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真】【原创】四次小黑说了某句话,还有一次他没有说(而是说了另一句)(下)

【黑真】【原创】四次小黑说了某句话,还有一次他没有说(而是说了另一句)

The End and the Beginning of Epic Love Story of Sloth Pair.


√Servamp怠惰组应援❤

√作者:nebiim.

√文存放在Lofter:Servamp怠惰组。

√需要更多黑真同好的能量。QAQ

√文前注意:

① 全文字数:15381字。为了便于阅读分成上下两部分发布。

② 涉及R18内容,阅读前请注意。

③ 警告:重要角色死亡。



梗概:随着相处与了解的愈加深入,城田真昼逐渐意识到了搭档的口头禅具有多样的涵义。




正文:



(下)




在城田真昼短暂的一生中,他从搭档那里听到过许许多多次“合不来”,从第一次到最后一次,不计其数。

 

对于第一次,他始终对一切相关细节记忆犹新。他记得那是他们相遇的第一天,他记得他们望入对方眼中的第一眼,他记得小黑当时无奈的表情和姿势,记得那些杂乱地散落一地的杯面、零食和漫画,也记得那一刻骤然加速的心跳。

 

但是,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最后一次是哪一次了。

 

 

 


“小黑,我承认,这次确实是我太冲动和大意了,没有听你的,对不起。”

 

“……”

 

“哈哈,对了,小黑,其实我知道的哟。今天早上你起床后又偷吃了零食对不对?明明我每次都和你说不许吃了,我都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

 

“……”

 

“诶,小黑,难道你是在……哭吗?喂,不是吧?”

 

“……”

 

尽全力地想要缓和气氛,真昼故作轻松地开着完全不好笑的笑话,不稳的声线磕磕绊绊地作响。在干巴巴地试图笑两声时,还差点把自己呛到,有某种厚重的液体似乎正在慢慢地凝结于他的喉咙口。真昼尝试着挪动了一下脖子,努力维持着正常的呼吸。

 

可是,他有点被抱得太紧了,那双巍然不动的手臂几乎是把他锁住了。小黑把他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让真昼整个人都倚向或者说是直接陷进了他的怀中。安全,这一直是他和小黑在一起时的关键词之一。

 

怠惰真祖从来都不是话多的人,但此刻他却是明显反常地沉默着,真昼可以亲身感觉到:

 

小黑在发抖。

 

一头浅色蓝发的头颅正深深地低垂着,小黑隔着衣服埋在他的锁骨处,布料上莫名有一丝水汽的潮湿感,而他从未见过自己的下仆吸血鬼变成这样。

 

不行,这样下去,连他也要开始带上哭腔了。

 

“所以说,小黑,喂,你别这个样子啊……嘶,你弄疼我了……”

 

刚发出一声痛呼,他立刻看到小黑倏地抬起头,那双如同红宝石般瑰丽的眼瞳果然如他想象中的那样异常地湿润着,而这几乎打碎了真昼的心。

 

一直抱住他不放的小黑这才“唰”地放开了压在他腹部伤口上的手掌,满脸手足无措的惊恐看起来似乎连自己的双手都不再信任。片刻后,咬了咬下唇,他重新鼓起勇气用小心翼翼的力度重新按回真昼的腹部,徒劳地试图阻止更多液体涌出,而另一手则紧紧攥着某个会叮铃作响的金色小玩意,如同握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呆呆地望着那颗自己第一次送给对方的猫铃铛,真昼觉得自己的眼眶也开始阵阵发热。

 

小黑一直都很珍惜那件东西,那是独属于他们的象征物,虽然只是一颗简单的铃铛而已,但却莫名很符合他们共同的作风。

 

强忍着痛楚,在他想要再度把话题扯开之前,小黑第一次开口了,在这场意外的变故发生后的第一次。

 

“……对不起。”

 

“小、小黑……”

 

“真昼,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小黑,快停下。

 

真昼凝固在原地。这太痛了,他痛得快要受不了了。听着小黑这样无助与痛苦,这样迷茫与惊恐,让他的心脏疼得像是被人挖走了一块,对方破碎的低哑音节让原本就不再顺畅的呼吸变得更加艰难。

 

在他的记忆中,小黑从来不会这样,甚至在那次他闯入对方的内心世界看到那段痛苦的记忆时也不至如此。而与那一次唯一相似的地方是,现在的小黑也在哭泣着。

 

别哭,小黑。

 

“别说对不起,小黑,这不是你的错。”

 

“不,这是我的错……”

 

“不是这样的……!”

 

“我本来应该在那里的,我本来应该保护好你的,但是我搞砸了,我一定让你失望了吧。就差了那么一点,我没能来得及……我都做了些什么,我本来应该守在你身边的,我怎么能离开,这些全部都是我的错,我果然什么都……如果,你一开始没有捡到我的话,现在就不会……”

 

「每次只要你一行动,就会为世界带来不幸。」(2)

 

确实,就如同它所说的一样。

 

“小、小黑!”

 

眼前的男人彻底破碎了,而这让真昼比在身体受到的伤害要痛苦千万倍。

 

这样的煎熬,他快要受不了了。

 

过于激烈地挣扎着想要说话,真昼竭尽全力地摇着头对小黑那些自我伤害的言语表示否定,来自喉咙口的麻痒让他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继而发出了一声满是痛楚的呜咽,有什么腥甜的东西聚集在他的舌苔上,而他恍若不知。终于,小黑的自言自语终于被他打断了。

 

“小黑,答应我……别、别再听你体内的那家伙胡说了,你没有给这个世界带来不幸!”

 

“……你,可以听到那些吗?”

 

“是……是啊,偶尔可以,大概是因为我们的契约……的缘故?因为我一直都是你的伙伴啊,小黑。”

 

小黑对此一言不发,而真昼没有介意。断断续续地,他继续着那个话题,即使是在生命即将终结的时刻也努力地安抚着自己的伙伴、搭档兼恋人。

 

“小黑,你没有让我失望,我根本从来、从来都没有这么想过。不如说,是正相反才对……能够与小黑相遇,一直、一直是我最大的幸福……”

 

朝着对方挤出一个此刻自己所能做到的最灿烂的微笑,真昼颤颤巍巍地在被口中更多的血液呛到之前合上了嘴唇,而他完全不知道那些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下的。头昏脑涨,到处都很痛,也许很快就连他的大脑都不属于自己了。

 

奇怪,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过去的记忆全都涌出来了呢?

 

对呢,在一开始相遇的时候,小黑还有这么说过:‘我和你到死也合不来’什么的。

 

浑然不觉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把心中所想诉之于口,在他看到小黑的脸上一闪而过的受伤时瞬间体味到了后悔的苦涩滋味。

 

小黑,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一点也不配你啦,平时那张讨人厌的懒洋洋的脸都去哪里了?

 

无力的手微微抬起,虽然失去控制地不住颤抖,但他最后还是成功地握住了那双僵硬的手。他对小黑的手并不陌生,但现在这双宽大而修长的手上已布满了深深浅浅的伤口,被鲜血浇灌一般到处都是红色的血污。拳头的指节处凝结着一些已经变成深色的血迹,那些并非属于真昼的血,而是已被暴怒的黑色狮子撕成碎片的敌人,而它们渐渐地也被新鲜的红色覆盖。

 

真昼收拢手指,他们的指节交缠在一起,温热的液体染红了他们手掌间的铃铛。

 

在心底某个深深的角落里,真昼发现自己也许从最初起就持有着对自家下仆吸血鬼的隐秘独占欲:他不喜欢小黑接触别人的血液,只能是他的,虽然考虑这些的时候他是指吸血的事。

 

至少到现在,这一点还是基本没有被打破。

 

真昼的血染满了小黑的双手,这些颜色刺眼的液体尚且带着他的余温,连带着他的生命,正源源不断地从他摇摇欲坠的身躯涌出,不知何时就会流尽。

 

血液,大片大片的暗红色,浓稠的,火热的,把破破烂烂的橙色校服外套和身下的地面都浸染成了深红和深黑色。

 

突然觉得,有点浪费。

 

比起就这么白白流光,还不如让小黑最后痛快地享受一顿吧。对他来说这种死法会更快,不如再经受弥留之际的疼痛折磨。同时还能给小黑带来帮助,也比较开心。

 

这个想法在脑中一闪而过时,真昼自嘲地佩服着自己顽强的乐观性格,同时,残存的理智却让他无法再度说出这样直白得可能会伤害到小黑的话语。

 

虽然谁都没有说出口,但是他们在心中都一清二楚:他快要死了。

 

不管是呼唤同伴来帮忙也好,立刻叫救护车抢救也好,对于现在的真昼来说,这些都已经太晚了。

 

对于整个事件发生的始末,他没有记得很多。突如其来的攻击,未曾料到的偷袭,寡不敌众,他没能来得及同时做到防守和保护自己。我果然还是太弱了,没有小黑在身边果然不行吗?他猜测自己的身上除了面积太大的创口外,可能内脏或是脊柱大概也被打穿了,毕竟那样的冲击不止会造成小范围内的伤害。现在勉勉强强的,有半边手臂和一部分身体器官还残余着知觉,但是寒冷的感觉如同鬼魅般地渐渐覆盖他的全身。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不,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越来越难以集中的注意力被小黑反差的声音艰难地拽了回来。

 

“我知道的,只是一直都想装作忘记……就算,就算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但是,但是……”

 

“什……么?”

 

“不,这,这太快了,我还没准备好……不,不是……”

 

“小、黑?”

 

“如果不是你……如果没有你,真昼……我不可能做到,我做不到……”

 

慢吞吞地眨眼,真昼的大脑一片混沌,他恍恍惚惚地听着对方那些凌乱的喃喃自语,艰难地想要捕捉到每一个字,发动仅剩的思考能力去理解。

 

这一刻,他眼前的小黑似乎是在凝视着某片黑暗的虚空,连下唇被自己的尖牙咬破了,那些具有特殊力量的吸血鬼之血沿着白到近乎透明的肌肤滑落时,他自己都毫无自知。他似乎浑身笼罩在一片阴暗之中,血色的瞳孔似乎覆着一层黑雾,满是阴郁的晦暗。没有任何一刻的sleepy ash会胜过此刻的他要更加像本就属于夜晚的超自然生物,神秘而危险。

 

然后,他突然听到小黑这么说道。

 

“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件事,但是,如果是你的话……”

 

什么……小黑?

 

“我只问一次……真昼,你想活下去吗?”

 

我可以、活下去吗?

 

“真昼,如果……如果我把你,变成我的subclass(下位吸血鬼),你愿意吗?”

 

怠惰真祖一向低沉的声线此刻听起来莫名有一丝癫狂的高扬,让真昼有些担心。而随着某个关键词的吐露,比起先回答对方的问题,记忆中的片段自顾自地在他的脑中缓缓浮出。

 

「谁知道那个人类还想不想活下去,这种事光是去思考都觉得麻烦。」(3)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曾经当他问起有关subclass的话题时,小黑给他的回答。现在回想起来,那样说着的小黑,与其说是冷血无情,其实更多的是出于一种别样的温柔吧。因为,一个微小的举动就可以轻易地改变一个人的一切。在吸血鬼巨大的力量面前,人类的生命是显得那么渺小。而自认为是“怪物”的小黑,更加不会想要制造出更多怪物的悲剧。

 

如果,那个人类后悔了永生,该怎么办?

 

他仿佛能听到小黑内心的不安。

 

小黑的内心……

 

强烈的求知愿望在真昼的心头升起时,似乎有某种奇异的力量忽然渗透入他的体内,沉沉的钝痛捶击着他的头部,而联结着两人的无形锁链像是猛地被收紧般紧咬着他的手腕。

 

好像,有什么东西流进来了。

 

迷迷糊糊地,真昼的耳边传入了一些不属于现实的声音,因为眼前的小黑明明没有说话。

 

真昼,会想要永远地活下去吗?


想要真昼和我一起永生,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别离开我。


别离开我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我已经无法承受再度回到一个人了


我不能失去你。我不能没有你。我只想要你,真昼,其他的都无所谓。


求你,不要下我一个人


合不来……


对不起,真昼,果然,我很自私


这些,难道是……?

 

“小黑……”

 

“真昼,别离开我……”

 

小黑他,说出来了。

 

刚才听到的那些是……?难道……是因为契约的作用吗?

 

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些满是痛苦和自厌的破碎声音其实就是小黑内心的声音后,真昼发出了一声近乎是呜咽和啜泣的喘息,过大的信息量让他的呼吸暂停了片刻,肺部的疼痛让他甚至产生了肋骨直插之中的恐怖错觉,但这些都无所谓了。

 

「别离开我。」

 

小黑没有再说那句“合不来”,而是诚实地说出了内心真实的想法。明明这对于他来说本该是梦寐以求的事,但真昼发现自己的眼泪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这是小黑真实的想法,这是小黑唯一的愿望。

 

那么,他想要变成小黑的subclass吗?从此,他会开启一段全新的生命,但是不再是作为人类,而是成为吸血鬼?

 

说实话,真昼自己也不知道这个答案。

 

只是,他确定自己不想待在这里。他好想回家,和小黑一起。

 

想要回到和你共同的家中。

 

想要每天都和你一齐迎来早晨,一齐沉入夜晚。

 

想要再看一次你赖床时撒娇的样子,想要再听一次你那些恼人而啰嗦的抱怨和吐槽。

 

想要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起打游戏,一起看电视,一起吐槽无聊的节目或是恶俗的爱情电影,因为一些无聊至极的话题发生无聊的拌嘴,就和过去一样这么度过平淡无奇的每一天。

 

还想在未来的某些时候,和你一起去很多很多从未到达过的地方,一起看很多很多从未见过的景象。

 

我想要再次亲吻你,再次拥抱你,无论是猫咪的形态还是人类的形态。

 

也想要再次被你亲吻,再次被你拥抱,不想离开这个怀抱。

 

仿佛对自己的动作无所知,小黑箍在他身上的手臂进一步收紧了。说实话,这让他疼得不得了,一定是压到了折断的肋骨,鲜血正不断地从伤口涌出。本能让真昼想要大喊让对方放手,但是他说不出口。

 

因为,他并不想让对方放手。

 

至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只想要在小黑的怀里度过,只想待在这里死去。

 

小黑,我真的希望我们还有时间。

 

哪怕是再多一分钟也好,我也想要更多地和你一起度过。

 

好想要更多更多地和你在一起。但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们之间的时间是这么的短暂呢?

 

咸涩的液体刺痛了真昼的眼球,他的视线变得模糊一片。

 

不想离开你,小黑,我不想离开你。

 

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也许,是永远。

 

……

 

小黑,我……

 

我不想死。

 

“我,不想死。”

 

“真、真昼……?!”

 

“小黑,我不、不想死,这是我的选择,我的愿望,所以……”

 

你不要因此而自责。

 

自私的那个是我才对。

 

真昼挣扎着向对方笑着,涣散的目光竭尽全力地想要聚集起来,坚定地想要传达自己的愿望。

 

我不想死,小黑。

 

真昼……


重重地吞咽了一口,小黑张了张嘴,接着又停住了。也许是因为害怕自己后悔,也许是因为害怕真昼后悔,也许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他合上了双眼,终于落下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最终,他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微微颤抖着,几乎是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谁也不知道EVE被变成subclass的话是否会有什么不同。

 

谁也不知道未来的某一天他们是否会后悔今天的抉择。

 

但是……

 

不想离开你。

 

这是我们两人共同的愿望。

 

请你原谅我。


不再需要言语的媒介,他们的灵魂相通了。


“吻我好吗,小黑?”

 

掌心相贴,真昼的手被对方的大手包在里面时,才发现对方早已不知何时握紧了拳头。他微微开启双唇,与那两片同样冰凉的嘴唇交叠在一起。

 

他们最后的深深一吻,充满了血液的气味。

 

自己的血,和小黑唇上的血。

 

“小黑,一直握着我的手不要放开好吗?”

 

“嗯……”

 

脖子被狠狠咬下的一瞬间,超过人类所能承受范围的巨大疼痛将真昼卷入了无尽的黑暗,灵魂似乎要被从肉体中抽离般的痛苦。在越来越模糊的意识中,在他的耳边仅存着的是某个温柔的低语,如同甜美的麻药。

 

“安心吧,真昼。当你醒来时,我们就会再见。”

 

 

 

然后,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直到时间的尽头。

 

 

 

 

*

 

 

 

 

明明灭灭的意识重新灌入体内时,那些难以忍受的剧痛奇迹般消失了。

 

他活着,他死去,他新生。

 

但城田真昼再也不会是活着的,他再也不可能是原来的那个他。

 

隐隐约约间,他听到了某个熟悉的低沉嗓音,在悉悉索索地念叨着什么。

 

……

 

男孩缓慢地睁开双目,透过全新的猩红色瞳孔,展开在他眼前的是一个男人泪流满面的脸庞,他有着如同浅岸的海水般美丽的发色,眼睛下面有着和端正的五官极不相配的大大黑眼圈。而那双与他同样色泽的眼眸中摇曳着未燃尽的死灰,那是狂乱地交织在一起的恐惧和不安,颓废和绝望,以及,希望和喜悦。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他听到对方的声音在轻声地诉说着。

 

“我爱你。”

 

而这就是城田真昼成为sleepy ash唯一的下位吸血鬼后所听到的第一句话。

 

 

 

 

End.

 

(1)这段生日聚会的背景是结合官方Drama寒假TRACK 03《酒!蛋糕!吸血鬼满地滚的倒计时派对》。来源于网络版翻译,小黑最后的内心OS是:“真心不想承认自己的内心觉得其实也没这么麻烦。”

(2)出自于原作漫画第8话。

(3)出自于原作漫画第22话。



文后:

 

 

大家好,这里是依旧爱着怠惰组的可可。(打完最后一段和校对时正违和地循环着打雷姐的Young and Beautiful)

 

这是某天和圈外的亲友吐槽着无关的东西时忽然冒出的脑洞,事实上是先想到了这个模式的梗,继而才一点点补全了脑洞的剧情,谁能想象得到这原本是一个像是怠惰组的日常系列一样的傻白甜小短篇呢,结果却越写越长,越写越真情实感。

 

对于小黑这个原作官方盖章的“傲惰”来说,口是心非是例行日常,口头禅也不例外。对于他的情感障碍这一点,我在情感上谜之有所共通,所以其实很能理解他,也很能理解对于这样的人来说真昼简直就是理想型(???)。这么别扭的家伙也只有在非常时刻才会情感外露。比如在原作中,在真昼遇到危险时,小黑才会放弃卖萌,难得展现出真实的帅气一面。幸好有真昼懂他。

 

计划总赶不上变化,蓄谋已久的大纲永远赶不上突如其来的脑洞。还比如,在此文中,我终于涉及了某个一直想写的有关怠惰组的主题:当死亡即将把我们分开。虽然碍于全体效果不能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深挖这一点,包括他们的后续,但写的时候真的超开心w(咦)一口气敲完初稿时是凌晨2点多立刻躺床结果还是失眠到天亮。

而此处的“重要角色死亡”,这是HE还是BE的问题,大家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理解。

对我来说,大概是偏向于一个bittersweet的HE。他们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但是如同文前所写的那句话:

 

The End and the Beginning of Epic Love Story of Sloth Pair.

 

这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段结束,是真昼作为人类的生命的终结;同时,也是一个开始,是他们新的矛盾纠结的开始,是与自我斗争的开始。作为新生的下位吸血鬼,真昼该如何调整自己来面对这个全新的身体和身份,他该如何重新适应这个世界,他将再也无法回到过去的平凡生活中了。但我认为他不是一个会后悔过去的孩子,他拥有着足以坚定自身选择的强大精神力量。即使变为了暗夜的生物,依旧如同太阳一般的奇迹之子。

 

但对于小黑,状况大概就严酷得多。也许真昼现在的存在对他来说就如同一道伤疤,一个罪证,时刻提醒着他自己曾经做过什么。同时,我也认为他不会轻易地停止对自己当初未能拯救真昼这一事的自责情绪,这是后来发生的一切的根源,而按照小黑,他会将其全部归咎在自己身上。虽然也许这会让他从此以后更加疼爱与珍惜对方,但这样的PTSD也很可怜。同时,我总觉得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小黑对真昼的感情里也许还会微妙地增加一分莫名的亲子之情……?(快醒醒快停下)

 

不过,他们会互相陪伴直到时间的尽头,而真昼一定会让他好起来的。

 

怠惰组的环游世界之旅走起!(离题千万里)

 

来说点轻松的!最近夏comi上SERVAMP官方出的新谷子真是太可爱了!怠惰组和强欲组都可爱得不行(死亡)小黑和真昼这果然是约会时的自拍照吧!→图戳这里

 

未来有缘再见!

 

 

nebiim.

2017/8/14 夜


评论(29)
热度(121)

Servamp怠惰组

©Servamp怠惰组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