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真】【原创】怠惰组的日常系列三:万圣夜的小插曲(祝大家万圣节快乐!)

√Servamp怠惰组应援❤

√作者:nebiim.(weibo:@只是痴汉锅而已_随时为老婆石更)

√时间设定:怠惰组的甜蜜日常,一个万圣节夜晚的故事。

√文存放在Lofter:Servamp怠惰组。

√需要更多黑真同好的能量。QAQ

√写在前面的话:我也不知道这个为什么会归在日常系列wwww大概因为是轻松向的一发吧,反正希望日常系列可以是甜蜜治愈的东西(笑)

还有,也许是因为窝赶死线赶得脑子有点不正常了Orz导致这篇和平时的文风不太一样,某些地方充满了浓浓的吐槽意味,都是些一点也不好笑的吐槽,但是如果能笑出来我也很开心和感激QAQ


 

万圣节,对于过去的城田真昼来说,其实只是和平常别无二致的普通的一天而已。虽然放到现在来看的话其实也差不多,唯一细微的区别可能是源自于他现在正在和一个真真正正的名为吸血鬼的生物住在同一屋檐下,导致他对于这种和超自然生物有关的节日的感觉变得些许微妙了起来。不过也仅此而已,因为在大部分时间,不,甚至可以几乎说是全部,他都完全感觉不到小黑是一只吸血鬼,而不是与他相同的人类。

比如,现在正是万圣节的夜晚,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着万圣节特别节目的怠惰组,和平时也没什么区别。

顺带一提,所谓的万圣节特别节目,其实就是指经典的传统美式恐怖片,僵尸啦吃人怪啦血浆啦之类的。而电视里播出的血腥刺激的画面和惊悚悬疑的BGM,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小黑和真昼,两个人都只是继续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坐在那里看着。毕竟,知道这些都是特效做出来的假的东西,有什么好怕的呢。

距离他们的上一次交谈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了。

几分钟后,真昼的疑问冷不防地打破了暖暖地氤氲着的日常氛围,他的语气中难得包含着某种拿捏不定的试探意味引起了小黑的注意。

“呐,小黑。”

“怎么了?”

“你对万圣节这个节日是怎么看的呢?”

“哈?问一个吸血鬼这种问题......嘛,只是一个普通的无聊的日子吧,大家都只是想找个借口来放松玩乐而已,好麻烦。”

“果然是符合你的风格的评价呢......啊,不对,小黑你明明就很期待这个日子的啊!”

“怎么可能。”

“不不不,是真的!之前明明你就突然跑过来对着我说了‘Treat or Trick’,当时我真是吓了一跳啊......不过,Simple地考虑的话,这个也是在意料之中吧,因为之前就发现小黑对这种类型的东西意外地感兴趣呢,上次的卡拉Ok*啦水果牛奶*之类也是......”

“嘛,结果你真的当场拿出了糖给我的时候,我也觉得在意料之中。不愧是主夫mahimahi,这点小事不在话下。”

“为什么又提起那个称呼了啊啊啊!快停下!!!”

小黑只是和平时一样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视屏幕,脸上明明白白一个大写的“我没听到你在说什么/就算我听到了我也会当作没听到/听到了我也不会照做的”,让真昼非常憋屈,有种想要把他手里正慢条斯理地剥开糖纸的糖抢过来的冲动。

今天的小黑没有穿那件仿佛永不离身的蓝色外套,取而代之的是,在常穿的那件T恤外他套上了一件质地柔软的纯白圆领毛衣,简单干净的花纹加上充满居家感的精巧设计,使得他给人的整体感觉都变得柔和温雅了起来。

那是某一天的放学后两人回家时路过街边一家店的橱窗时的产物,仅仅是随便一瞥而已,真昼就立刻行动力爆棚地硬拽着满脸不情愿的小黑进了店里。虽然觉得麻烦至极,但最后他还是在主人的坚持下乖乖地换上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是当他望向橱窗的倒影时,在心底默默感叹了一声真昼的眼光真不错。真昼明显也是这么想的,因为他在第一眼看到从试衣间慢吞吞走出来的小黑后,就直接对店员说买买买(误)了。

顺带一提,真昼现在穿着的黑色毛衣也是在那个时候一起买的。

当时,关于“黑”(kuro)和“白”(shiro)的冷笑话从小黑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果然赢得了真昼的一波猛烈吐槽,全程的对话都是类似于以下的画风:

“真昼明明你才是‘shiro’吧,为什么穿白色的反而是我啊......?”(真昼的姓氏城田为shirota)

“住手,好冷!冷笑话之类的和你真合不来啊,小黑......话说,你这个真的是冷笑话吗?还是在吐槽吗?为什么我面对着吐槽的时候还会忍不住想吐槽啊,但是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啊,吐槽役竟然也有会不知道怎么吐槽的时候,真是难得。”

“那是因为槽点真的太多了完全说不过来了好吗!诶,不对,你说谁是吐槽役啊!”摔。

小黑散漫地回忆着,口中的甜味渐渐随着融化的糖果消散了。他一边注视着屏幕里血肉横飞的画面,一边心不在焉地举起了玻璃杯,手中的重量比想象中轻了不少的事实让他突然反应过来杯子已经空了。

“真昼——”

“知道啦知道啦。”

小黑的第一反应是习惯性地拖长了音叫着真昼的名字,没料想到对方早就已经先一步拿起了盛着金绿色酒液的玻璃壶凑过来帮他重新加满了杯子。

“......你还真聪明啊。”

“你就不能只是普通地说声谢谢吗*!”

“合不来啊......说起来,这个,”小黑啜饮了一口杯中色泽亮眼的液体,“倒是完全没想到呢,苹果酒*。”

“诶?原来小黑以前没有喝过吗?虽然我也没喝过就是了。”

“没有呢。不如说这种画风的食物和我合不来啊......”

以前,身边没有过会做这种节日气氛的居家食物的存在啊。

“因为之前在路过有卖这个的店的时候,看到小黑好像对这个很感兴趣的样子,所以就自己回来试着做了,毕竟这种东西感觉自己在家里会比较有节日的气氛。不过因为是第一次做,所以对味道也没什么把握......唔,那个,很难喝......吗?”

“不,还不赖......”

“啊,真的吗!太好了~”

“......”小黑转开脸避开了真昼因为快乐的情绪而飞起一抹红晕的脸颊,“你自己不尝尝看吗?不过如果是因为未成年所以不喝酒的话也很正常......”

“这个嘛,其实刚做完的时候试味道有小小偷喝一口。><”

“一小口也没什么关系吧......”

小黑随手地把自己的杯子递到真昼面前,就着这个姿势抬起杯底让他喝了一口。

然后小黑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你一开始想和我说的是什么?万圣节之类的。”

“诶......?啊,对了!完全忘记了,”真昼也反应了过来,“我是想问你,万圣节的由来,真的是和那个好像是叫Sam什么怪物有关吗?人们为了吓走他所以穿上了各种鬼怪的衣服。这个,一直都觉得这种传说很悬乎......”

“......Samhain?”

“啊,没错,就是这个名字。”

“呼......那家伙的话,早就被封印起来了啊,被两个很厉害的驱魔人*。”

“诶!?这种传说竟然是真的吗?不对,等等等,小黑,你竟然认识他!?”

“嘛,毕竟我们都是同样活了这么久的老家伙......”

“额,这个语气是怎么回事,怪怪的......所以,这个,生物?可以这么形容吗?是曾经真实存在的?”

“嗯......”

“那些鬼魂之类的传说也是真的?”

“是。”

“.................!!!!!!!!!!?????????”真昼瞪大了双眼,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震惊,他的语气变得多不稳了起来,“那,那些南瓜马车啦,城堡啦,可以实现愿望的小精灵什么的,也都是真的吗?”

“不,这些是假的。”

“诶?!为什么!好可惜啊......”

“......不如说我想吐槽的是南瓜马车那个不是辛德瑞拉里的吗,原来你看多了的不仅是漫画,还有这种少女心的童话故事啊。”

“啰嗦!///一般这种故事肯定都是听过的吧!”

照例吐槽着真昼的时候,小黑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那些幻想出来的都是假的,但是那些在黑暗里的各种怪物都是真实存在的......就和我一样。”

世事往往如此。

传说中的美好都是虚构的杜撰,而丑陋的真实则永存。

他耸了耸肩,仰头吞了一口混合着果香甜味与热烈酒精的液体,在刚要咽下去之前肩膀上受到的狠狠一拍让小黑一下子呛住了,他重重地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喂,真昼,你要杀了我吗......虽然是不死之身。”

“小黑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别把自己和那些相提并论啊,你和那些会伤害人的邪恶生物根本完全不一样!听到你这么说自己的时候,真让人生气啊。”

真昼一边一脸不满地抱怨着,一边轻拍着小黑的后背帮他顺过气来。

“不过,还是难以置信啊,那些鬼怪竟然都是真的,我还以为都是大人编出来吓吓小孩子的......”

“......他们那个确实就是随口说说的用来骗人的,真实的怪物会干的事情可不止是拐走小孩子啊,他们会吃掉人类,偷走他们的灵魂,把死去的人类复活变成另一种邪恶的生物,他们一般都会从窗口偷偷潜入......”小黑留意到了真昼的脸色,默默地转移了话题,“不过,对于有那么难以相信吗,明明你身边就正坐着一个叫做吸血鬼的物种......”

“因为小黑是不一样的啊......啊对了,万圣节里也有关于吸血鬼的传说,但是这个节日不是来源于西方的吗!?但是小黑你是在日本的......?可恶,突然发现这个设定的槽点好多是怎么回事|||||||||”

“那是因为创造我们的那个家伙喜欢待在日本啊,不谈这些了......话说回来,真昼,为什么突然对这个这么有兴趣?”

“额?没什么......”

“......真的?”

“当、当然啊!”

“真昼,你......”

“不!我不怕!我真的不是在害怕!这种东西一点也不可怕啊哈、哈哈哈、哈哈!”

“......不,我想说的是,你为什么死抓着我的手不放呢?”

“啊啊啊/////不,那个,不小心就,因为离得很近嘛,就顺手....../////”

明明你的手心都出汗了......

小黑没有再追问到底,这个话题就此戛然而止。

两个人不再出声只是继续看着电影。

 

 

*

 

 

屏幕里主人公脸上充满了恐惧之色,随着他犹豫地迈出一步又一步,不安地靠近着自己家的门,画面的色调也随之变得越来越阴暗,BGM越来越诡异而高昂,拔高的旋律让真昼的心也不由跟着慢慢悬了起来。小黑注意到了,不,不如说那实在太明显了,真昼的情绪一向都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除非瞎了才会注意不到。

他继续慵懒地喝着杯中的液体,应该不会发生什么的吧。

当画面中的主人公把手搭上了门把手的那一瞬,陡然炸起的巨大敲门声简直震耳欲聋。

几乎是同步的。

电视里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公寓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影片中的主人公在尖叫,真昼在尖叫。

小黑一口喷出了口中的饮料。

他顾不得被弄脏的衣服,只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扑上面前的茶几,一把抓起遥控器飞快地关掉了电视。如果让真昼来评价的话,他会说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小黑这么灵活的样子。

如果,他此刻还有余暇注意到这些的话。

现实情况是,真昼只是满脸吓哭的陷在沙发里,呆呆地凝视着面前狼狈至极捂着耳朵趴在那里的小黑。

“你简直......天哪,真是合不来啊......真昼,你......你的音量简直,合不来啊......啊,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看着真昼的样子,小黑最后还是说不下去了,此刻他觉得自己也要哭出来了。

现实中确实存在的敲门声依旧不依不饶地响着。

而真昼只是继续缩在那里眼巴巴地望着小黑。

小黑一脸“杀了我吧”的无奈表情,只能不情不愿地爬起来走向玄关,他意料之中地听到身后悉悉索索地传来了脚步声,真昼还是选择跟在了他的后面一起出来。

“烦死了,这么晚了,到底是谁啊......”

小黑不耐地打开门的时候,发现门口立着一只暖黄色的小南瓜。

“Treat or Trick!”

那只南瓜奶声奶气地叫了起来。

不,确切地说,一个穿着圆鼓鼓的南瓜状斗篷的小孩子。

他们当然认识这个小家伙,住在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邻居家的孩子。

小黑扶住了额头,陡然觉得自己的头疼加剧了,从刚才的惊吓场面就开始了。

真昼被电影的画面和敲门声吓到了,而他则是被真昼吓到了。而再加上现在,他面对着一个小孩子,他对此是全然的苦手,完全合不来。

他感觉到身后的真昼似乎松了一口气。

好的,这里就交给mahimahi吧。

他默默地让开到一边,无言地注视着真昼从口袋里掏出了糖果,弯下腰微笑地递给那个孩子,和他嬉笑着玩闹成一团的样子。

小黑注意到那个小家伙在时不时地偷瞄着自己。

啊,不好,难道是......

“真昼哥哥,”他握住了真昼的手指,扁着嘴迷茫地问道,“Ku酱呢......?为什么Ku酱不在......”

一愣之下,真昼和小黑同时反应过来对方指的是猫咪姿态的小黑(Kuro)。

“啊,Ku酱的话......”真昼故意在小黑的昵称上加重了语气,得到了报复小黑之前叫他mahimahi的机会让他的精神好了不少,他一边说着一边故意瞥了一眼小黑一脸受不了的表情,嘴角抽动起来,“他已经去睡啦,你知道,他一直都很懒的啊233333333。”

喂,真昼,你憋笑的声音实在太明显了,真是够了。

小南瓜的好奇心似乎还是没有得到满足,他捏着手里的糖果,继续再明显不过地盯着小黑看了好几眼。

“那个,真昼哥哥.....”

“怎么啦?”

真昼语气轻柔地回应着,对方的下一句话让他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这个大哥哥是要留宿吗?”

“哈!?等等,咳,你是从哪里学会这种词的!?”

“电视里放的啊,那种很晚了还不回自己家里去的人,待在别人的家里就是要留下来一起睡觉——”

万恶的电视。万恶的电视剧。万恶的电影。

就在这时,小黑淡淡地开口了。

“不是留宿。”

“啊,小黑,你......”

在内心疯狂吐槽着现在的电视节目给小孩子带来的负面影响的时候,真昼意料之外地听到了小黑难得开口帮忙解围的声音,他感动得声音都颤抖了起来,终于不是自己一个人来面对这种尴尬的局面了。

他欣慰地看着小黑低头对着那个孩子继续说道。

“我们是同居。”

一瞬间失去了言语能力,真昼此刻能做出的反应的只有一把拽住小黑的领子把那个帮倒忙的家伙向后拽。

似乎是感应到了真昼内心的崩溃,小黑还很体贴地补充了一句。

“啊,不过是分床睡的那种,别误会了。”

什么误会啊!?会误会还不是你的错吗!!!

“你这家伙到底对着个孩子在说什么啊啊啊!?”

 

 

*

 

 

好不容易关上了门,回到安静的客厅的两人面面相觑着。

虽然说经过之前在门口的闹剧,真昼已经不再像一开始那么害怕,但是似乎是因为回到了之前受到惊吓时待的地方,糟糕的回忆又涌了回来,让他有点心有余悸,证据就是脚下踩在地板上发出的吱呀声都能把他吓得一颤。

真昼深呼吸了一次,咬了咬牙,毅然做出了决定。

“小黑,我去睡觉了。”

“啊?......喔,去吧。”

目送着真昼动作僵硬地走回了卧室的背影,小黑重新在沙发上坐下,全身松懈了下来,懒懒散散地摊开着四肢。

寂静的客厅里只剩下了时钟的指针一格格走过的声音。

不知为什么,小黑突然觉得客厅里变冷了不少。

......算了,我也去睡吧。

走进自己的房间后,小黑小心翼翼地脱下了那件胸口沾上了苹果酒的毛衣,接着把身体沉沉地砸到柔软的床垫里。他闭上双眼,脑中飘过了真昼受惊的脸庞,似乎开始思考起了什么的时候,下一刻他就坠入了睡眠之中。

 

 

*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

应该是没过多久吧,因为当小黑恍恍惚惚地撑起眼皮的时候,还没有一种睡了很久被突然吵醒时的烦躁感。

那么,他到底是为什么会醒过来呢?

有人站在他的床边动作小小地拉了拉他的被子。

不会吧,真的假的啊......

小黑把手臂挡在眼前,虚弱地沉吟着。

“......喂,真昼,要上厕所的话自己一个人去啦。”

“我才不会因为害怕来找你陪我去上厕所呢!不,那个,小黑......”

“......啊?”
“......今晚,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

“.....你别误会啊!我不是因为害怕才——”

一阵风击打在窗户上发出了砰砰的闷响。

真昼整个人都惊跳了起来,在他刚要和之前一样惊呼出声的时候,早有预料的小黑动作快如闪电地一把掀开了被子,伸出一条手臂握住了真昼的手腕,一下子把他拽进了自己的被窝里。真昼被拉倒在了床上,那片小黑已经事先挪到了一边给他腾出的空间。待真昼完全躺好后,小黑不动声色地一大半被子都盖在了他的身上。

“嘘......只要安静一点就好。”

“呜,嗯......谢谢你,小黑。”

“唉,合不来啊......”

......

......

......

之前的浓厚睡意如今已经彻底烟消云散,小黑把双臂垫在脑后,一动不动地望着天花板。

他感觉到身旁的真昼在一开始调整姿势的动弹了几下后,也安静地静止了下来。

两个人之间是离触碰彼此只有一线之隔的距离。

毕竟,单人床只有这种宽度,本来就是给一个人睡的空间。

......

......

“那个,小黑......”

“?”

“我,能不能,拉着你的手......不,拜托了,让我拉着你的手好吗!><”

“......喔。”

......这难道是对我的考验吗?

心情复杂地dokidoki起来,但小黑还是镇定地把手伸向了真昼的方向。只是刚刚探出了一点点后就很快和真昼的手会和了,自己的手被他一把抓住,仿佛像是稍微一松开就小黑就会凭空消失一样紧握住。

真昼的手第一次这么地冰凉。

小黑收拢手指把真昼的手包在了掌心里。

......

“那个,小黑......你,能不能——啊嗯?///”

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准备把“你能不能抱着我睡”这句超级羞耻的话说出口时,真昼只听到身边的吸血鬼轻轻地叹了口气,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对方的一条手臂穿过颈后环在了蜷缩起来的肩膀上,下一刻自己就被拉进了一个温暖宽阔的怀抱里。

“......合不来啊,真拿你没办法。”

头顶传来了模模糊糊的小黑的声音,真昼贴在他的胸口上时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在不由自主地数着对方的心跳声。

听着那个稳定的旋律,真昼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也慢慢地安定了下来,之前的恐惧与不安缓缓褪去。他的手指忍不住揪住了小黑胸前的衣服,薄薄的T恤布料上散发着熟悉的洗衣粉味道和甜甜的气息,他觉得自己仿佛一瞬间变回了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不用再整天忙碌地想着要解决一切,承担一切,而是只要安心地待在这个怀抱里,任何东西都不能够再伤害到他。

真昼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发热。

“真昼,别怕......”仿佛是有感应一般,他感觉到小黑环在他身上的手臂收紧,松软的头发被温柔地揉了揉,真昼屏息了一下。停顿片刻后,和他预料的相同,小黑继续说了下去,“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是在哪里,我都会保护你的。所以,真昼,别害怕了。”

刚刚沉静下来的心脏又猛然跳动了起来,激烈到他几乎以为小黑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真昼用手捂住胸口,慌乱无措着,但是又忍不住想要抬头窥视一眼小黑此时的表情。

而他的吸血鬼真祖也在同一时刻低下头靠向他。

chu。

双唇相触,两个人都腾地红了一脸。

仅仅只是一触即离的摩擦而已,嘴唇却开始发烫。

真昼猛地抬手捂住了嘴,头晕目眩。

震惊,羞涩,还有,胸口那种快要呼之欲出的热流是怎么回事,是......开心吗?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什么,什么,刚才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他会觉得一点也不讨厌,反而很开心......!?

虽然真昼不完全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可以确定的是,在与小黑亲吻的之前和之后,对他来说已经完全是两个世界了。

已经,回不去了。

他面红耳赤地悄悄抬眼瞄了一眼小黑。

......那边的小黑已经凝固了。

除了用“凝固”这个词以外,真昼想不出其他更恰当的形容了。

你瞧,之前一直都是小黑在帮你,现在轮到你来回报他了。

鼓足勇气后,他颤颤巍巍地开口憋出来一句符合他的“简单最好”的哲学的非常简单的话,一句在他看来可以缓和气氛的......吐槽?

“是,苹果味的呢。”

虽然,结果似乎是适得其反。

暧昧的感觉变得更加浓烈起来。

你在说什么啊啊啊!?苹果味的是指什么!?是指小黑的嘴唇吗!?还是指刚才接吻的感觉?!

啊,刚才太短暂了,其实除了苹果酒的甜味之外其他什么都没尝出来......

正当真昼心里一团乱麻沉浸在自我吐槽中的时候,小黑似乎终于又“活”了过来,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搭上了真昼的后背,仿佛在安抚着小动物一样抚摩着。在搂紧真昼的同时,他说话的声音异常得冷静。

“快睡吧,很晚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虽然,自己可能得睁着眼一直到天亮了。

真是,合不来啊......

别扭的性格而导致表里差别相当大的怠惰真祖默默地想着。

但是,也不坏。

感觉到怀中的人沉沉睡去后,小黑苦着脸一脸纠结地闭了闭眼,最后还是忍不住侧首轻轻地吻在了对方的额头上。

虽然他并不知道,此时的真昼正做着精彩的梦,他梦到在另一个世界里,自己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袍、骑着一把会飞的扫帚的小魔女(性别男),而小黑是只属于他的黑猫,有时会变为人形的帅哥。他们始终相伴左右,患难与共,形影不离,共同对抗着邪恶势力,穿越世界*去冒险。

 

 

 

End

 

 

**卡拉OK和水果牛奶:都是出自于Servamp的番外Drama温泉篇里的梗。

*这段是出自于Servamp夏季Drama2打工篇的对话。

*苹果酒:万圣节的标志性食物之一。

*驱魔人:这里是塞了一点SPN的小捏他w

*“穿越世界”:这个词是在致敬怠惰组的角色歌《Crossing World》。

 

 

文后的碎碎念:

......我不会告诉你,其实万圣节贺文的原定计划是本文的最后一句话指的那个AU故事吗!?脑补小魔女真昼的故事的时候简直脑洞打过天,结果脑洞太大,一发完写不完,很可能又会用来写连载Orz脑洞太多,慢慢写过来。

万圣节贺文总算是在最后关头赶出来了,感觉这辈子都没这么匆忙过Orz从傍晚突发的这个灵感,因为没时间,原本计划是一个短打搞定,结果却不小心写得一发不可收拾了(看了眼字数),因为当中同时还在赶别的东西,仓促之下文内如果有bug请多包涵><

我最后想说的是,今天接收到的来自大家的问卷,真的感觉到了暖暖的爱意啊QAQ真的特别感动,为什么问卷没法写回复呢呜呜呜好想对话啊!小伙伴们我爱泥们!>3333333<

在此顺便解答一下大家的问题如下:

1.到时候直接开预售w如果印量有多,就会丢在通贩里。

2.湾家和港家的妹纸,订购的话注册一个淘宝账号就可以啦><不过问题还是在于快递运输,似乎发顺丰可以到,不过就是快递费用的问题需要斟酌一下Orz

3.感谢喜欢我的文,我也爱泥们!么么啾!!!

 



评论
热度(118)

Servamp怠惰组

©Servamp怠惰组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