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真】【原创】温暖沉溺 2(小黑生贺)

【黑真】【原创】温暖沉溺 2(小黑生贺)

√Servamp怠惰组应援❤

√作者:nebiim.(weibo:@只是痴汉锅而已_随时为老婆石更)

√时间设定:怠惰组日常而又或许不那么日常的某一天。

√文存放在Lofter:Servamp怠惰组。

√灵感来源:即将于2016年2月24日发售的四组钥匙扣中的那枚怠惰组:织围巾的真昼+被炉里的小黑。

√需要更多黑真同好的能量。QAQ

√写在前面的话:这个生贺,有毒。



2

  

与仿若沉入水底的小黑形成了对比,真昼那边则似乎是终于从刚才被当面抛出了一个意外直球的突发中恢复了过来,他脸上的绯色稍稍消退去了一些,在调整了一下呼吸,他清了清喉咙,终于能够再次抬起双眼正视着小黑。

小黑微微侧过脸颊以掩盖住自己僵硬起来的表情努力奏效了,真昼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是如常地绽开了一个充满活力的笑容,举起拳头轻轻地玩笑般敲了敲在小黑的肩膀上,语气也恢复了以往的轻快与随意:“真是的,什么啊,小黑,怎么突然开始说起这种话题了,真不像你啊,完全不明白你的意思啦。总之,额,”他停顿了一下,暗暗地在心底后悔自己怎么仅仅记得调整表情,而没有事先在心里把接下来要说的台词也一起排演一遍呢,最后他只是简单地总结了一句:“总、总之,现在有些事情还不能告诉你,但是之后一定会说的!”

得到了真昼的这句承诺,本身应该是一直值得高兴的事情吧?

确实应该是这样的。真昼和自己不同,他很坦诚,不会故意藏着秘密来让人猜。说出了这句承诺,就说明他未来一定会做到。

一开始,真昼的这句话让小黑感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在记忆中搜寻了一番后,他才意识到,这个句式简直就是以前自己曾经对真昼说过的那句话的相反版本。

那时,两人被劫持到了C3,真昼靠着自己的力量逃了出来,两人好不容易才重新相见。在大致对真昼解释了“极限距离”的定义之后,被真昼问起还有没有秘密隐瞒着他时,自己的回答是难得的直率与坦诚的。

“没告诉你的事情,还有——很多......不过,我应该不会告诉你的。”

现在不会告诉你的事情,以后也不会告诉你。

这样残酷而直接的回答,现在想来,其实就是故意为了逼迫真昼知难而退吧。

可惜,他的主人不是一个会乖乖知难而退的人呢,那家伙的反应总是那么出乎他的意料。

也许,那就是他真正开始无法抵抗被那家伙走进内心深处的源头。

小黑不知道自己此刻为什么会由真昼的一句话回想起这么多,也许他只是在本能地躲藏进记忆深处的珍惜时刻中来努力让现在慌乱的自己平静下来。

等等,“珍惜的时刻”是什么玩意?

这种画风......他是被真昼传染了吗?他明明和这种真心也好,还是“爱与正义”的类型合不来的。

这些混乱的思绪,也许正是他现在需要冷静一下的表现。

虽然刚才真昼对自己做出了保证,但是他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轻松一些,不如说......

小黑低下头沉默地伫立在原地。

现在,他有种自身从外到内连同周边的一切都产生了某种强烈的动摇感,但他本人却对那个缘由一无所知。他是最应该清楚地知道那个缘由是什么的那个人,因为这是他自己的情绪啊。但是现在的事实是,他感到全然的无所适从。

也许是因为对自家怠惰的下仆吸血鬼寡言少语的性格已习以为常,真昼对小黑的安静没有加以特别的注意,他只是随手拿起了搁在椅背上的围裙穿在了身上,然后打开了冰箱检视着手边可以使用的食材,随口嘱咐道:“小黑,我马上帮你做早餐,你先等一会儿哦。对了,今天你想吃日式的还是——”

他边询问着边半转过身时,一股突如其来地施加在他身上的巨大力量打断了他的言语。

“呜哇——”

他的手腕被使劲地握住向后拽,明明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饱含着抵抗不能的强制力量。他完全失去了挣扎的能力,动弹不得地被一下子拉向了小黑的施力方向,前提是如果他还有挣扎的力气的话。当那些修长冰冷的手指圈住他的腕部用力捏住的那一刻,小黑一瞬间所爆发出的缺乏节制的力量让真昼忍不住痛呼出声,骨节交接处发出的危险的咯碰声让他怀疑自己的手腕差点脱臼。

“疼!”

“......”

被按住了肩膀向后推,真昼的背部撞上了冰箱冷硬的门,被握住的手腕被压在了脸侧,他的身体被束缚在了面前沉默不语的吸血鬼真祖的笼罩范围内。他有些畏缩地注视着不知何时逼近到身前的小黑,那些狭长的蓝色发丝松软地垂落在他的眼前挡住了他的双眼,让真昼看不清他的表情,而这是这点甚于肢体上的疼痛要更让他不安,他的心跳飙升得即将窒息。

现在的小黑,简直就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一样。

似乎就是真昼充满疼痛的呻吟起了作用,禁锢在他腕部的力量瞬间松了下来。

猛地收回了手,小黑抬起头时的表情仿佛是如梦初醒,他口唇微张,但似乎又欲言又止。他的双手握在一起背在了身后,仿佛连他本人对自己的双手失去了信任。在意识到自己强制性地把真昼压在了冰箱上还差点扭伤了他的手腕时,小黑的脸上写满了明显的慌乱与恐惧,而那些极具情感色彩的动容表情让真昼感觉到自己的小黑又回来了。

怠惰真祖低声喃喃着道歉,一边慢慢地向后退开:“抱歉,真昼,抱歉......”

他无助的表情让真昼恍若一下子回到了过去那段两人之间因横亘着小黑未曾说出口的过去阴影而产生了隔阂的时光,他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

“没关系啦,小黑,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啊。”

真昼简单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接着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垂落在了身侧。

白皙的纤细腕部上赫然陈横着一道浅红色的痕迹,格外刺眼。他自己不甚在意,但是小黑的视线却定在上面无法移开。他满脸阴影地注视着自己留下的罪证,一边慢慢后退着,而真昼则满脸担忧地注视着一步步后退小黑亦步亦趋地跟过去,这样的情形就如同刚才发生的事件里两人的位置对调了一般。

小黑后退两步,他就跟着上前两步。

“小黑,你......”

“我,有点不舒服。”

“喂,小黑,你没事吧?!”

给他的回应是小黑在随口丢下了一句敷衍的解释,低头快步扎进浴室的背影以及砰地一声合上门的响声。

真昼在原地呆立了片刻,接着,他像是要摆脱什么一般对着自己用力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后就去为小黑做早餐了。

今天就做他喜欢的日式吧。

 

 

真昼,有喜欢的人了。

小黑机械地刷着牙。

已经可以确定了。因为,刚才他的那种反应,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真昼有了喜欢的人。

真昼开始偷偷地开始织围巾。

这些他之前都完全没有注意到。

虽然,这种想法和他很合不来。但是,在此刻他也不得不反省起来,难道是因为他平时对真昼太不关心了,所以才对此一无所知的吗?虽然他本来就是怠惰的说。

但是对他来说,真昼已经可以算得上是,让他难得上心的对象了,他每天都有关注着真昼。

这个没有听上去的那么奇怪,纯粹是因为他和真昼不得不每天都被绑定在一起,仅此而已。

虽然,对比一下的话,真昼对他日常动向的了解已经纯熟到了对他的一举一动都能猜出来的地步。在日常生活方面,小黑觉得自己在真昼面前简直就像是一本打开的书,这种感觉让他有些烦,但是......其实也不是真的讨厌。总之,虽然他喜欢一个人待着,但是如果那个烦着他的人是真昼的话,可以勉强接受。

虽然以后,真昼大概要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去关心另一个人上面了......

说到这里,另一个关键性问题产生了:真昼喜欢的那个人是谁?

小黑拿起了和真昼的一模一样的漱口杯,面无表情地灌下了两口,迅速地在脑中回顾了一遍所有可能的嫌疑对象。

难道是之前来家里的女生?那个真昼的同班同学吗?*(漫画16话)

但是说不通。因为从那次以后,真昼和她之间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交集了,似乎连单独说话也没有过。每天真昼在学校内外的一举一动都被他看在眼里,除了真昼上课的时候小黑躲在书包里睡觉的时间以外。

依据这点,其实对那个可能的嫌疑人的身份进行推测的范围也不大,从自己一直都和真昼在一起这点考虑,除非是出现一个天上突然掉下来的小时候的青梅竹马(怎么可能会有啊,这是现实可不是漫画),否则真昼喜欢的那个人一定是我们两个都认识的人。

但是,我们都认识的人,除了对真昼来说只有一面之缘的愤怒、椿的下仆吸血鬼弟切还有......C3的那个女孩叫什么来着?算了,那不重要。

总之,他们都和真昼不熟。

除此以外,大家就全都是男性了吧......

虽然对这方面的性别问题他无所谓,是喜欢同性还是异性,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差别,因为对于这一整类的事情他都兴趣缺缺。活过了这么长久的岁月,他也从来没想过去喜欢谁。

虽然,很微妙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也许真昼喜欢上的是某个两人都认识的男性这一点,会让他感到更加烦躁。

但是,不管是男性也好,女性也好,问题是最近他根本没有丝毫觉察到真昼有和谁之间产生了不同于其他人的亲密关系。从物理条件上这个判断的很充分的,因为他几乎24小时(现在是真的连睡觉的时间也要算上了)全天都在真昼身边,和他待在一起时间最长。如果真的有这种事发生,不可能让他察觉不到一点点迹象。要说一定要见缝插针地挤出一些两人不在一起的时间的话,除非只有在他午睡的时候了。但是真昼趁着他睡觉的时候和别人出去约会什么的,这也太荒谬了。

头好痛,思考本身也好麻烦。

真昼刚才说:“之后一定会说的”。

之后一定会说是指说什么?

是指和对方正式确定关系之后再正式向我公布和介绍自己喜欢的人吗?

......

嘛,确实呢,身为搭档的话,不是第一个知道的人的话也太疏远了。

但是,我真的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之前一直都将自己至于冷漠的旁观者客观立场上理性地思考着这个问题(让他再一次抱怨一声,考虑这些真的是太麻烦了)。虽然已经尽量去这么做了,尽力去忽视了,但是某个细小的声音仍然如同针尖一样不时隐隐地扎刺着他。在内心的深处,无法回避的刺痛。

那个声音在提醒着他。

真昼,要被别人夺走了。

啊咧。

这个想法,是什么时候开始冒出来的呢?

心脏那里有点痛苦。

其实,这个想法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吧。“夺走”,这种奇怪用词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真昼喜欢谁和他半点关系也没有。

明明只是主人和下仆吸血鬼的主仆关系而已,下仆吸血鬼的义务是只需要在被喂食血液后为主人战斗就好,而主人们是有着自己的人生的,根本谈不上所属的问题吧。嘛,虽然现状是他平时基本不吸真昼的血,真昼也没有把他作为真正的下仆在使唤。

没错,从本质上说,自己和真昼只不过是基于血液饲喂基础上的战斗契约关系,连现在的伙伴关系也是并非必要的衍生品而已。在除了履行契约之外,双方都没有资格去干涉对方的生活。

真昼拥有着自由的人生。升学,工作,和某个人相遇,恋爱,结婚,生子,最后老去......以及走向人类生命的终点。

而自己只要保护好他在有限的生命期间的安全就足够了。

喂......

这种,强烈的不想去考虑这些事的排斥感,是怎么回事。

不管是真昼会和谁在一起,还有真昼终究会死去,这些......以及,他终有一天会在不同的意义上失去真昼的这个事实,都好麻烦。

够了,现在去考虑这些毫无意义。

在此刻,他才明白自己究竟是有多在乎真昼的事情。

什么啊,我......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呢?

合不来啊,变得突然这么情绪化和原来的我一点也合不来,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真昼现在的这个年龄,16岁的少年年轻人,本来就是应该对这个产生兴趣的阶段了呢,说不定之前一直都对此没什么兴趣本身才是奇怪的?

唔哇,这个味道太可怕了。

三心二意的下场就是小黑不小心把漱口水直接咽了下去,他因为那个难以言喻的味道露出了嫌恶的表情,即使是草莓味的也不能接受。

这个突然的变故倒是让他一下子又回到了现实。

虽然之前他一直因为极度的罪恶感和愧疚而极力避免去考虑,所以专注于思考别的和真昼有关的事情,但是他没法真的做到去忽视。

对他来说,即使道歉多少次也没用。

刚才,他伤害了真昼,身体下意识地自己动了起来。虽然,他到现在还是不明白自己当时那么抓住真昼的手腕压着他是想要干什么,或者说,是他的身体本能想要干什么。

真昼在他面前是弱小的,即使比起过去他的主人已经变强了,但是这点依旧没有改变。自己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力量轻易地对真昼做任何事,而他不应该。

现在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是万幸。

真昼眼中掠过的那丝的疼痛与恐惧深深地刺伤了他的心,虽然他体贴的主人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之后也没有责怪他,但是那种本能的反应还是掩盖不了的。

他不想变成会让真昼畏惧的存在。

他不想失去真昼的信任。

此刻,他无力于掩饰和疑惑这些空前不安的念头,即使不去思考,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不安和动摇。

对不起,真昼......

小黑低头沉默地凝视着自己的手心。

对自身的不信任与后悔的感觉,真是久违了,他以为从那以后再也不会出现第二次。曾经,鉴于为了避免犯下错误,他已经放弃自己去做任何决定。

是真昼让他重新走了出来。

但是此刻,那种感觉却如同卷土重来的幽深潮水将他围困在了中心。

果然,随着相处时间变长,所产生的这种感情就是......

对主人的不健康独占欲?

习惯性的依赖感连他也不能免去吗,真合不来啊......

“主人是这家伙的话也不错”,这个想法确实是曾经在他的脑海中浮现过。虽然这家伙对每个人都真心相待的这一点很多事,对着明明和自己无关的事情还会付出百分之两百的努力,非常麻烦。但是,虽然平时一直都像个老妈子一样啰嗦,但是真昼对自己还是......挺好的。除了日常生活中的啰嗦(照顾)以外,自己想要的东西也都会买,即使是对着货到付款的宅急便也会一边唠叨着一边付钱,一直被放任着,享受着被当作宠物疼爱的宠溺。还有之前硬是追到我的心里来找我的事情也是......

当初,自己也算是他多管的“闲事”里的一件吧,就这么随便地捡起了倒在路边的猫(那家伙是真的喜欢猫的吧)。

现在果然是因为自己习惯被那家伙照顾着了,所以一想到自己现在所独享的这些,之后都会被给另一个人的时候,所以才会开始不爽吗?

啊,不好,好像真的有点不爽起来了......

【不爽的话,就去直接告诉真昼吧。】

那个讨厌的声音又开始乘虚而入,诱惑着他。

【真昼很在意我们的,如果对他说,讨厌他有喜欢的人的话,真昼一定会犹豫的。】

喂,什么“我们”啊,只是我吧。

【切,sleepy ash你真小气啊。你一直都在真昼的身边,只要利用天然的地理优势紧紧抓着他不放的话,真昼是没法和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在一起的。如何?我的主意很好吧?】

当然......不好。合不来啊,没想到你这么八卦和卑鄙,你把真昼当成什么了。

【别忘了,不管你如何排斥我,我永远是你体内的一部分哦~】

滚!

更加烦躁起来的小黑心不在焉地把手伸入了刚灌满水的洗手池里。

冰块般的刺骨冷意让他一下子寒毛倒竖,惊跳着把手从手里抽了回来。

什么!?原来刚才开的是冷水啊!?完全没有注意到。

啊啊啊,好烦啊。

因为种种突发的意外而头疼欲裂的小黑,此刻已经完全把起床前心中纠结着的烦恼话题忘得一干二净了。

 

 

TBC.

久等了!之前好不容易忙完整个人松懈下来之后就是个只会吃吃睡睡的废人了......(默。

突然发现这次是在写的第一篇黑真后久违地写了小黑视角,希望不会太奇怪OTZ

黑真大法好!



评论(4)
热度(109)

Servamp怠惰组

©Servamp怠惰组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