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真】【原创】One More Night

√ Servamp怠惰组应援❤

√ 作者:nebiim.

√ 背景:AU,没有超自然力量的现实世界,全员人类。

√ 文存放在Lofter:Servamp怠惰组。

√ 需要更多黑真同好的能量。QAQ

√ 文前注意:

① 全年龄,特殊职业设定小黑,言语上涉及部分少儿不宜的成分,请谨慎阅读。

② 全文字数:10841字。

 

 


正文:

 


 

 

他从未见过这么古怪的人。

 

明明不久前刚急不可耐般跌跌撞撞地冲进了距离最近的Love Hotel,一打开门,那个目测比他矮将近一个头(如果他挺直背的话)的男孩却仅仅是在看到那张双人大床时就瞬间脸红了。让他更震惊的是,接下来,那家伙就头也不回地朝着与他相反方向行进,走到这个色调暧昧而诱惑的旅馆房间内唯一的桌子旁,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后从橘色的斜挎包中利落地拉出笔记本电脑和纸笔,摊开本子后就开始在那里噼里啪啦地敲打起键盘。

 

仿佛这个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似的。

 

这史无前例的状况可真是……够让人猝不及防的。

 

早早地脱下黑色风衣扔在一边,他以习惯性微驼的不良姿势坐在玫瑰色的圆形情趣大床边沿沉默地观察着全程,而对方旁若无人得仿佛对他的视线一无所知。就这样发了一会儿呆后,他动了动,慢吞吞地从口袋里掏出屏幕上裂着一条细缝的游戏机,活动了一下手指,向后陷进弹性十足的床垫里,以最舒服的姿势继续起之前打到一半的游戏。

 

房间内一时只剩下稳定的键盘敲击声和激烈的按键声。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当STAGE CLEAR的字符浮现,他终于重新抬起头,左右动了动有些酸涩的脖颈,从床上爬下。一边打着哈欠,他一边蹬掉了脚上的黑色长靴,拽掉了上半身仅剩的短袖纯黑T恤,赤着脚啪嗒啪嗒地走向浴室,门合上的声音对室内的另一个人来说仿佛不存在一般。

 

温暖的热水带给身体极大的愉悦感,透明的水流洗去了很多东西。浴室再度打开时一阵水汽蒸腾,他头顶着浴巾擦拭头发,氤氲的浅红色给原本有些苍白的脸颊增添了一丝生命活力。没有换上旅馆的浴袍,他仍然好好地穿回了自己的衣服,接着懒洋洋地后仰躺倒在那张庞大到夸张的床上,闭目养神。即将真正入睡之际,他猛然惊醒,半撑起上半身,视线再次触及到那个依旧忘我地沉浸于自我世界中的男孩时,额头的神经跳了跳。他按捺不住了,接下来只听到自己低沉懒散的声音在无声的室内单调地回荡。

 

“喂。”

 

“啊?”

 

简单粗暴的招呼声终于使得那个男孩的脑袋愿意从电脑里稍微拔出来一下,他无言地对上那双盛满疑问的巧克力色大眼睛。

 

该搞不懂的是这边才是吧。

 

“你叫什么名字?”顿了顿,他恶意地补充了一句,“我总得知道等会儿在床上要叫什么名字。”

 

在这般戏谑的话语下,他意料之中地目睹对方的脸一下子涨红了。

 

“我、我是城田真昼。///”

 

“ma-hi-ru吗?那,真昼,我们接下来是要sex,还是你就准备那么一直坐在那里?”

 

有些好笑地,他看着那个男孩,不,城田真昼在他直白的言语下猛地颤了一下,瞪大的双眼如同被车灯照到的受惊的鹿,全身上下都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那、那个,抱歉,请稍微等一下下。///”

 

“你在那边干什么呢?合不来,别浪费时间了,挑了我的人是你吧。”

 

“哈?不,那时候明明是你——咳咳,总之,先等我翻译完这一段!”

 

“你在翻译什么呢?”

 

“我的选修课作业。”

 

“你的选修课作业比我更有魅力?”

 

“诶?!////不,拜托,请不要再说这种话来调戏我了!我马上就好!”

 

看在对方已经快脸红到爆炸的份上,他终于选择了闭嘴,而真昼则继续回去埋头敲打了几下键盘,接着才稍微松了口气的样子把电脑向前推开了一些,伸了个懒腰后终于正面转向了他,一脸局促地结结巴巴着。

 

“对不起,其实我不是来,嗯,那个,来……”

 

“你,甚至连‘sex’这个词都说不出口?麻烦死了,童贞吗?”

 

“呜……///”

 

“一脸被说中的样子。把童贞交给一个男妓,你的大脑还好吗?”

 

“不!啊,不是,我不是在回答你后面这个问题。总之,让我解释一下。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和你做、做那个,是有隐情的!虽然大概你没兴趣听……Simple点说的话,让我今晚在这里把英语作业写完就好,钱我会一分不少地给你的!”

 

话音刚落,他注视着真昼唰地站起身,从样式简单的斜挎包里翻出同样设计简洁的钱包,唯一的装饰是右下角绣着的一只小巧黑猫。他再一次不动声色地打量了男孩一遍,没有染发的纯天然棕色短发,简单的圆领T恤加运动外套加卡其裤和运动鞋,全部都是简简单单的纯色系,浑身上下充满了纯白无瑕的气息,那双大大的清澈眼眸让他看起来略显年幼。他还是学生吧,不过若是真的作为年轻的大学生打扮相比也略显朴实简单了。总之,一眼看过去就根本不是这一行的常客群体……

 

审视的思考结束时,他才意识到男孩已经不知不觉站在原地停下了动作,正抬眼怯怯地望他,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什么?”

 

“额,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是多少钱?”

 

面面相觑的尴尬几秒后,他用手擦了擦额头,叹了口气,眼角余光里那个男孩尴尬地涨红了脸。

 

“按照小时计算的价格和整晚的价格不同。比起这个,你就没想过我有可能乱报价格来敲诈你么?”

 

“诶?不会吧?Simple点考虑的话,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也没办法呀,学长他们也没有告诉过我。”

 

“你,给我稍微警惕一点吧喂,合不来……还有,这个‘学长’又是怎么回事?和你的那什么隐情有关么?”

 

“你有兴趣听我说吗?谢谢!是这样的,作为一个想加入兄弟会的大学新生,我需要通过学长们设置的‘考验’任务,”真昼挠了挠后脑勺,有些难堪地解释道,“然后,这就是其中之一,让我去找男妓过一晚上。”

 

“……到底是什么样的混球才会让一个童贞把第一次交给一个男妓。”

 

(远处的吊戏与御国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果然是吃饱了撑着的无忧无虑大学生才会做的无聊事。

 

听着真昼陆陆续续的补充解释,他打了个哈欠,而前者像是看穿了他的内心吐槽一样,无奈地叹了口气。

 

“没办法呢,那些学长们就是喜欢捉弄人……不过,他们只说是‘过一晚上’而已,所以在这段时间内随便我做什么都可以吧!所以我想着正好可以把作业搞定。”

 

“不,那啥,我觉得你理解错那堆混球的意思了,不如说,只有过于单蠢的你才会理解错吧……这里的‘过一晚上’的意思绝对是指,我们要干。”

 

“唔哇?!////”

 

“……算了。其实什么都不用干也能拿钱的好事我更加乐得轻松。”

 

“额,这样看来的话,我们就达成一致了吧?你——总觉得一直用‘你’来称呼有点不太礼貌呢,你叫什么名字?”

 

“你想怎么叫我都行,”注意到真昼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打着哈欠补充了一句,“无论是你暗恋的对象也好,幻想中的性伴——”

 

“啊,够了!///”

 

“麻烦死了,总之,你随便取个名字。”

 

“诶,这样真的好吗……”注视着对方纯黑的风衣、纯黑的T恤和纯黑的长靴,真昼在下一秒脱口而出,“Simple点考虑的话……黑(Kuro),我叫你小黑可以吗?”

 

“嗯,我无所谓。”

 

“那,小黑,”双手合十,真昼露出了一个纯然不含杂质的衷心微笑,丝毫不介意对方百无聊赖的冷淡态度,一时低落的情绪重新有些上扬起来,“就麻烦你在这里陪我待一晚上了,请多多指教!”

 

“和你这种的合不来啊……”

 

“别总是说合不来合不来的嘛。其实,那个……你和我想象中的有点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

 

“我原来以为你们会穿那种颜色更加亮丽的衣服,然后——”

 

“然后,是画了眼线,喷了香水,涂了指甲油,会跳舞的穿着暴露的人妖?”

 

“诶?不,我没有轻视的意思!”

 

“嘛,接待男人的大部分是那样的吧,大概。我是属于地味派的。”

 

望着眼前似乎只比他年长一点点但却身材却修长不少的小黑,真昼的视线在对方五官端正的容貌上停留了几秒后向下扫视了一圈,真挚地说道。

 

“没有那回事吧,小黑,你的话……其实也算得上是个帅哥啦。而且,你的头发是漂亮的蓝色,我觉得比起黑色,你的外套也换成这个颜色会更加适合一些呢。”

 

“……所以,排除掉你所说的那个‘隐情’的因素,其实你自己是喜欢男人的?”

 

“哈?!为什么突然会这么说?!我、我觉得我是直的,虽然还从来没有考虑过这种事,但是我以前也只对女孩子有过好感,虽然还没有真正恋爱过……///”

 

“冷静,我就随口一说罢了。顾客是男人还是女人,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诶!小黑,你好厉害啊!”

 

……开玩笑的吗?

 

似乎不是。对方那听起来不含一丝杂质的真心赞美让小黑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脑袋有点隐隐作痛的他选择把话题引回对方身上。

 

“童贞的你,确实一看就知道,不管是男女朋友都没有过吧。”

 

“唔,虽然是这样没错啦……”

 

而男孩有些挫败地小声嘟囔的样子却也意外地让他觉得有点可爱,如此陌生的情绪让他有些困惑,而身体则已诚实地从床上拔起。

 

廉价的浴液香味钻入鼻尖时,真昼稍一转头就发现小黑已不知从何时起伫立在他的身旁,正饶有兴致地盯着他笔记本电脑的屏幕看。

 

“这里,语法错了。”

 

“哈?”

 

“还有,thou是you的古英语写法,Thee也是,所以都应该翻译成‘你’。”

 

“啊,原来如此!怪不得我一直觉得这里怪怪的。”

 

顺着白皙的指尖看,真昼的目光定在一个陈列着密密麻麻西文字符的段落上,半晌后那张坦诚的脸庞上一目了然地显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小黑注视着对方立刻将鼠标的光标移动到对应之处进行对应的修正,他看着看看,尽量不发出噪音地拉出相邻的椅子坐下。

 

完成后,那个男孩抬起亮晶晶的双眸望过来,那一刻小黑似乎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星星。

 

“小黑,谢谢!”

 

那语气中充满了单纯的惊奇与感激,而他以没什么大不了地耸耸肩作为回应,接着就像浑身没骨头似的懒洋洋地趴在桌上,歪着头靠着交叠的手臂,他瞥着真昼继续写作业。

 

反正,游戏也打完了。在补觉睡过去之前,他暂时帮这个小鬼看看功课吧。

 

“小黑,这里,我经常搞不懂,为什么是这样的呢?”

 

“这个是缩略词的用法,原型是这样的。”

 

他接过对方手中的笔,在线圈本的米黄纸页上写了起来,写完后把笔还给了真昼。

 

“原来是这样啊。”

 

“然后,这个的话,不用想得太复杂,麻烦死了,当成普通日常用语来考虑。”

 

“唔,这样吗?”

 

“嗯。”

 

“太好了!”

 

……

……

……

 

打开室内自带的小冰箱,真昼弯下腰在里面翻找着,拿出一瓶橘子汁后转头询问着后方。

 

“小黑,你口渴吗?这里有饮料,要我帮你拿什么?”

 

“可乐。”

 

有了外援的帮助,真昼的作业进度终于摆脱了龟速的僵局,宛如开闸泄水,夜晚的时间也在不知不觉间一点一点地溜走。不知过了多久后,真昼的手指终于离开了键盘,他向后仰靠向椅背,揉了揉有些略酸涩的眼睛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瞥见依旧趴着的小黑,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对不起呐,小黑,我的英语真的不怎么好……”

 

“那你到底为什么要选修这个啊?”

 

“Simple点说的话,就是因为觉得自己这方面不足,所以才想要努力克服它啊!”

 

“呜哇,和努力啊热血啊什么的,也就是你,真合不来。”

 

“和我合得来啊!多亏你教我了,小黑,谢谢。你真的好厉害,为什么会懂这么多?”

 

“嘛,没什么了不起的,之前有上过学,平时接触的人杂,各种语言都有接触。”

 

“这样啊……”

 

对话戛然而止,寂静的空气仿佛有实体般横亘在两人之间,直到真昼鼓起勇气打破了这阵莫名有些不协调的沉默。

 

“小黑,那个……”

 

“怎么了?”

 

“你,为什么选择干这个呢?我是指,你这么聪明……”

 

“……”

 

“呜,如果让你不愉快了很抱歉,你不想回答的话完全不用回答也没关系的!”

 

“没什么,”埋在臂弯里飘出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真昼小心翼翼地瞄着身边人,结果却也是看不到小黑的表情,“……是因为肚子饿罢了。”

 

可以感觉到身旁男孩小心翼翼的视线和迟迟不再开口的体贴,小黑抬起头,浅色的头发垂落在深红色的眼睛上,脸上依旧是无表情的平淡。虽然知道这家伙因为考虑到他的感受不会继续追问,但他发现此刻自己并不介意在对方面前说出来。

 

“六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不想让他们整天饿肚子。辍学后,打工的钱是不够的。合不来,生活这件事真是麻烦死了。”

 

“是、是这样啊,抱歉,小黑……”

 

“为什么要道歉?”小黑瞄了身旁人一眼,真昼的表情让他有些困扰地叹了口气,压抑住想伸手揉乱对方的头发的冲动,“喂,别这个表情,这又不是你的错。”

 

“总觉得……小黑,真的是好厉害啊,明明看起来没有比我大多少,但是不仅自食其力,而且还照顾着家人。我也要更加努力一点才行,不能再依赖叔叔了呢。”

 

“……你爸妈呢?”

 

“我的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哟,父亲的话……我几乎没有听说过和他有关的事,我从小是由徹叔叔养大的,现在不想再麻烦他了,虽然可以用奖学金付学费,也有在cafe打工赚生活费,但是和小黑比起来,我果然还是……对了!小黑,你下次来我打工的cafe好不好,我请你吃饭!对了,带着你的弟弟和妹妹一起吧!你帮了我这么多,还愿意告诉我这些……”

 

“我……”

 

本能地想开口回答时,某种熟悉的东西堵住了喉咙,让小黑无法道出任何承诺,这种熟悉的东西让他在过去独自一人躲藏在无人注意的角落、让他对自己的弟妹缄默再三、让他拒绝一切可以挣扎与逃脱的美梦般的机会。

 

像真昼这样的人,真的会想和像他这样的人在今晚之外还有所牵扯么?

 

从最初,他们都像是完全两个世界的人。

 

“小黑……?”

 

一声轻柔的小声呼唤让小黑抬起头,对上了那双写满了明亮期待与柔软关切的棕瞳,真昼在耐心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在桌面上陡然跳动的手机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向对方递去满怀歉意的目光,真昼手忙脚乱地接起手机,指节却不小心触到了某个键。下一秒,一个高扬得仿佛自带扩音效果的男声在安静的旅馆房间内回荡起来。

 

“呀,晚上好,真昼君~我们纯洁无邪的小男孩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成功地变成肮脏的大人呢?没关系哦,如果吓哭了的话,我和国酱可以大发慈悲地撤回这个挑战让你今晚回宿舍来哟?”

 

“吊、吊戏桑?!”

 

尴尬到张口结舌,真昼迅速关掉了免提键,一边悄悄地瞄着小黑,一边把手机凑到耳边捂住听筒小声地应付起来。才刚没说出两三个字,手机就被冷不防抽走了,他睁大双眼震惊地瞪着出现在面前这么近距离的人。

 

“小黑?!”

 

“对面的混球,你们纯真无邪的小男孩快把我榨干了,别来打扰我们。”

 

石破天惊地说完,没有给通话另一端回应的机会,小黑表情毫无波动地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回给主人,随后他又忍不住又侧目了一眼惊得下巴几乎掉在地上的真昼,眼神中充满了让前者匪夷所思的纯粹茫然。

 

“怎么了?”

 

“……‘怎么了’?小黑你才是吧!为什么要那么说?!///”

 

“如果我不那么说的话,凭你自己肯定会穿帮的。”

 

“诶!这个好像……确实是的……”被直直地戳中真相,真昼一下子冷静了下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虽然对方从最初到现在都是一副懒洋洋的颓废模样,但临场波澜不惊的冷静和极快的反应能力让他产生了强烈的钦佩之情,“抱歉呐,小黑,对你吼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话语中途被一个大大的哈欠打断了,小黑的眼皮止不住向下坠,昭示着他有多么缺少睡眠,“合不来,睡了吧。”

 

“睡……诶?!竟然已经这么晚了,”看了一眼电脑屏幕的右下角,真昼震惊地意识到早已过了午夜零点,几个小时的时间飞一样地流逝而去让他们毫无察觉,“我把剩下一点点作业搞定,小黑你先去睡吧。”

 

对方的回应是懒散的一个挥手和径直走向豪华大床的微驼背影。

 

“晚安,小黑!”

 

“喔……”

 

眼见对方像猫一样灵活地钻进被子里,真昼起身关掉了灯,室内就只剩下电脑屏幕投射出的人造光照亮了小小的一角。将暖气调整到适合睡眠的温度,他轻手轻脚地重新在椅子上坐下。深吸一口气后,再度一头扎进还差一点就可以大功告成的作业中。

 

幸运的是,他的手机没有再响起。

 

为了避免过于吵闹的键盘敲击声打扰到小黑睡觉,他的手指缓缓地在键盘表面滑动。房间内静悄悄的,有时,只是有时,当他觉得过于安静得如同只身一人身独自陷落于黑暗之中时,真昼会抬起头,望向圆形大床上略微起伏的被子凸起物。他知道,在那下面有小黑正在熟睡。

 

他不是独自一人。

 

不自觉露出了一个微笑,真昼继续回到了自己的作业中。

 

磕磕碰碰之下,他最后终于完成了这项麻烦的任务。Simple点说,麻烦的事做完后就会变得不再麻烦了。虽然离死线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但他一向喜欢提前完成,毕竟你永远不会知道到最后一刻之前生活会制造怎样的“惊喜”来给你捣乱。

 

 

 

 

站起身,真昼伸展着有些僵直的脊背和四肢,放轻脚步走到床的另一端,拉开那条近乎和床一样庞大的被子。基于这是一个Love Hotel,只有一条被子算是意料之内的设定吧。这么想着,稍稍踌躇了半秒后,他也钻了进去,成为了床上的另一个凸起物。

 

头刚一碰到枕头,他如同在家中的床上一样顷刻间沉入了梦乡。

 

嗡——嗡——嗡——

 

“啧……”

 

“唔嗯……”

 

细微的震动声在耳边听来仿佛由远及近,越来越响亮,床上传出了一阵不知所云的呓语和含糊的抱怨小噪音。

 

这个,好像……是闹钟的声音?



→点我看强行被河蟹的一小段←



接下来所有的一切都如同按下了快进键,手忙脚乱地把自己收拾了一下,把东西胡乱地塞进包里,在真昼反应过来时,他和小黑已经站定在房间的门口。忽然想起了什么,他拿出钱包,取出一叠纸币递给小黑,自始至终都有些不好意思地避开了对方的视线。

 

“对不起,小黑,差点忘了这个。”

 

“啊?”小黑微微摇了摇头,“不用了。而且,这也太多了。”

 

反正什么都没做,大概。

 

这句没有诉之于口的话语无声地漂浮在两人间有些尴尬的空气中,但真昼坚持地把钱塞他的手里,像是怕被继续拒绝似的收拢手指紧握着一会儿没有放开。

 

“不,要的。虽然我也不知道应该给多少,这些钱一部分本来就是学长们给的,要我用来……嗯,那么用的。剩余的部分,就当作你教我英语的辅导费吧,小黑,拜托你收下。”

 

“……嘛,有了你脖子上的这些,你的那些混球学长们也会相信我的话了吧。”

 

“诶?……咦什么?!?!?!”

 

毫无所知地摸了摸脖子,真昼一脸迷茫地望着小黑在他面前举起的手机,利用黑色屏幕的反光,他不可置信地瞪着那些斑斑散落在颈间的淡红吻痕,一瞬间从头红到脚。一把用手捂住那片衣物无法遮盖的暧昧痕迹,他在最初的尖叫出声后,就结结巴巴地失去了言语能力来,脸红耳赤地陷入混乱之际,小黑已经为他打开了门。和慌张失措的他比起来,小黑从始至终都是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的平静。

 

定定地注视着眼前敞开的门,真昼突然产生了一种预感:走出这间房间后,他和小黑就会分道扬镳,回到自己的生活中。也许,此生,都不会再相见了。

 

一想到这里,双脚变得沉重起来。

 

“小黑,我……”

 

“下次,别再听那些家伙乱七八糟的命令了,谁知道他们还会让你做什么,对你这种毫无防备的家伙来说太危险了。”

 

“诶,嗯……”

 

“你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确实是那样没错,但是……”

 

小黑把手机递给他,真昼在这时才想起自己差点把手机忘了。望着波澜不惊的小黑,他张开口,呆呆地抓着手机站在原地,却又欲言又止。似乎是感受到了他内心的挣扎,小黑抬眼静静地注视着他。对上视线的那一刻,真昼一咬牙,再次打开书包掏出记事本,低头快速地着什么。

 

“小黑,我的英文果然还是需要进一步的辅导。这个,是我的手机号码,”真昼把那页纸唰啦一声撕下,递到小黑面前,有些犹豫地说道,“你有空的时候……可以联系我吗?我会付费的。”

 

“……为什么,你会想和我这种人……”

 

“诶?小黑,你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一时没有听清对方的小声嘟囔,真昼有些急切地询问,同时却也不安着自己的举动是否会给对方造成困扰。小黑的一声沉沉叹息让他不禁一缩,但紧接着那张纸就被对方收下了。

 

“没什么。这个夜晚有点奇怪,但也不赖。好吧,我接下了。”

 

“太好了,谢谢你,小黑!”

 

全身终于松懈下来,真昼吁了口气,凝视着面前的人,他眨了眨眼。小黑,他的表情似乎变得柔和了一些。虽然小黑从来不笑,但他能断言对方此刻的心情并不差,连带着他的心情也变得阳光起来。

 

接下了象征着主动权的纸片,小黑注视着眼前方才还一脸不安的男孩再度绽开了那朵灿烂得让他有点难以直视的笑容。侧过脸,他挠了挠脑后,忍不住再次做出了催促。

 

“真昼,时间。”

 

“哇!我真的得走了!小黑,回见了!”

 

亲眼看着真昼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脸色发白,小黑无言地望着对方最后对他挥了挥手后飞奔远去的身影。低下头,握着那张小小纸片的手指收紧,他的嘴角无自觉地微微上扬。

 

 

 

*

 

 

 

“呼,呼,呼,总算是……勉强赶上了。”

 

一口气跑到学校,气喘吁吁地倚在阶梯教室门口,真昼弯下腰撑着膝盖,拼命调整着凌乱的呼吸。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浑身一凛,立刻掏出手机,点开后跳出来的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一条没头没尾的短信:

 

你可能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直。

 

 

 

 

End.

 

文后:

 

某个夜晚突发奇想放飞自我的结果,断断续续地鸡血了几天后,虽然成品惨不忍睹,但没想到成为了第一篇完稿发出的AU设定黑真,明明还有很多普通人设定可以写的。OTZ

题名和马老五的那首同名歌没有关系但确实是正好有在听而已。

至于最后的短信无疑就是真昼发来的w他们一定会再度相见的,在没能见面的日子就暂时先通过互发短信互相骚(tiao)扰(qing)吧。www

现在在LOF发文总是要担心河蟹的事,真的很烦,这篇即使是全年龄毕竟他们只是亲亲摸摸什么都没做,但尝试着全篇放出时还是被消失了,所以当中那一小段只能用图片外链。心很累。Orz

 

谢谢一直以来给我评论的小天使们,虽然有时来不及回复或是语死早不知道怎么回复……但是每一条我都有认真看,感谢你们!❤

 

 

nebiim.

2018/01/10

完稿于离家前夜

 

 

最后,以下是隐藏剧情↓

 

 

 

 

 

 

 

 

Bonus:

 

 

 

 

点击完发送后,他把手机塞回黑色风衣的口袋内。

 

收拾完一切,走出温暖尚存的房间,他戴上了兜帽,粗糙的布料搔挠过脸颊,有些小小的生痛,可以提供庇护便足以。房费由真昼事前结清,他慢悠悠地走到门口,眼前是日间熙熙攘攘的人潮,来回走过的人群大多目不斜视,步履匆匆。此处的景象在日间和夜晚是两幅截然不同的画面。扫视周围后,他踏出了旅馆。清晨的金色阳光斜斜地倾下,过于耀眼让他眯起双眼,不禁联想起某个人。

 

衣袋里的手机微微震动,他用指尖夹起后瞄了一眼屏幕后,不禁垂下眼。走入背阳的偏僻后巷,他接起了电话,淡淡地开口,低沉的嗓音几乎在空气中被吹散。

 

“「父亲」。”

 

“状况如何?”

 

“已经干掉了,目标,”压低声音,他抚摸着塞入内袋深处的小东西,金属冰冷的触感在指尖擦过,浓烈的血液气味早已消失无踪,“洗了澡,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一晚上没有消息,还以为你那边出了什么状况呢。”

 

“中途出了点意外,不过都解决了。”

 

“喔?你听起来心情不错,是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么。”

 

“……差不多吧。”

 

“既然任务完成了,就快点回来吧,Sleepy Ash。你的弟弟们都在等着你呢。”

 

“……嗯。”

 

 

 

那个时候,正在被追击的他如果没有遇到真昼,大概事情会变得更麻烦了吧。

 

昨晚的画面浮现在脑中依旧鲜活。潜逃到充满了情色气息的后巷,他迎面撞上了那个浑身上下写满了青涩的男孩,对方被他一把压到墙上后露出的惊讶表情,以及当他在对方耳边低语“想要我吗”时那迅速涨红的单纯脸庞。他耸了耸肩,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演技可能还不错。

 

运气的巧合成分也许也占了一部分,毕竟在夜晚时分来到这条后巷的人大多是抱持着发泄欲望的目的。只是逢场作戏而已,他无意为了一时的藏身之处把自己搭进去,早已准备好用一记手刀送对方一夜昏睡。结果,他遇到的却是城田真昼,后来的发展确实出乎了他的意料……但倒也不坏。

 

收回手机,小黑压低兜帽遮住大半张脸,弓着背向狭窄的巷子深处走去,沿着阴暗潮湿的墙面刮过的冷风带走了阳光下最后一丝残存的温暖。

 

即使不是在做着那样的工作,日夜施行着另一种肮脏的罪孽,手上沾满了鲜血的他,和那个像太阳一样耀眼的男孩永远不会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口袋的手机再次短促一震。

 

那是新短信的提示。

 

 

 

 

Real End.

 

 

 

 



评论(32)
热度(197)

Servamp怠惰组

©Servamp怠惰组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