手指搭上了他的颈侧,粗暴地把衣领向下拽,埋头舔上了露出的锁骨,另一只游移在真昼身体上的手同时蹭过了他敏感的腰,真昼发出了一声轻喘,屈起的小腿缠上了小黑的。

话说回来,因为两个人最近都很累,好像确实是已经很久没做了……////

小黑,我……////

而小黑睡着了。

在这种时候,在把真昼的身体撩拨起来之后,小黑头一歪,手滑到一边的床单,就这么中途压在他的身上秒睡了过去,很快发出了小小的呼噜声。

……

这个怠惰的混蛋!

他“唰”地一挥手把睡得正酣的小黑一下子掀到了旁边。

这家伙,现在这么大动静却反而一动不动睡得死沉。

真昼一把抢走了所有的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个春卷,背过身气鼓鼓地对着墙合上了双眼。

 

 

TBC.

 

田中老师在漫画的某一页曾经画过的真昼带着小发夹的样子真是可爱哭><



评论(2)
热度(133)

Servamp怠惰组

©Servamp怠惰组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