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真】【原创】温暖沉溺 1(小黑生贺)

【黑真】【原创】温暖沉溺 1(小黑生贺)

√Servamp怠惰组应援❤

√作者:nebiim.(weibo:@只是痴汉锅而已_随时为老婆石更)

√时间设定:怠惰组日常而又或许不那么日常的某一天。

√文存放在Lofter:Servamp怠惰组。

√灵感来源:即将于2016年2月24日发售的四组钥匙扣中的那枚怠惰组:织围巾的真昼+被炉里的小黑。

√需要更多黑真同好的能量。QAQ

√写在前面的话:2015年的最后一天,为小黑的生日开的坑。2015.12.31祝小黑生日快乐!2016年也会继续为你和真昼燃烧!黑真大法好!

 

1


小黑睁开眼睛的时候,确切来说,是意识先从睡眠中脱离浮现而出之后,下一步他才睁开了双眼。之所以需要特别地对这一点加以说明,是在于对此刻因为非自然苏醒而导致状态糟糕的怠惰真祖来说,即使只是睁开双眼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耗费了他一定的力气。

烦躁,对整个世界都生着气。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考虑到他是被冻醒的。

合不来啊,就算他丝毫不用动弹身体,仅仅从空气的温度中就可以推测出现在根本连中午都还没到。

他当然会被冻醒了,因为他身上现在什么都没盖。

在如此寒冷的冬日之中。

无神的目光定定地停留在空白的天花板上,几秒后小黑重新闭上了眼睛,打了个哈欠侧过头把脸埋进了松软干净的枕面里蹭着,内心挣扎着到底要不要屈尊纡贵地稍稍移动一下懒惰的四肢,把自己挪到柔软而温暖的床单下面去。

他吸了吸鼻子,清爽的肥皂清香淡淡地萦绕鼻尖,是他不讨厌的味道。

同时也是非常熟悉的味道。

一瞬间的怔楞之后,小黑猛地再度睁开了双眼,在出现在视线范围内的是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然而同时又没有熟悉到和他自己的床单那样的熟悉程度的床单颜色,他一瞬间意识到了自己目前的处境,弥留的睡意刹那间褪去了一半。

嘶,糟糕,真是大意了啊......合不来啊......

怠惰的真祖躺在自家主人的床上,悠悠地发出了一声符合他的实际年龄颇具沧桑意味的身长叹息声。

昨天晚上,再一次的,(他不会否认自己做过的事情)因为贪图温暖,他爬上了真昼的床,结果因为实在是睡得太舒服了所以忘记在早上时及时脱身了。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失误,果然是因为最近天气越来越冷了的缘故吗。没错,都怪天太冷了,他和冬天超合不来的啊。

处于猫咪形态下的时候,小黑经常会冷得全身发抖着缩成一团,尽可能地靠近一切温暖源,因此当他听闻有那种蹲在汽车轮胎旁取暖的猫咪时感到了深有同感的共鸣。不过,对他来说,这也不全是缘于猫咪天生的体质问题,因为即使他是在人类的形态之下也是一样的。晚上盖上了厚厚的好几层被子和毛毯入眠,依旧会在半夜手脚冰凉地醒来,而他甚至本来就已经盖得比真昼要多得多了。没办法,天生怕冷和偏凉的体质也是和这个世界合不来的理由一点。

人类的体温,听说是最有效的取暖途径。

他所指的这句话是纯洁意味的那层意思。

而这一点是经过了他通过实践所亲身获得证实的。

某个深夜,他再一次全身颤抖着被活生生地冻醒之后,忍无可忍的小黑变为了猫咪的形态,悄无声息地踮着爪垫小跑着窜进了真昼的房间钻进了他的被窝,他贴在真昼的小腿旁蜷缩成了毛茸茸的一团。啊,他的主人简直就像是一只自带向外传热功能的小暖炉。结果,效果出乎意料的好,他立竿见影地获得了一夜无梦的久违安眠。

当然,他有记得在真昼的起床时间之前提前15分钟偷偷爬下来溜回自己的房间。对于怠惰的他来说,为了(不惊吓到)自己的主人,这已经是了不起的牺牲了。嘛,虽然这种事情并不是那种能在平时和真昼拌嘴被吐槽懒惰时底气十足提出的反驳资本。

但是,他也没法直接对真昼提出这样的要求。

想和你一起睡。

暂且将真昼会不会同意这个要求搁置一边,总觉得,他就这么把这句话说出来,有种怪怪的感觉。虽然从结果本身来看(说起来,这才是更关键的吧),无非就是两种,被接受或者被拒绝。

不管是哪种,对小黑来说,都不是可以轻易地将其视为可预料和控制范围之内的发展。

万一......

啊,真是好麻烦啊,只是这么思考一下就已经觉得麻烦了啊。

所以,还是不要了吧。

对于结果未知的事情,抱有着承担着风险去尝试一下都不愿意的想法,这也是怠惰的特点之一,对他来说也是理所当然的。

虽然,在之后接连几天又屡次因寒冷而辗转难眠后,小黑做出了折中的决定,那是既不会让自己觉得麻烦,也不会给真昼造成麻烦(或者说是惊吓?)的好办法。那就是:晚上,等真昼睡熟后,小黑变成猫咪的样子偷偷钻进他的被子里,仅仅是这么睡在床脚就已经足够舒适了。

真昼睡觉的时候很安分,不像这个年纪的大多数男生那样会胡乱动来动去和踢被子,偶尔也仅仅会在睡梦中翻个身,导致被子从上身滑下去露出了胸膛和肚子而已。不过,在小黑叹着气爬到床头去把他的手臂轻轻地塞回被子里,再咬着被角帮他盖好后,一般一个晚上之内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再发生第二次。总的来说,即使是在无意识的睡眠中,真昼也是一个让人省心的人。

真昼的被子很松软,这一点小黑的被子也是一样的(得益于他的主人的家事强迫症),但是相比之下,真昼的被窝却要暖和得多,淡淡地氤氲着一种清淡的柔和气息。虽然这很可能只是个错觉,因为自己的主人是那种完全不会碰任何人造香味剂的类型,但是那种让人放松的气味是毋庸置疑的客观存在。

而现状就算,在经过这种鲜明到残酷的对比之后,小黑愈发感觉到自己已经无法再回到独自躺尸在床上的过去了。只要品尝过一次温暖,就再也无法完好无损地回到原来属于他的所在。

轻易地就这样被温暖所捕获与驯养了,还真是脆弱的动物啊,吸血鬼。

而为了这份保证这份改善睡眠质量的温暖,他也是难得做出了一番努力的。

除了之前所提到的,他必须要在真昼醒来前撤出去以外,小黑还得留心着注意自己不可以在睡得太过舒服或者在被梦魇纠缠的时候(不是他想细谈的话题,谢了),自动变回了人类的形态。这并不是没有发生过的空穴来风。实话是,在自己真切地遭遇过这样合不来的意外之前,他本人也不知道处于休眠状态下自己会不受控制地变换形态。那是在某一天的深夜,小黑昏昏沉沉地醒来,发现自己的背部正悬在床边,因为这样差点摔下去的原因而惊醒后,他陡然发现自己现在正处于人类的形态之下,他的手臂伸展开来,摊平在床上,朝向着真昼的方向,放松张开的指尖停留在触手可及真昼的地方,就好像是在睡梦中小黑想要触碰他一般。

正对着主人放大的静谧睡颜,小黑的大脑一片空白,片刻后,他沉默地变回了猫咪的姿态,尽可能地放轻了一切动作踱回了自己的房间。明明是深冬的夜晚,他的背后却布满了细密的汗水。

可恶,幸好真昼是一个睡得比较沉的人,幸好他没有真的碰到真昼,幸好,幸好。

接下来,不管是多么寒冷的夜晚,小黑都动用起自己所有的克制力阻止自己再向那个充满诱惑力的房间靠近。

不用做事是轻松的,出于抵御诱惑而强迫自己不去做,则变为了一种痛苦。

至少,他也坚持了有一周的时间。在这七天里,更加冷入骨髓的冬日一步步地消磨尽了他的意志力。他已经很努力了,是超过最近一百年来所有的努力的程度呢,是超过了在中午时决定将最后一罐泡面留到晚上当夜宵吃而暂时忍耐的程度,是超过了在下单预定新游戏前纠结与迟疑半天的努力(想了想真昼收到货到付款的宅急便时的表情)。

最终,当他的身体还是屈服于本能欲望的那一刻,小黑用细小的爪尖尖挑起盖在真昼身上的被尾钻了进去,捂住小小的尖耳朵时只能用庆幸熟睡的当事人对这所有的事情是一无所知的这一点来安慰自己。等到冬天过去,天气暖和起来的时候,这一切就可以结束了,到时候就可以把这一切都抛在脑后了。小黑若有若无地轻蹭在真昼的脚踝边,把头歪倒在交叠的柔软前爪上闭上了双眼。

就如同现在的他是一样的姿势。

结果,现在这种情况,是说明最后还是功亏一篑了吗?

那家伙,一定是发现了吧。在早上醒来的时候,真昼得有多神经大条才有可能不发现睡在脚边的小黑呢?

小黑有一下没一下地轻甩着细长的尾巴,感觉到沉重的眼皮再度压了下来的时候,他毫不挣扎地重新阖上双目,虽然心头时不时慢吞吞地蔓过“如果真昼问起这件事的话怎么办呢”的忧思。即便是这种即将不得不面对的严峻场面,在此刻也抵不过他想继续睡的欲望。

而且,如果晚点起床的话,就可以拖延一会儿再来面对这个了吧。

虽然心底隐隐知道总会有出现意外的这一天,但是......

啊,真是合不来啊,真不想面对啊。

小黑软绵绵地摊平身体,即使他的双眼紧闭,茫茫一片的视野内还是渗透进了肉色的光芒。讨厌的太阳。他不耐地皱着眉,不情不愿地把眼皮撑起一条缝,室外灿烂异常的阳光透过明净如无形的玻璃窗洒落进室内,亮晶晶地投射在了洁净的地板上,勾勒出了一块长方形的金色亮块。

太刺眼了......但是,过去拉上窗帘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诶,那就真昼......不对,现在这样不是可以轻松随意地召唤他进来帮忙拉上窗帘的情况吧。

说起来,平时早上的这个时候,空气中一定已经弥漫开了早餐的香味。刚烤好的面包散发着小麦的清香,生熟恰到好处的煎蛋入口即化,煎得松脆的松饼充满嚼劲,抹上甜蜜滑润的奶油或果酱。有时也会是日式的早餐,那家伙最喜欢的和风汉堡排或者是可口柔软的饭团,还有漂浮着海带和豆腐的味增汤之类的。

小黑,快起床啦,早餐已经做好了哦!

伴随着食物的香气而来的会是真昼充满元气的声音。

目前正是这些共同构成了小黑的日常早晨。

从过去的流浪吸血鬼到家养吸血鬼的跨度真的不止一点点大。

那家伙,那样的,在早上的时候,简直就是属于元气过头的程度了吧,哪有人在早上的时候那么精神的啊,每天都硬要让我面对合不来的早上......

不对,今天没有呢。

当他突然反应过来“对了,今天是周六啊”的时候,之前在小黑的脑中所正进行着的关于到底要不要牺牲自己的体力移动一下,来换取一个更加舒服的睡觉姿势的纠结变得甚至更加激烈了起来。

说起来,现在整间公寓内悄无声息,不仅没有早餐的气味,就连正常的吸尘器打扫的声响也没有。

阳光下的灰尘小颗粒无声地飘荡逸散着。

好安静。

真少见啊,那家伙竟然一点吵闹的动静也没有......

这种感觉,反而不习惯了。

真昼......现在在做什么呢......

滚来滚去,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闭着眼睛在枕头上心神不宁地滚动了几圈后,小黑还是决定难得一次自己主动起床算了。虽然体内挣扎着的每一寸本能都在叫嚣着如果是以前的他的话,刚才一定早就已经秒睡过去了。

【sleepy ash,我现在都快认不出你了呢。】

闭嘴。

干脆地驱赶走了自潜意识深处传来的某个明显饱含戏谑的声音,小黑轻吁了口气,慢吞吞地撑起四肢,一步一步地缓步挪到床沿,轻巧地无声跃下。

肉呼呼的爪垫触及到地板上的一瞬间,可爱娇小的猫咪化为了一个穿着纯黑线衫和浅色宽松居家裤的高个子男人,浅淡到几乎接近于白色的蓝色发丝因为刚才不良的睡姿而显得有些许凌乱,黑眼圈比平时还要浓重了几分。

小黑毫无形象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口中露出的那对尖牙此刻显得毫无威慑力。睡眼惺忪地挠了挠肚子,他就这么在原地呆立了片刻,渐渐的,大脑似乎终于开始真正恢复了运作能力。后知后觉的,他突然停下了一切动作,低垂的眼睑下瞥了一眼身后真昼的床,若有所思地沉默了起来。

好奇怪,有哪里不对劲。

昨天晚上,他确实是睡在床脚的。

那么,为什么,今天早上醒来时,他却躺在枕头上呢?

......

算了,好麻烦啊,这种问题......考虑也没用的话,还是不想了吧。

还是和之前的那个问题一样,不管是哪种答案,他都直觉地认为自己不会喜欢,因此选择不去细思。

如同真正的猫咪一般慵懒地伸展了一下四肢,小黑耷拉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走向卧室的门口,握住门把微微拧动,一刹那展现在眼前的门后的世界让他忍不住有种想要抬手挡在眼前的冲动。

虽然在白天的自然光下还是足以让人看清一切,但是因为没有开灯,所以客厅内显得有点昏暗。而在这种偏沉寂的环境中,唯一的光源就是来自于自窗外洒落而入的清亮光线。

光明的,刺眼的,阳光,让他无所遁形得只能以猫咪的姿态存在于世,是最合不来的存在。

此刻,身处于那团刺眼到让人无法直视的光芒中心的,就是他的主人。

真昼端坐于客厅的桌边,正低着头细细编织着什么。他是那么的专注与认真,当小黑推开门走进来时,他甚至都没有抬头。真昼的嘴角噙着一丝若有似无的淡淡笑意,他的表情是如此的温柔,以及,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还有爱意。仿佛他现在在做的不仅是一件机械的手工活,而是在全身心投入地倾注着爱意创造着什么。虽然平时这家伙也一直都是一副开朗朝气的样子,但是这样的真昼,还是第一次看到,全身沐浴在阳光下的样子闪烁着光芒,仿佛能让人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就嗅闻出他的肌肤上沾满着的阳光气息。

站在背阳处的小黑沉默地凝视着向阳处的真昼。

似乎是手头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了,真昼松了口气,他微微放低双手,闭上眼睛抬起头左右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了的颈脖,他的神情充满了放松与满足,在重新睁开双眸时,映入他的眼帘中的是已经默默地站在那里有一段时间的小黑。两人的视线交接的那一刻,真昼楞了一下,紧接着下一秒就绽放开了更加灿烂美好的笑意,元气满满的声音里饱含着柔软的可爱:“小黑,早上好!”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太耀眼了吧喂这家伙,不能直视啊......

不过,难得,也是有可爱的地方的嘛......

不愿意承认自己有小小地发了一下呆,小黑清了清喉咙正准备随便扯点什么制造话题,而这次,反而是真昼的举动率先打乱了一切,仿佛是从之前的某种迷雾的氛围中清醒了过来,他全身一震,咻得一下慌乱地把手里在织的东西藏到了身后。

真昼夸张的动作连带着把小黑也吓了一跳,这下反而让他特意留心了起来。不过,其实对小黑来说,不管真昼的动作多快都没用,在此之前,虽然之前这并不是他的重要关注点,但是小黑早就看清了真昼手头在织的是一条围巾,偏深的暖黄色,编织的进度已经完成了有超过一半了。

这个是......?

之前都没有注意到,那家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个的?

“小、小黑!你今天竟然自己起来了,真难得啊!”

无视了对方明显语气慌张的转移话题,表情丝毫不变的小黑径直走向了厨房。

“早。你还真是模范家庭煮夫啊,在织围巾呢,”他打开橱门翻找着,一边用淡淡的语气日常揶揄起了自己的主人,“如果是女生的话,就应该说是模范人妻mahimahi吧?”

“闭嘴啊啊啊小黑!都说了不许那么叫我了!!!///”真昼把手里的织物暂时收了线后放到一边,起身跟着小黑走进了厨房,一把夺过了对方刚拿出的一盒泡面,“真是的,用泡面当早餐对身体不好啊,”停顿了一下后,他又小声补充了一句,“那个,虽然不知道对吸血鬼来说会不会有影响。”

“所以。”

“唔?”

“为什么会在织围巾呢?啊,是要送给喜欢的人,之类的吗?”

“哈?”

真昼微张着嘴,像是听不懂小黑在说什么一样愣愣地望着他。

怠惰的真祖耸了耸肩,继续用不咸不淡的语气戏弄着自己的主人:“因为,像是亲手做巧克力也好,织围巾也好,一般不都是表白用的吗?嘛,虽然一般这种事情都是女生的一方做的。难道,真昼,有喜欢的人了?”

“不是!”

根据以往的经验,在听到小黑故意说出这种话之后,真昼的反应除了普通的回答之外,一定还会恼羞成怒得生气炸毛吧,中气十足地大吼着“闭嘴啊小黑!”或者是“真是的,小黑你这家伙在胡说些什么呢!”之类的。啊,糟了,这次说不定还会被揍。

但是,意料之中的反应却迟迟没有出现。

小黑扬起眉毛,疑惑地抬眼把目光投向安静了许久的真昼时,目之所及的对方的反应让他失去了言语能力。

朱色的薄霞晕染上了真昼的脸颊,他的双唇翕动张合了片刻却始终没有能吐出只字片语,而他的表情只是渐渐地变得更加慌乱了起来。挣扎了一会儿后,最后真昼面红耳赤着用比平时说话的音量要小了一大截的声音结结巴巴地挤出了断断续续的反驳:“不,才不是......有喜欢的人......什么的......”

不,你这种反应明显就是在说相反的意思吧。

欲盖弥彰。

小黑的心头咯噔了一下,冷意从体内蔓延到指尖。

真昼,有喜欢的人了?

 


TBC.

 

抱歉,这是一个小黑“睡了”真昼还打算瞒着他让一切过去的开头(误。

2015年年底整个就是在忙碌中度过的,连敲下这个TBC也是在最后关头紧赶慢赶出来的。(深呼吸)虽然今天也是和前几天一样早出晚归,但是晚上回到家时还是想着在小黑的生日这一天要为他做一点什么。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小黑,已经很久没有为一个二次元人物这么狂热过了。

真昼,我的生命之光,小黑,我的欲望之火。(这么说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谜之羞耻感////

这次比较仓促,如有bug欢迎提出。

顺便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2016见!

明年是SERVAMP的动画化之年,希望届时还能和黑真同好的大家一起萌黑真!XDDD


评论(7)
热度(130)

Servamp怠惰组

©Servamp怠惰组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