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真】【原创】温暖沉溺 4(小黑生贺)

【黑真】【原创】温暖沉溺 4(小黑生贺)

√Servamp怠惰组应援❤

√作者:nebiim.(weibo:@只是痴汉锅而已_随时为老婆石更)

√时间设定:怠惰组日常而又或许不那么日常的某一天。

√文存放在Lofter:Servamp怠惰组。

√灵感来源:即将于2016年2月24日发售的四组钥匙扣中的那枚怠惰组:织围巾的真昼+被炉里的小黑。

√需要更多黑真同好的能量。QAQ

√写在前面的话:本章含有明显的强欲组Law利希情节,不喜者勿入。

怠惰夫夫和强欲夫夫的double date来一发!(和剧情并没有关系Orz


4


“欢迎光临!~”

便利店的自动门向两侧移动,真昼刚踏进店内一步,迎面而来的室内暖气让一人一猫同时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真是天堂啊,温暖如春的室内让被冻到麻木的四肢复苏了过来,冰冷的手指也可以从袖子里伸出来了。然而,伴随而来的响亮招呼声让真昼和小黑都不禁一愣。这个语调上扬的标志性男声,对他们来说熟悉至极。

“啊咧,这不是尼桑和真昼君嘛~”

“诶?Lawless?!”真昼睁大双眼呆望着意料之外地出现在眼前的强欲真祖,穿着店员服站在收银台后的Lawless。他立刻环视了周围一圈确认了自己确实是走进了一家24小时便利店,而在无意间瞥到正巧从员工休息室里走出来的人后,他的表情变得更为震惊,“......和利希特桑?!”

“噢,是恶魔和恶魔的同伴。”

“利希特,你终于醒啦~”

“闭嘴,笨老鼠,你好吵。”

之前终于让痴迷于毛茸茸的小动物的利希特真正认识到并接受了那只可爱的黑色小猫咪其实就是怠惰吸血鬼的这个事实,但随之而来的结果就是小黑遭受到的和先前大相径庭的被嫌弃待遇。(“什么!?那么可爱的猫咪桑竟然是恶魔!?”“即使是天使也被我可爱的外表迷惑了吗喵~”)

“哈、哈,那个,利希特桑,那个称呼,已经够了吧......”

小心翼翼地这么说着,真昼不自觉抱紧了怀里的小黑,尝试着进行一次早就该进行的交流。

“啊!?”

“诶、不,没事......”

啊啊啊,利希特桑看上来很生气的样子,怎么办!?还是没有GET到和他正确的交流方式吗,明明之前不是已经相处得很自然了!

“你还真是多事啊......”

挂上了和平时一样没精打采的眼神,这么说着的小黑往真昼的怀里缩了缩,小声地嘟囔着。真昼更加小小声地回答道。

“但是!总不能让你一直都被叫成恶魔吧!”

“嘛,我是无所谓啦......”

“我在乎的啊!”

“......和你合不来啊,”小黑垂下了头,漫不经心地玩起了真昼衣服上的扣子,“嘛,那个天使酱应该是有起床气吧。”

“啊,确实是有这个可能啊。”

待利希特走近后,原本还小小声一问一答着的怠惰组同时噤了声,两道视线在同一时刻投向了同一个方向,两人的目光顿时都有些诡异。

虽然依旧是气场十足的语气,但眼前的利希特其实正是满脸刚睡醒的迷糊模样,揉眼睛的动作给他平添了几分柔软的弱气。在走到Lawless身旁后,他抬起了睡眼惺忪地看了真昼和他胸前的小黑一眼。而真昼则很是艰难地才把自己视线从对方头上戴着的店长字样的帽子上撕开转而望向别处,嘴角略微抽搐。

那个,“店长”两个字的下面被加上了一行更大的“大天使”字样,这样,真的大丈夫?

......谁知道,反正我们永远都理解不了这个电波天使。

真昼低下头,小黑抬起头,两人无言的对视交流了一下彼此的心声。

便利店内的充足暖气让两人终于彻底恢复到了正常舒适的体感温度,大脑恢复了自如运转的能力,交流仍然在继续。

“利希特桑,Lawless,午安。两位现在是在这家便利店打工吗?”

“是哦,是因为利希担他说——”

“不是在打工,”利希特一脸严肃地纠正道,“是在体验当店长的感觉。”

“噗、噗哈哈哈哈,店长桑哈哈哈哈,还真的是啊,天使酱你从头到尾除了除了坐在旁边休息以外基本什么都没干过。刚才你去午睡的时候,都是我一直在忙里忙外的,真是太过分了!”

“滚一边去,臭老鼠,你有什么意见吗!?”

“噢噢噢,没有踢中,刚睡醒的天使酱战斗力不足啊~”

“喂!两位,请冷静一下,别动手啊!”

“啊,好吵,合不来啊......”

真昼无奈地举起一只手劝阻着两人,虽然收效甚微。看着这种上演了千百次的吵闹场面,小黑倦怠地叹了口气,这个小小的动静让现场的注意力被聚焦到了他身上。

“尼桑啊,我刚才就想说了,”强欲真祖刻意用大幅度的夸张动作探身向前,在端详了正舒服地埋在真昼的衣服里只露出头和半只爪子的小黑片刻后,他喷笑出声,煞有其事地摇了摇头,“你身为servamp七人中的长男,‘最强的真祖’,现在却是这么个撒娇的样子,太不帅气了,好丢人哦。”

“啧,Lawless,你这家伙,”小黑只是翻了个白眼作为对此的回应,他语气平淡悠哉地陈述道,“其实,你只是在嫉妒吧。不像我和真昼,你和天使酱没法这么做呢。”

“哈!?尼桑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完全不明白!”

喂喂,这种时候竟然还唱反调,你还行不行了?真是不争气的弟弟啊。

事实证明,虽然觉得这种事情很麻烦,但是小黑自觉在这方面自己也不是完全迟钝的傻瓜。作为兄长,在弟弟们的感情问题上还是会选择帮忙推一把的,不然这家伙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能追到电波天使。看着他们互相折腾这么久,旁观者都觉得累了。

想到这里,小黑刻意地望向了利希特的方向,吐出了关键性的话语。

“其实你自己也想被天使酱这——么抱着吧,Lawless。”

拖长了语调,小黑后仰着头享受般地在真昼的胸口蹭来蹭去(真昼:“喂,小黑,别乱动,好痒。”),窝在那里发出了心满意足的叹息,如同是在炫耀一般。

不,根本就是明明白白地在炫耀啊,尼桑!

“没、没有那回事!”被说中了内心想法的Lawless一下子慌乱了起来,上升的体感温度让他的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水。心虚地瞄向转身过来的利希特,他连连摆手,“不,利希担,你别听他瞎说......”

“你,想要我抱着你?”

“啊、诶?可以吗......?”

因为,利希特好像一直都更喜欢毛茸茸软绵绵的动物。

“你......是想要扎伤我吗?啊!?”

“不不不,天使酱,我根本没这么想啊!哇啊啊啊啊——”

“去死吧!”

“啊啊啊好可怕!利希担住手!”

收银台后的桌椅飞起来的一瞬,对刚才的情况有点状况外的真昼猛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喂,利希特桑,Lawless!冷静点,你们两个都住手啊,不要随便破坏店内的公共设施啊!......诶,等一下,到底哪边才是真正的店员啊!?”

“唉......好想回家啊,好麻烦。”

经常被那么暴力对待着但还是那样喜欢着天使酱的那家伙,果然是抖M吧。

还是我的真昼更温柔。

......

等一下,这样的称呼有点奇怪,应该是“我的主人真昼”才对吧。

嘶,怎么回事,这种突然涌起的和自己合不来的感觉。

这时,头顶传来了“他的”主人充满困扰的自言自语声。

“到底该拿这两人怎么办啊!?”

“真昼。”

“嗯?小黑,怎么了?”

“我们,到底是来这里干什么的?”

“......”

忙着拉开强欲组二人的城田真昼停滞了两三秒后,恍然惊醒。

“啊对了!我们是来买关东煮的!利希特桑,Lawless,这里有客人要关东煮啦!你们快住手啊——唔哇,好危险......诶诶诶!?那个是坏掉了......吗?!”

“呼,这家店,完蛋了呢。”

 

 

 

店门再次向两边移动,欢乐的旋律随着怠惰组向外迈出的脚步响起,室外的寒风在短暂地侵袭入内短短几秒后就再一次被合上的玻璃门稳固地阻挡在外。

便利店内一片狼藉。

这时的Lawless已经变为了刺猬的形态,短小的四肢缩在身前,整个圆溜溜地蜷成一团,小心地避开溅上了汤汁的区域,垂着头扒在桌面上喘着气。头顶被轻碰的一下让他猝不及防地翻滚了起来,滚动到肚皮朝上的一面时,摊开的柔软腹部被突然降临的轻巧指尖戳了戳,摁了摁,他本能地发出了小小的叫声,受惊般缩起身体。

探头探脑着,当他震惊地发现此刻正用指腹揉弄他的肚子的人竟然是利希特时,几乎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不过,一向超强的行动力让他快速地收拾起了目瞪口呆的情绪,马上摊开了四肢乖乖地躺平露出了肚皮。

难道,利希担是终于发现了我的动物形态的可爱一面了吗?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这次那根手指却反而悬在半空中迟迟没有再落下来。

“利、利希担?”

按耐不住好奇,他有些不确定地抬起头,头顶几乎是立刻被轻轻地点了点。

“真是的......臭老鼠,如果有那样的想法的话,就直接说出来啊。”

“那样的想法”?

啊,是指之前尼桑说的那些吗?拜托,不管怎么想,说出这种的话,感觉真的会被你真的杀死诶!

但是......

刺猬自发地翻滚了一圈改为四肢着地的姿势,试探性地舔了一下主人精巧的指尖,发现既没有被训斥也没有被打后,他继续不懈地舔了舔。钢琴家的手指可是很金贵的。刚才听到了平时从来没有听过的温柔语气呢,被利希特用这种语调叫着“臭老鼠”,甚至让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啊,其实这是利希特对他的独特爱称”的感觉。

手指的主人在经历了最初的僵硬,还是间间断断地用手指逗弄起了小小的刺猬,难得和他玩了起来。

“利希担......”

“笨蛋,这样很痒啊,”良久以后,利希特含含糊糊地继续说着,“虽然,没办法像那家伙抱着那只猫那样,但是捧在手里什么的也是可以的,而且......”

“?”

呜呜呜啊啊啊啊,天使酱我已经很感动了呜啊。

“......可以反过来。”

“诶?”

我不能抱着你的话,由你来抱着我也是一样的。

当机了片刻后,Lawless才终于明白过来对方话语中隐含的真实意味。呆愣地凝视着对方此刻故意将视线落在别处就是不看他的样子,到最后,Lawless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语言的表达太过单薄,所以他只是选择立刻变回了人类的形态,一把扑上去抱住了利希特的肩膀哇哇哇大叫了起来。

“不愧是我的天使酱!!!”

“喂,别这么缠着我!”

“死也不会放手的哟!~”

“别得意忘形了啊你这臭老鼠!去死!”

 

 

 

“好暖啊~”

双手焐着盛满了香气四溢汤汁的纸杯,真昼一脸幸福地将脸颊贴了上去,再次被寒风蹂躏到冷冰冰的双颊努力地汲取着热意的温度,变为人形走在他身旁的小黑则是已经开始专心致志地吃起了杯中的食物。

“果然,冬天吃关东煮最高啊。”

“是啊~”

萝卜,海带,章鱼,肉肠,油豆腐,诸如此类的,啊,还有魔芋丝也必不可少,这些简单的食材在熬煮了一段时间,浸满了鲜美的汤汁后就会变得如此温暖而美味。Simple is best。轻轻地吹了吹后,他将热气腾腾的鱼卷放入口中,口感柔韧细腻而又充满嚼劲,充分渗透的汤汁暖人心脾,在冬日寒冷的室外吃着暖乎乎的食物的感觉真是太幸福了。

真昼忍不住溢出了一声轻吟,引来了小黑缄默的侧目。两人走在建筑物阴影一侧的路面上,肩膀时不时互相轻轻地碰撞在一起。这样在阴影处虽然会比一般的情况要冷,但是避开了阳光的话,小黑就可以这样以人类的姿态出现了,而且手中捧着的热乎乎的关东煮的话也能让寒意消散了不少。吃吃停停的间隙,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一些无关痛痒的日常话题,开口时口中都会冒出一阵白气。

“小黑,刚才利希特桑和Lawless的事情,怎么回事?你那时候说的话我有点搞不懂诶。”

“啊,唉......诶......哦......嗯......”

“小黑,你在发什么怪声啊!?”

“不,怎么说呢,有点意外你的迟钝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但是想了想又觉得,你没有发现也是挺正常,这种迟钝很符合你的人设......”

“喂!这是什么样的发言啊!?”

“嘛,总之,下次你再见到他们的时候,应该就明白了吧。”

“哦哦,这样吗?”

“大概吧......”

反正也就看那家伙自己的了。唉,当长男真辛苦啊,好麻烦。

“对了,小黑,刚才我都没怎么注意,在关东煮的食材里你喜欢吃哪些啊?”

啜饮下一口清澈的汤汁,真昼缓了缓再一次开口道,他好奇地向小黑那边倾身,想要看一看对方纸杯里的食物。也许是因为原本两人之间离得就不远,因此当真昼更加凑近过去还外加微微踮起脚尖时,他的脸颊一下子就仅距离小黑的不足几厘米,虽然当事人的注意力是专心地全部集中在想要一窥对方的杯中了,但是对另一边来说却是真真切切地被这个突然缩短的距离吓了一跳。

习惯性得边懒洋洋地神游边吃着东西,小黑一抬眼看到的就是突然在眼前放大数倍的真昼的脸,隐隐地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体温,鼻端萦绕着熟悉的衣物柔软剂的清香。严重的分心之下,他的手一抖,刚要送入口中的竹轮卷滑落了出去,充满弹性感地落在了地上滚落出了几步,沾上了一层灰尘,如同小黑低落的心情。

“啊,我的,竹轮......”

“额,抱歉啊,小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小黑的反应会这么大,但自觉难辞其咎的真昼还是从自己的杯子里拿起了一串竹轮,递到了小黑的嘴边,“来,吃我的吧。”

......

所以,是吃还是不吃呢?

明明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而已,如果不愿意的话,以前的自己早就边吐槽边避开了,要不就干脆把自己当作被投喂的宠物毫不犹豫地吃下去就行,反正让人喂到嘴边不用自己动手也非常符合怠惰之名。不过,回想起来自己处于动物形态的时候,好像也没被真昼这么喂过?

现在,一切都乱套了。想这么多好累,合不来啊......

小黑长久的沉默似乎是让真昼会错了意,他想了想,满脸歉意地准备把手缩回去。

“啊,抱歉,这根签我已经用过了,我拿新的......诶?!”

一听到真昼这么说,小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立刻张口,就着真昼的手咬住了那颗竹轮含入口中囫囵吞了下去。

“喂,小黑,这样真的没关系吗,不会噎到吗?!”

“......咳,没事。”

糟糕,吃得太急了,喉咙好难受。

“真的?那就好......那,好吃吗?”

望着挨近在身旁一脸期待地望着自己的真昼,小黑只是点了点头,怀着未知的违心原因和满溢着烧灼感的喉咙。接收到答案的真昼果然如同预料中一样露出了略显孩子气的灿烂笑容。

“好吃就好。”

“真的是,和你合不来啊。///”

“什么嘛,我又做错了什么吗?......啊,还有这个,小黑你想吃吃看吗?”

“......想吃。”

用自上而下的视角俯视着对自己笑着的真昼,小黑低低地回答了一声。

“小黑,还有这个——”

“真昼,这个,你帮我吃了吧。”

小黑微微把脸转到一边,递出了一根。

“诶?小黑,原来你不喜欢吃这个啊?我倒是挺喜欢的呢。”

“不是不喜欢......”

“那为什么要给我?喂,小黑?为什么不理我啊?”

“......啰嗦。”

小黑只是默默地把那根肉肠塞进了真昼喋喋不休的嘴里。

最后就这么发展成了互相交换和投喂食物的局面,大概真的是因为别人的东西会更好吃的缘故?虽然有种谜之压力很大的感觉,不过此时的小黑自己也明白不了自己的真实情绪,大概也不全是觉得麻烦或者真的不愿意吧。

真是漫长的一天啊,明明才过了一半都不到,但是已经累得不行了,真希望接下来不会再突然冒出什么惊吓的事情了。

在终于吃完了关东煮随手把杯子丢进了垃圾箱后,小黑在心底这么祈祷着。

真昼大大地伸了个懒腰,脚步轻快地走在了心事重重的小黑之前,活力满满地宣布着。

“现在东西也吃完了,人也变得暖和起来了。接下来,要好好地在超市里战斗啦!”

“......在这种天气你还能这么有精神啊,理解不能。”

在吃过热的东西之后,他的身体反而变得懒洋洋的,更加动不了了。

啊,这种天气,真想窝在真昼的被子里好好地睡个午觉啊。

再度开始神游的小黑,没有注意到走在前方的主人突然转身的动作。

“小黑!!!”

“!?”

柔软的触感贴了上来,小黑低下头怔楞地注视着和自己面对面的真昼,对方的双手正抚在他的脸颊两侧,温暖干燥的掌心和指腹轻轻地摩挲着。

......什、什么?真昼!?

小黑无法对此作出任何反应,现在的情况超出了他的预期和理解范围。一向透露出倦怠之意半垂着的赤色眼眸罕见地睁大了,他的瞳孔微颤,对上真昼清澈见底的双眸,一时间耳边只剩下了自己的心跳声,顺着脖子蔓延上来的热意渐渐让他原本冰冷的脸庞发烫了起来。

怎么办?

如果这个时候的自己是猫的话就安全了,如同过去无数次当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真昼时采取的对策。

“哼哼,小黑,吓了一跳?感觉你今天有点奇怪的,怎么了?”

奇怪......吗,确实从早上到现在各种意义上发生的尽是些不寻常的事情。好烦,不想去思考。

“......不,说实话,明显是你活力过头了,你怎么了?”

“别扯开话题啦!小黑,我是说真的,如果你有什么烦恼的话,可以随时告诉我的。”

“嘛,没有这么严重吧......”

“确实是有这么严重的吧,小黑,还记得上次你有事瞒着,故意避开我之后发生了什么吗?”

“......和那次不一样,现在我没有避开你吧。”

“确实,现在是没有,但是我的重点不在这里啦,我想说是的,你可以告诉我一切的,不管是大是小,所有的事情,我都想知道的。我们是搭档不是吗?”

不可能说出口的啊,这种事情......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你还真是爱操心啊。”

不会说的。

“因为是小黑的事情啊,我当然会关心。”

“......哦,其实现在,就有一件事。”“

“嗯?什么什么?”

“你为什么,要把手......我是指,喂,不用摸着我的脸也可以进行刚才的对话的吧。”

天知道小黑自己主动提起这个是耗费他多大的勇气,就只为了用主动的调侃和吐槽把这一切蒙混过去,快点结束。

快点结束,被真昼柔软的手指抚过的地方不仅变热了,还开始一阵阵发麻。

“这、这个的话!只是因为,感觉小黑的脸好像很冷的样子......///”尴尬地脸红了一下后,真昼没有放下手,反而摆出了一副认真的表情评价道,“果然是有点冷啊。现在这样好多了吧?因为刚刚我的手被关东煮的杯子焐热了变得特别暖和,所以就想着可以这样帮非常怕冷的小黑取暖啦。”

“......不愧是我的主人,你还真有眼色啊。”

输了。面对着你的时候,总有种自己彻底输了的感觉。所以才说,和你这家伙真是合不来啊......

“什么啊,小黑你就不能坦诚地说声谢谢吗?!”

想把自己的手覆在真昼的手上,这样的冲动也只是一闪念而过。

话说回来,真昼的手好小,和自己比起来的话。

“唉,‘谢谢’之类的,你想听的话我也是可以说的,真是麻烦的主人啊。”

“你这家伙真让人火大!”

虽然是口头上这样地训斥着,但眼前的真昼却明明白白地依旧挂着暖暖的笑意,让小黑在条件反射地想把视线移向别的方向的同时,也抬起手对他做出相同的动作。真昼的脸现在也很红,他的脸也很冷吧?

小黑也有想过自己躲开的,但是事实就是他的身体诉说着拒绝。一点也不想移动分毫,就这么被真昼的双手触碰停留着,仅仅是这么一点点时间就开始留恋起了那份温暖与轻柔,幸好现在真昼一定是只会以为我脸上的热度是因为他的手的缘故。

【喂,这样真的好吗?】

讨厌的声音从脑中一闪而过时,暖意融融的氛围被瞬间撕裂开来,冷意爬满了他的背脊。

他发现自己已经不自觉地遵循着本能追逐起了那个声音,虽然理性在极力阻止着他,警告说那个结果不会是令人愉快的。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其实在内心深处,你自己也知道。和真昼这样的举动,有点过于亲密了。如果被真昼喜欢的人看到了,而对方也喜欢着真昼的话,会产生不愉快的吧。】

那又怎么样,和我无关。

【那真昼呢?他会不在乎吗?】

冰冷的暴躁与怒意烧灼起来,负面情绪席卷了他的全身上下,那种类似于早上时一瞬间倏然涌起的黑暗冲动再一次在胸口蠢蠢欲动起来。现在想来,那时突然握住真昼的手腕并非出于想要伤害他的意图,而是在那一刻极度动摇起来的自己本能地想要控制住让自己烦躁的源头,把可能会改变而自己不希望那样的变化发生的现实紧紧地捏在手中。

可恶,快停下。

心烦意乱间,小黑后退了一步,一言不发地从真昼的手中抽离。大概是因为太过突然,真昼楞了一下,手停留在空中悬空了一会儿后才放下。他皱了皱眉,仔细地凝视着眼前突然沉默下来的小黑,刚才轻松的氛围一扫而空。

“小黑,你怎么了?”

“......没事,继续走吧。”

“诶?喂,小黑,等等我!”

听得到身后的真昼追上来的匆忙脚步,但是他现在却做不到回头自然地正视对方。应该变成猫的,早知道这样一开始就应该变成猫的,这样的话就可以把一切情绪都隐藏起来了,不,如果一直都是猫的形态的话,这一切就根本不会发生。但是如果现在要变的话,他并没有那个可以和平时一样自如卖萌的自信。

现在的他这么容易情绪化,和以前的自己判若两人,令人不安的改变。

心里的声音是这么呐喊着。

被看到了又怎么样,对方会产生不愉快的情绪又怎么样,那和我无关吧,不如说阴暗的角落存在着想要故意被这么看到的恶意。

我也会觉得不爽啊。

想要独占这样的笑容,想独占这样的真昼。

只想让,他这样温暖的、柔软的一面,属于我,不想让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看见。

但是。

但是,不管这么暴躁几次,即使这么想了无数次,自己也做不到那样全然不顾真昼的感受。

为什么,每次仅仅是稍微想起和真昼可能喜欢的是别人这个问题有关的事情,自己就会变成这样啊?合不来——等等。

等一下,等一下。

“喜欢的是别人”?

好奇怪,这是什么鬼?

我,到底在想什......

啊,难道......

不可能的,开什么玩笑。

不不不。

......

啧,合不来啊......

原来是这样吗。

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真正严重性所在,以及,一切的核心。

难道,我是喜欢上了真昼?

不,不是这样的。

而是,大概,一直都是喜欢的,从不知道的时候开始。

耳边传来了那个幸福得一无所知的家伙的声音,小黑的太阳穴隐隐发疼,他合上双眼,天旋地转,前所未有的混乱。

 


TBC.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个道理用在两边都很合适吧wwww

这章不小心爆了点字数(望天)接下来的CD时间大概要长一点了。

欢迎强欲组加入一起玩!特别喜欢黑真+Law利希,怠惰夫夫和强欲夫夫互放闪光弹秀恩爱竞赛的画面了hhhh两对CP相处模式的萌点完全不一样,但是都很可爱呢。

之前看了官方番外集第六册之后就决定写这样的强欲组了,被和Hyde一起玩的利希特萌化了,其实他还是很喜欢的吧,虽然一直都在drama里嫌弃小刺猬扎手不毛茸茸233333

说起怠惰组,重温漫画时,每当小黑在被真昼用直球的话语+笑容表达了在乎和重视之后,他那种被击中的表情真是......(邓摇)咳咳咳咳谈恋爱真好啊咳咳咳(误。


评论(7)
热度(123)

Servamp怠惰组

©Servamp怠惰组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