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真】【原创】沉默的终焉 1

【黑真】【原创】沉默的终焉 1

√Servamp怠惰组应援❤

√作者:nebiim.(weibo:@只是痴汉锅而已_随时为老婆石更)

√灵感来源:一个简单恶趣味的脑洞。(脑洞是一切罪恶的源头。望天。)

√时间设定:差不多是漫画第35话之后,其实时间没那么重要。

√文存放在Lofter:Servamp怠惰组。

√需要更多黑真同好的能量。QAQ


*第一章有强欲组、色欲组提及。


1


小黑,我喜欢你。

虽然很害羞,但是最后还是简单说出口了。

和小黑独处的时候,心跳会dokidoki地加快,脑袋也会变得乱糟糟的,之前在考虑的事情也突然想不起来了。还不止这些,会脸红这个就不提了,连和以前一样直视小黑的眼睛的这种Simple的事情也经常做不到了(以往两个人之中通常小黑才是那个积极逃避着眼神交流的那个)。过去和小黑的相处中,一切稀松平常的事情,此时也都变得复杂了起来。考虑到在契约的作用下,他们基本是每日从早到晚朝夕相处着,分开的时间也寥寥无几,在家里待着的时间就基本等同于二人独处的时间。

对喜欢着简简单单的自己来说,面对现在这样的局面,感到了困扰。

但是,这不是一件能够简简单单地靠自己的力量解决的事情。

确实,在难得不用面对着小黑的时候,比如在学校里和同班同学在一起的时候、洗澡的时候,自己就变回了原来的自己,冷静的思考能力也恢复了,简答直率地想着自己要做什么。但是,Simple地考虑的话,除非发生什么意外的情况,他和小黑是不会真正意义上的和彼此分开的。

但是,不久之后,哪怕只是一两个小时,自己就会忍不住寂寞起来,回过头的时候看不到那双熟悉的淡漠眼睛,就会感觉身边空落落的。不待在对方身边的时候,脑海中也会不自觉地浮现出:啊,如果是小黑的话,对这件事会做出怎样的吐槽呢?

想要待在一起,又害怕待在一起。

身体上懵懂的反应很陌生,心中纠结的心思也很陌生。

啊,好麻烦啊。心中不知不觉喃喃起小黑的专属惯用台词。

第一次恋爱的悸动,就是如此这般的青涩与迷茫。

【真昼君,是喜欢上那个人了吧。真好啊,年轻孩子的初恋,纯纯的感觉,真美好啊。】

在忍不住偷偷给Lily发邮件求助之后,真昼收到的是这样的回复。出于微妙的羞涩心理,真昼从最初就没有把事件的另一个当事人就是对方的兄长这一点告诉他。

收到了回信的时候,真昼不可置信地瞪着手机屏幕久久,呆愣了片刻,轻轻地合上了手机放回口袋,走进厨房,穿上围裙,和每一天的傍晚一样开始准备当天的晚餐。

手上的动作在纯熟地搅动着蛋液,真昼一边以同样的频率重复着同样的动作,脑袋里一边简单地思考着今天是做玉子烧好呢还是蛋羹好呢,要不要去问一下小黑,听听看他更想吃哪个呢之类的日常问题。渐渐的,他的动作慢了下来,红色的热度徐徐地从他的颈间爬上了脸颊。

原来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一回事啊,原来真的是这样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小黑的关心已经放在了心里排位的优先级,对他的在乎程度变得越来越深。

能和小黑相遇,真是太好了。

这个想法,一开始就是这么单纯地存在着。那么,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对小黑的关心中包含了这样不一样的感情了呢?这样的问题思考了也没有头绪。

这样的感觉还是第一次,小黑是自己第一次喜欢上的人。

总觉得,有点开心,但是也手足无措着。

动摇,这是一个能轻易地动摇起真昼的生活的变化。在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真实心意后,他再也无法和以前一样用单纯地看待搭档的眼光来看待小黑了,这一点是肯定的。

既然已经这样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了,对真昼来说,比起闷在心里徒劳地胡思乱想,Simple地考虑一下的话,干脆鼓起勇气,就这样简单直球地告白吧!

“小黑,我喜欢你。”

一个平常的夜晚,在平常地吃过晚饭后,两个人平常地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就是在这个时候,他说了,说出来了。

似乎是什么都没有考虑好就只是这么简单地告白了的真昼,其实在心中已经清晰明了地有了一个答案,一个面对着一切可能出现的结果都将共同适用的答案。

那就是,不想要失去小黑。

自己尝试着努力地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了小黑,无论结果如何,这样就已经足够了。其他的事情不是他所能够决定和左右的了,而现在他所能做出的选择,就是:前进。

即使被拒绝,至少这件事也算是有了一个结果。

即使被拒绝,自己对小黑的关心也不会减少丝毫。本来啊,我们就是一对想要合得来(就算是他单方面认为的也好)的搭档,伙伴的情感并不会动摇,其实,真昼抱持着的最大的期待,就是希望小黑不会因为自己的告白,而疏远自己。

害怕的不是被拒绝,不如说真昼最初预料的结果就是被拒绝,因为对方会接受的可能性是几近于零的吧。那样一直以来冷冷淡淡的,对除了泡面和游戏之外的其他东西都提不起兴趣来的小黑。回忆了一下,他对自己说过的次数最多的话就是“和你合不来啊”和“麻烦死了”。

一直这么不耐烦地说着,同时一直都在保护着我的小黑。

这样的小黑,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就疏远我的,对吧?

脱口而出的告白后,回荡在两人之间的一片沉默,独剩下电视里传来的综艺节目的嘈杂声响。

片刻后,毫无起伏的冷淡音调低低地响起。

“......好啊,那就在一起吧。”

“喔,嗯......诶?!小黑,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真昼目瞪口呆地侧过头盯着身边的小黑毫无表情变化的侧脸。

小黑没有看他,视线继续纹丝不动地盯在电视节目上,屏幕上色彩艳丽的画面变换着所投射出的亮光打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

如果不是看到对方的嘴唇在动,真昼完全有理由怀疑自己刚才是产生了幻听。

“喂,真昼......你啊,明明这么年轻就耳背吗......真合不来啊......”

“哈?才没有呢!......等等,所以,小黑,你,刚才说的话是认真的吗?”

“......嗯。”

淡淡的低沉回应声,细微但是确实存在着。

小黑确实就是那个意思。

那一瞬间,真昼忘记了呼吸,他呆呆地眨了眨眼睛,口唇微张,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紧接着下一秒,脸涨红到爆炸,忍不住害怕着自己会因为突然猛烈加快的激烈过头的心跳而死去。

这件事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定了下来。

然而,后续的发展过于猝不及防,完全出乎了真昼的预料。


Servamp和主人们共同出席的定期会议。

“臭老鼠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去死吧!!!”

“噢噢噢,好可怕哦,利希担~快来抓我啊~”

强欲组主仆的新加入,让本来就乱七八糟的场面变得更为混乱,大多数成员的毫无干劲+本来就没什么实质的讨论质量的定期会议已经不知不觉变成了大家定期聚会的场所。

真昼拿着一杯饮料靠在墙边,含着吸管默默地盯着名为打架实则秀恩爱的Lawless和利希特出神。

“真昼君,怎么啦?一脸不安的表情。”

耳边突然传来Lily如和煦微风般温和的声音时,发呆的真昼全身都震了一下,一不小心把饮料吸到了鼻子里,被呛得猛烈地咳嗽了起来,他前倾身体,咳得满脸通红,眼泪都出来了。

“咳,等,咳咳咳咳L、Lily,不要突然一下子出现啊,对心脏不好咳咳咳......”

“啊,抱歉,抱歉,”突然出现的金发男子轻拍着怠惰的主人的后背,“因为,真昼君一个人在这里,脸上还带着那种表情,我觉得很意外嘛。”

一边这么气定神闲地说着的Lily,一边抬起视线不露声色地望向了某个方向,在意料之中地对上了那双血红色的眼眸后,他眯着眼睛无声地笑了起来,因为对方迅速移开视线的不淡定样子而轻笑着,接着他故作惊讶地用极其明显的语气明知故问了起来:“说起来,你和小黑竟然没有黏在一起,真是难得呢。”

“咳、咳咳...也、也没有规定我们非得时时刻刻待在一起的吧,只要是在极限距离之内就可以了吧。”

意料之中地看到了真昼脸上一瞬间坦诚地浮现出的赧意,接着那抹红色转瞬即逝地消失了,接下来的意料之外的逞强话语让他暗地里皱起了眉。真昼一边磕磕绊绊地说着,一边调整着呼吸,最后终于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憋了片刻之后,他果然忍不住开口了。

“那个,Lily......我真的表现得很明显吗?”

“没错哟。”

“诶?!我真的都有摆在脸上吗,被看出来了怎么办啊......”

“骗你的啦~”

“啊,真是的,Lily你——”

“虽然真昼君掩饰得很好,别人不一定能看得出来,但是,我可以看穿你的内心哦,”色欲的真祖睁开了眯着的双眼,一根细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按在真昼的胸口心脏所在的位置。他的声音如同倾倒入透亮的高脚酒杯中的红酒一般醇和悦耳,“怎么了?是和那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嗯......简单地直接告白了,对方也接受了。”

“咿呀,恭喜哪,真昼君,这么顺利的话不是很好嘛,为什么现在是这种表情呢?”

“这个嘛......因为接受完告白之后,他就一直表现得怪怪的,根本就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啊......这点倒是和以前一样,”真昼苦笑着挠了挠脸颊,眼神和语气中掩饰不住地流淌着迷茫与失落,“怎么说呢,感觉上反而是比以前要更加疏远了呢......”

是的,明明现在成为了恋人,但是,感觉和小黑之间的距离却反而更遥加远了。

“真昼君......”

“现在待在一起相处着的感觉,说实话,还不如以前的样子......”

“诶......确实,现在你和小黑之间的感觉别别扭扭的呢,有种微妙的违和感。”色欲的真祖摸着下巴,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

“是啊,果然很明显吧......咦!?等等等等!Lily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指的那个人就是——”

突然反应过来的真昼整张脸红成了番茄,慌乱地大叫了起来,突然拔高的音量一下子把室内其他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他猛地捂住了嘴,眼中满含歉意像伙伴们摇了摇手示意着没事,转身就拽着Lily的袖子把他拉到角落里,压低了声音不稳地询问着,“Lily,你是怎么知道我说的人是小黑......?”

“哈哈哈哈哈哈,单纯的孩子真好啊,心思都是一眼就可以看穿的啊,”他笑眯眯地注视着满脸通红的真昼,继续补刀着,“真昼和小黑的事情,是从一开始就知道的哦~”

“呜啊啊啊啊啊,怎么这样——”当事人抱着头哀嚎着,生了想要钻到地缝下面消失掉的想法。一向清亮的声音因为炸毛而染上了软糯的鼻音,让人产生了仿佛是一只可爱的小动物的错觉。

“......吵死了。”

一个懒散语气的细软声音突然中途加入了对话。

真昼一怔,肩膀上突然感觉到增加了一个熟悉的重量,侧过头,果然看到了猫咪形态的小黑趴在了他的肩上。

“哇啊啊啊啊啊啊,吓我一跳,真是的......小黑果然是猫吗,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对心脏不好啊。”真昼抱怨地吐槽着,拼命用眼神示意着笑眯眯不语的Lily。

“从刚才开始就叽叽咕咕的,很烦啊,合不来啊......刚才,是在说什么?”

“没——”

“嗯哼,小黑,很关心这个吗?”久久不出声的Lily终于开口帮真昼解了围。

“......没有什么特别在意的。话说,你这家伙的笑容让人感觉好不爽啊。”

“fufufufufufu,那是我和真昼君的小♪秘♪密,不能告诉尼桑哦。对吗?真昼君~”

“哈、哈哈哈哈,嗯,是啊。”真昼强迫自己尴尬地跟着笑了两声。

发出奇怪笑声的Lily,意味不明;沉默着的小黑,猫咪的姿态下也根本没法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表情来。这样的情况下同时面对着这样的两个人,真昼产生了一种微妙的苦手感。

“......累了,今天已经在外面活动很久了。”

小黑从真昼的肩膀上一跃而下,变回了人类的姿态。小动物时的细软音被低沉的声线代替,浅蓝色的发丝遮住了他的眼睛,让真昼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没有像以前那样趴在自己的头上直接变身,对这一点,真昼心存感激。)

话说小黑刚才是不是哼了一声?难道只是我的幻听?

一头雾水的真昼反应不及地呆呆站在那里,下一刻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另一双微凉的手握住了,修长的手指充满占有欲地合拢起来,紧紧地把真昼的手整个罩在了里面。

诶?小黑?

真昼没有抵抗,探询的视线投向了站在身边的小黑,但是对方早就先一步把脸转到了一边,避开了他的视线,就只是继续这么默默地握着他的手。不知为什么,真昼也突然紧张了起来,心跳陡然快了几个节拍,紧贴在对方掌心里的手指微微蜷缩了起来。

“走吧,真昼,回去了。”

淡淡地说完后,小黑牵着真昼的手往外走。

“啊,等等,小黑,要先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麻烦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不行啦,那样太没有礼貌了,喂,等一下,小黑,慢点走啊。”

“好啰嗦啊,你是老妈子吗......”

目送着吵吵闹闹着走远的两人,不知不觉被遗忘在了一边的色欲的真祖露出了迷人的微笑,那是充满着欣慰、无奈与兴致盎然的笑容。

真昼君,非常感谢你,你的出现让小黑改变了这么多。但是,尼桑就是那样的,还请你继续多多包容他。我能帮上忙的地方不多,请接受我的这份礼物,只是一点小小的心意,fufufufu。

“Lily,你这家伙,露出这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表情,又在计划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吗?”

“没有啦,御园。我只是在想,青涩的感觉,真好呢~都不能简单地直接互脱互助呢w。”

“......感觉好恶心哦。不,正常的一般都不能那么做的吧,不许脱啊!”

“讨厌啦,御园~当初你偷偷地关心我的事情,我还记得哦,那可真是一段美好的记忆啊~”

“笨、笨蛋Lily!!!//////”


声音极度不自然的,但还是故意装作和平时一样大声训斥着小黑。真昼知道,自己只是在用这个来掩饰此刻滚烫的脸颊和动摇的心情而已。他轻轻收拢手指,和对方牵在一起的手握得更紧密了一些。小黑动了动,没有回头,也没有把手松开,就只是继续这么拉着真昼向前走着。

这种体验很难得呢,平时两个人走在一起的时候,大多是真昼走在前面的。脑袋里乱七八糟地想着,他低着头,心跳呼应着两人的脚下走过的每一步不断地起起伏伏着。视线悄悄地落在他们缠绕在一起的指间,以前都没有这么直观地认识到这一点呢,小黑的手比他的要大,骨节和腕部都比他的大了一圈,宽大的手掌正好把他的手整个包在里面,给人一种特别安心的感觉。

就是这双手,在危险来临之际把他保护了起来,拯救了他无数次。

小黑的体温一直是属于偏低的那个类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吸血鬼的缘故呢,他的手指也经常是微微发凉的。完全相反的是,真昼的体温通常会比普通人的高那么一些,在夏天的时候会很烦恼。真昼很温暖呢,每次在被别人这么说的时候,真昼还是会为自己的体质感到一丝开心。

温暖的真昼,冰冷的小黑,真昼的热度顺着两人交缠相贴在一起的手上传递给了小黑,现在小黑的手指也开始暖了起来。真好呢,现在这样的话,两个人都能变得温暖起来了。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的真昼突然很想说这句话。

这是小黑第一次牵他的手。更准确一点说,这是自从那天之后,小黑第一次主动和真昼进行的肢体接触。

没错,就是从那天晚上小黑接受了真昼的告白之后开始的。

即使是变成了恋人的关系,对真昼来说,保持着原来那样的伙伴间的互动和相处就好,和小黑那样舒服地待在一起就很满足......好吧,大概和真昼是初恋有关,第一次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是怎么相处着,和以前的相处模式上会有什么变化,对这些都没什么具体的概念。只是在明白了自己是用恋爱的情感喜欢着对方,对方也回应了自己,这样的心意互通本身就已经是一件足够快乐的事情。

说到底,能有多大变化呢,毕竟他和小黑本来就一直生活在一起。

但是,自从那天之后,小黑就一直一副很不自然的样子,仅仅只是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小事,比如真昼递给他什么的时候彼此的手指擦过,一起坐在沙发上时肩膀的互相碰撞,在这种时候,小黑的身体都会僵硬起来,连掩饰一下排斥的反应都做不到。小黑的以前那种嘴上说着“合不来啊”或者是“麻烦死了”之类的,实际上却游刃有余的熟悉感觉消失了。

小黑,是因为觉得关系改变之后,待在我身边反而很别扭吗?如果这么讨厌的话,当初直接拒绝我不就好了......

真昼的嘴角垮了下来。

回忆一下,那个时候自己对小黑说了喜欢之后,他确实没有说过他也喜欢我,只是说那就在一起好了。难道,是纯粹因为拒绝很麻烦,所以才随便答应的吗......

不,我在乱想什么。真昼像是要驱赶走什么一样对自己猛地摇了摇头。Simple地考虑的话,明显答应我这个选项才是会带来更多麻烦的那一个,小黑一定不会是因为出于那样随便的考虑。小黑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小黑不会那样对我的,一定是有什么理由的。

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是可以大致想象出小黑对于麻烦程度的等级划分标准,是开始朝夕相处很久之后的某一天突然领悟到的。这件事,小黑一定会真的觉得很麻烦不想碰。那件事,小黑虽然嘴上会抱怨一下,但是还是会去做的。诸如此类的,渐渐地也了解了很多。其实,自己和小黑骨子里都是怕麻烦的人,喜欢简简单单的事情,只不过处理方式相反而已。最初在遇到小黑的时候,心里的想法多多少少包含着:如果现在不捡的话,之后后悔了,就一定会很麻烦的吧之类的考虑。如果换成小黑的话,料想到了这种麻烦的时候,做出的选择也许会是转身走开努力让自己忘记这件事来避开那样的局面吧。

怕麻烦喜欢简单这一点是相同的,在一些日常事务上,渐渐地发现彼此之间异乎寻常地合得来。但是面对着现在的情况,真昼发现自己还是不够了解小黑,搞不清对方心里的真实想法。

但是小黑在一直用这么回避的态度的话,是不行的啊,不用言语表达出来的话是无法传达到的啊。给我好好面对啊,小黑。自己也在一直坚持着对他说着。

总之,Simple地考虑的话,找个恰当的时机好好地问一下小黑吧。不管是什么,都一定会好好地听小黑说的。你和我,两个人一起来面对。这么考虑着,真昼的眼中重新闪烁起了明澈的光芒,他加快了脚步追上了小黑的步伐,和他并肩而行。

紧紧握在一起的手已经热得冒出了一层薄汗,却没有人放开手,两个人一起走向温暖的家。小黑的手一直到家门口才松开,寂寞悄悄滑过真昼的胸口。



TBC


结束了日常甜脑洞小甜饼,再度踏上了长长的纠结(骗人。

评论(5)
热度(160)

Servamp怠惰组

©Servamp怠惰组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