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真】【原创】好甜啊好甜啊,受不了了

【黑真】【原创】好甜啊好甜啊,受不了了

 

√Servamp怠惰组应援❤

√作者:nebiim.(weibo:@只是痴汉锅而已_随时为老婆石更)

√灵感来源:Sleepy Life of SERVAMP 1的名为《2月13日》的四格故事。

http://weibo.com/5490270388/CrqE1pSVA?type=repost#_rnd1437318211193

√文存放在Lofter:Servamp怠惰组。

√需要更多黑真同好的能量。QAQ

 


2月14日是情人节。

在这一天,世界各地的恋人们都会以不同的方式庆祝这一特殊的节日,最典型就是用互相赠送礼物来表达自己的心意。而在这方面,日式的情人节拥有着独特的传统。

同样是赠送礼物给恋人,在日本,2月14日的情人节中,占据主动权的是女性,而她们赠送的礼物则主要以巧克力为主。在一天里,女生们会将自己亲手精心制作的巧克力送给心仪的男生,来表达自己的心意。如果本命巧克力被对方接受了的话,便意味着告白成功,一段浪漫的恋爱就此开始。

然而,这一天,和城田真昼并没有什么关系。

............ 

............

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误会啊啊啊啊啊!!!!!!!

不是说,真昼不期待收到巧克力啦。那怎么可能嘛,处在这种年纪的孩子,不管再怎么少年早熟,在不由自主地受到班级的节日气氛的影响后,也会变得偷偷在乎和期待起来。

也不是说他没有收到过巧克力。虽然说收到过的都是义理巧克力......啊,不好,想起什么特别让人不爽的事情了,PassPass!(真昼的眼刀猛地掷向一无所知地沉迷于自己的世界中的小黑。)

总之,在每年接近那个特殊的日子时,走到放学路上,真昼的心脏也会因为某些小小的原因而加速跳动起来。

但是,每次在他被身后的女生叫住之后,迎来的永远都不是他所期待的那种局面。

每年的2月13日,城田真昼都会在放学的路上被同班的女生叫住,被拜托替她们制作要送给意中人表达爱意的情人节巧克力。

............喂!搞什么啊!太奇怪了吧!正常的不应该是反过来的才对吗!?

不对,太奇怪了吧喂!!这种本命巧克力不就是要自己制作才可以吗!!??

还有啊,真昼明明就是男生啊,这种待遇是怎么回事啊喂!!!???(摔。

呼......呼......可恶,吐槽点太多了根本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才好啊。

总之,这就是在又一个2月13日这一天,城田真昼君在回家路上再一次遭遇完这种极其伤害男性自尊的屈辱体验后,扑到沙发上抱着坐垫郁闷地悲嚎的内心活动。

“喂,真昼。”

一如既往的懒洋洋的声线,属于默默坐在他身边打游戏的servamp。

“怎么啦,小黑。”

“真昼啊,真是一个花心的家伙呢。真合不来啊。”

“哈,什么啊!?小黑你在说什么啊?”

“因为你看,你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要做好多巧克力送给不同的男生。”

“啥——喂!不要故意说出奇怪的话啊!我明明就是在替那些女生做巧克力,让他们能用来送给别人的!啊,真是的,一说到这个真是好不爽啊。”

“啧,还不是怪你自己太老好人了......这么说的话,真昼,在女生中真受欢迎啊。”

“小黑你这个家伙!竟然还嘲笑我!在情人节那天被女生围在中间收到了一大堆巧克力的人是谁啊喂!那么重的东西拎回来沉死了!!!”

“嘛,那些女生做的巧克力还挺好吃的呢,我可以分你一点的啦,不要闹别扭啦,小真真。”

“谁要啊啊啊啊啊!!!实在是太屈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对!!!!不许叫我小真真,那个已经被封印了啊啊啊!!!”

“啊,话说回来,为什么她们要拜托你来做巧克力呢,说不定她们的手艺不比你差哦。”

“可恶!!!!真是太气人了!!!竟然还说这样的话!!!!”

“啊,好吵啊你,真合不来啊......”

真昼腾地站了起来,握紧了拳头。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小黑!我会证明给你看我做的巧克力要比她们好吃多了!接招吧!”

“......啊......真是麻烦的家伙啊......真昼,我要可乐。”

“自己去倒!!!”


在这么说了之后,那天晚上,真昼在厨房里负气鼓捣到了深夜。

这一次,一定要让小黑大吃一惊!

结束完手头的一切之后,真昼轻手轻脚地推开卧室的门走了进去,第一眼就看到囤在床边地板上的一团黑影。

黑色的猫咪蜷缩在铺满柔软毛毯的篮子里,尾巴乖顺地卷起紧贴着身体,随着吐息规律起伏着,睡得香甜。

真昼忍不住对着自己的servamp做了个鬼脸,虽然知道这样很幼稚。他等不及要看到明天小黑赞叹不绝的样子。(那样的举动真的会出现在那种设定的小黑身上吗?)

这么想着,他更加放轻了脚步走向床边,身体在触碰到床边时忍不住长松了一口气向后倒,在全身被温柔的床垫的容纳后的下一刻,怠惰的真祖的主人坠入了沉沉的睡眠。

赤色的眼睛悄无声息地在黑暗中睁开,黑色的猫咪蜷缩着的身体动了动,耳边传来着他的Eve平稳均匀的呼吸,微微扬起头瞥了一眼床上,真昼侧过脸展露在银色月光下的放松睡颜充满了稚气。

怠惰的真祖甩了甩尾巴,重新低头靠在交叠的双爪上闭上眼睛。


2月14日,这个日子终于来到了。这一天,不管是对于真昼还是小黑来说,都过得格外漫长,虽然是基于截然不同的原因。 

“给你!小黑!”

在学校里再一次遭受了和去年同样充满屈辱的又一个情人节,现在终于回到温暖的家后的城田真昼,刚放下同班女生们送给小黑的巧克力,就立刻啪嗒啪嗒跑进厨房,出来时径直冲到小黑面前,把手里拿着的方形盒子一股脑塞到小黑手里。

纠正一下,应该说是直接把盒子直接朝着仍然处于猫咪形态的小黑推了过去。

摊在沙发垫子上呼噜呼噜地休息着的小黑,听到了自己的Eve的呼唤时,懒洋洋地抬起了头。

“喵!!!!!!好痛......”

不慎被击中正脸的家里吸血鬼把身体蜷缩起来就像一个小小的牛角面包,用爪子的肉垫捂住受伤的猫脸揉搓着,“喵......呜......真昼真是粗暴啊,是要杀掉我吗......真是合不来啊......”

“啊,小黑,抱歉抱歉!现在感觉怎么样?快让我看看!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猫咪小小的身体被一双微微颤抖着的手臂小心翼翼地托住抱起,抚过光滑皮毛的手指充满急切却又无比轻柔。

小黑从爪子间偷偷向外窥视时,出现在眼前的是真昼充满担心和自责的脸庞,连他的声音都因为焦急而颤抖了起来。

不想看到,他的脸上出现那样的表情。

“嘛,算了......虽然你这么伤害了一只可爱的治愈系猫咪,但是如果给我买一个新的枕头的话——”

“真是的!你啊!......啊,没事真是太好了,又变回原来的小黑了。这样的话我就知道小黑是真的没事了。之前的事情,真的很抱歉啊,小黑,我应该更加小心一点的。”

在上上下下检查完小黑的状况之后,真昼紧绷的肩膀松懈了下来,松了口气之后露出了安心的微笑,笔直对上了小黑的视线后,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角真诚地道了歉。

坚定的目光,充满生气的脸庞,直率而坦诚的表情,所有的这些,都让小黑感到一种奇怪别扭的不能直视的感觉。

真的,很可爱啊。

合不来啊,对这样的,被这样认真注视着,除了抑制住内心不断动摇的自己之外,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

温暖的真昼,不仅是体温上的。

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移开了视线,低下头低低地喵了一声。

在被从真昼的怀里放下后,小黑突然意识到自己(猫咪形态)在此之前已经有多久没有被真昼抱着过了。

不,并不是说他一直有在特别期待着什么。

眼角余光里瞥到有什么像是在闪着光的东西,看清楚了之后发现那是一个亮橙色的礼品盒,外表质朴,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给人一种简单干净的感觉。那种晴朗活泼的色彩仿佛在吸收了夺目的阳光的同时,又毫不吝啬地释放奉献着明亮,让人很温暖很舒服。

那个就是真昼刚才拿在手里的东西吧。

啊,那个是......

几乎是在一瞬间猜到了盒子里装着的是什么。

不知是出于某种什么样的未知心思(真的不知道吗?),默默转头朝着真昼那边看过去的时候,发现对方已经抢先一步别过头就像不看他。

啊,耳朵,全都红了呢......

小黑转回来,挪了挪爪垫。

不好......这种气氛......连我都开始紧张起来了......

心里一边这样不知所措地dokidoki着,说出来的仍然是语调慵懒平淡的吐槽。

“真是麻烦的家伙啊......合不来啊......” 

伸出爪子迫不及待地准备掀开盒盖。

“砰!”

“喵!!!干嘛啊,真昼。”

“喂小黑!你才是在干嘛啊!快点变回来啦,猫咪吃巧克力的话会大事不好的吧!”

“疼死了......竟然下手殴打一只这么可爱的猫咪......”

“闭嘴啦,快点先去洗洗手!”

“管家婆吗你......”

一边抱怨着,一边乖乖听话地完成了一切后,小黑打开了盒盖,轻轻拿起一块巧克力放进嘴里。

在舌尖接触到黑色固块的一瞬间,巧克力的甜美在口腔中弥漫开来,浓郁而不腻,丝滑而甘醇。在融化开了的甜香里,夹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可可苦味,丰富的口感清新而回味无穷。

轻轻咬下时,甜蜜粘稠的奶油夹心涌入口中,顺滑的奶香温柔地漫过舌面,入口即化。

好吃。

可以说是相当美味。

“............”

“怎么样怎么样?小黑,好吃吗?”

刚才还苦苦坚守着强作淡定态度的真昼,此时忍不住靠近小黑身边。

好甜......

并不是仅仅在说巧克力的味道。

小黑在此之前,从未吃到过这么符合自己口味的巧克力,简直仿佛像是为他单独定制的。

其实,这么说也没差吧。

当他在尝到巧克力内核的时候,就突然明白过来了。

真昼是知道的。

知道小黑是忠实的甜食党,即使很喜欢巧克力,但是对巧克力的苦味时常会感到苦手。(但是他从来没有说过啊,真昼是怎么知道的。)

但是巧克力这个东西,如果只有甜味,又会过于甜腻,堵在喉咙口难以下咽,不能展现出最大的美味。

所以,在制作的过程中,真昼一定花了很多心思在调整巧克力的味道上,要在保留苦味的同时,尽可能降低其比例,保持甜而不腻的口感。

还有,奶油的夹心。

虽然经常在抱怨着小黑的挑剔(在冰淇淋上是奶油饼干派的哦!),但真昼一直都记得他对奶油口味的食物的偏好。

真昼一直都在生活中默默关心着他,把他的一切都放在心上。

真是的......太甜了......好麻烦啊......

甜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前倾着身体,迫不及待地等待着他的评价的真昼,因为兴奋而微微发红的脸颊,还努力装作很淡定的表情,偷偷红成一片的耳朵(是他的错觉吗?),明亮清澈的眼睛闪闪发光,写满了期待,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他。

......被这种KIRAKIRA的眼神注视着什么的,放过我吧......

忍不住微微低头避开了和对方的对视,小黑的视线不小心停留在真昼微红的唇瓣上。

真是的......真的是不行了......

“太甜了......合不来的啊......”小黑喃喃着说。

刻意忽视了对方一瞬间因为失落而垮下来的脸,他沉默地又拿起一块巧克力含在嘴里,接着伸出手,用手指捏住了真昼的下颌,轻轻抬起。

毫无预警的,真昼惊讶呆愣地盯着对面不断靠近的人,只来得及发出“诶?”的疑惑声。

接着,他微张着的唇就被轻轻吻住了。

chu。

实在是太可爱了,忍耐不了了。

蜻蜓点水般的轻柔碰触。

然后,是毫不留情的侵入。

在相接触的那一瞬间像是着了火一般发烫,柔软的唇瓣轻微地贴在一起摩挲之后的,炙热的舌尖轻轻扫过可爱地颤抖着的下唇,试探性地钻入了湿润的口中,将口中的巧克力递送了出去,在舌尖跃动分享着的巧克力甜香,同时自己也跟着紧密缠绕了上去。

巧克力在纠缠中不知何时早就已经融化殆尽了,而浓烈的亲吻还在继续着,仿佛受到了神秘力量的蛊惑般,和对方的交缠停不下来。

好温暖,好舒服,脸颊滚烫,心脏猛烈地跳动,奉献的同时又在接受,此刻脑海里再也思考不了别的东西,只有对方,只有从未如此亲密地贴近在一起过的彼此。

细密的舔吸着,啃咬着,被吮吸蹂躏的敏感口腔黏膜,被蹂躏得红肿的唇瓣,伴随着交换着的唾液发出的“啾”的声音,传到两个人的耳朵里,让人面红耳赤。

最后,在真昼抗议的用力捶打的动作下,小黑放开了他。

“......”

“呼......呼......差点以为要死掉了......你、你突然是在干什么啊......”贪婪吸入着空气,真昼猛烈喘息着,用手臂挡上肿胀发烫的嘴唇,震惊地瞪着眼前同样在喘息着但显然有余裕的多的小黑,而那种瞪视的力量显然因为那因窒息而蒙上一层湿润雾气的眼眸减低了不少杀伤力。

睁开了握住下颌的手指后,又意识到了横在自己腰后另一条的手臂。真昼已经通红成一片的脸颊竟然还能变得更红,仿佛要滴出血来。

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被小黑搂在了怀里呢。>//////<

“可恶,什么嘛......竟然这么熟练......”一边平复着自己的呼吸,真昼低着头,一边嘟嘟囔囔地漏出了自己内心隐秘羞涩的真实想法。

“呐......真昼......难道是在吃醋吗?”

小黑的表情看不清楚。不,或者说是完全不敢看。害羞,生平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想逃走。

Simple点考虑的话,真的,simple不起来。

“你在说什么啊!当然不是——”

“......刚才,其实是我的第一次吻别人。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Kiss的话,确实是第一次。

这种事情,果然遵循本能来做就ok了。

“骗人!明明这么......”真昼及时捂住自己的嘴截断了话头,差点说出了更加害羞的话了。

“啊,难道,那也是真昼的first kiss......”

“啰嗦!”

“喂喂......恼羞成怒的样子太难看了哦(其实并不,很可爱)......而且......要吃醋的话是这边才对吧......”

小黑继续懒懒地环在真昼腰上的手指在对方的后腰上滑动着,感受到指尖传来的一阵轻颤。看似没有用什么力道的手臂,真昼却挣脱不开,可能和现在本来就有点脱力有关系吧,他这么在心底默默安慰着自己。

“哈?你在说什么呢,小黑。”

“......那个......巧克力......那么用心的......真昼每年都给别人做的吧......”

没错,在体会到真昼的心意的同时,那一刻在心头涌起的微酸的嫉妒,无法忽视。

话说起来,明明是【怠惰】来着,那种激烈的情绪什么的,一点也不明白怎么处理啊,或者说干嘛要沾上这样的事情啊。

但是,已经成为定局的事实,无法改变。

自己,对真昼。

是喜欢的。

但是对说出来的勇气和想要去努力做点什么的毅力,都很苦手吧,毕竟是【怠惰】,去喜欢什么人啊。

这么想着,就会默默自己消沉起来。

和这种随时会让心脏不对劲的感情是真的合不来啊。

刚才的突然爆发的,也是因为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

怎么办。要告白吗。还是什么都不说就这么混过去呢。

如果被真昼讨厌了可怎么办。说起来,刚才其实真昼也是被强迫的吧......?

......好麻烦啊......

不想被讨厌。

如果被真昼讨厌的话,我该怎么办才好。

除了真昼这里,哪里都不想去。

“......不......不是那样的......”真昼抬起头,染红的脸颊上热度仍然没有褪去,而这次除了震惊慌乱之外,似乎还带着下定了某种决心的坚定,“......只是对小黑一个人哦......只有给小黑的是特殊的......所以......那个......终于有一天把巧克力送给小黑了......总之......Simple点考虑的话,我......啊啊啊真是的,到底该怎么说嘛!QAQ”

坚持着“简单就是最好的”为座右铭的城田真昼碰到了有史以来最棘手的挑战。

“总之,我对小黑是......是......就是说......”

......甜得不行......

“......拿你没办法......虽然很麻烦......我只说一次哦......我,喜欢真昼。”

意料之外的坦率,自己就这么真的说出来了。

这种心情,其实再清楚不过了。

凑过去在自己的Eve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那,真昼呢?”

“我、我果然也是喜欢小黑的!一直都喜欢!>///////////////<”

好可爱,为什么还能更加可爱呢。

虽然又有了忍不住想要转过头的冲动,但是在胸口汹涌着的喜悦与爱意,却让自己忍不住嘴角上扬。

这种名为【喜欢】的感情,自己恋爱了的事实,虽然仍然很麻烦。

但是,和这家伙的话。

即便是自己,也会产生一点,想要努力去“合得来”的念头。

无论是作为伙伴也好,恋人也好。

能与真昼相遇,真是太好了。

“我,能遇到小黑,真是太好了。”

在未来,一直一直。

二人的心声在彼此的心底默默重合了起来。

chu。

“......再来一块巧克力吧?”

 

 


End.

 

 



他们两个,这么纯情,太纯情了,第一次写这么纯情的CP,自己写的时候都感觉被感染得害羞得要飞起了。(捂脸)

既然这样的话,下次写个肉吧。(随性。


评论(10)
热度(268)

Servamp怠惰组

©Servamp怠惰组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