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真】【原创】Now and Forever(上)(沉默的终焉 番外一)

【黑真】【原创】沉默的终焉 番外一:

Now and Forever



文前:


离本子完售半年多后,未公开的番外部分在此放出。

番外一共两篇,第一篇为《Now and Forever》,年龄分级为R18,阅读前请注意。全文总计49543字,按正文《沉默的终焉》的时间顺序分为上下两篇。因下篇的篇幅过长,分章节陆续放出,请勿催促,谢谢。


感谢依旧身处SERVAMP圈内的你们♡

©nebiim. 


(上)

时间背景:正文时间线半年前(1)

 


小黑,那家伙,到底是怎么了?

 


银白的月光穿透单薄的纸门,被整齐地切割成正方形光块暗淡地投射于浅色的榻榻米上。深夜晦暗的室内,这样微小的亮光几乎起不到任何照明的作用。不过,对于刚半睁开眼的城田真昼来说,这种程度的光线已足以驱赶一丝朦胧睡意。


对,从他合上双眼开始,持续了一大半夜晚时光至今的也许只是睡意而已。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真昼继续埋在被窝里,他皱着眉小小地打了个哈欠。片刻后,他才有气无力地抬起手臂半伸了个懒腰。


睡得好差。


体内流淌着浓重的倦意,脑中却尚存着清醒的意识,如此糟糕的睡眠质量反而让他的身体比躺下之前更加疲劳。


月亮很刺眼,但是这样的话,明天一定会是一个好天气吧。随意地考虑着,那阵睡意再度围拢而来侵袭了真昼的大脑,他的手臂腾地在床垫上落下。强撑着沉重的眼皮,他的脸向左侧转去,迷迷糊糊的视线习惯性地扫过相邻之处。


一丝不乱的棉被铺展在隔壁的床垫上,其下空无一人,或者说是,空无一猫。


……


诶!?小小小小小黑呢?!?!?!


不安的情绪瞬间涌上喉咙口,真昼一下子完全清醒了过来,他一股脑坐起身,腰后隐隐的刺痛无声地抗议着他一时幅度过大的动作。狼狈地揉着腰,他大睁着琥珀色的圆目在黑暗中盲目地扫视着周围。


“小黑,你在哪里?”


“唰”地掀开了温暖的被窝,真昼焦虑地用眼睛和双手搜寻遍了四周的角落。四顾无果后,他毫不犹豫地站起身,摸索着向前走。仅仅两步后,他就脱离了月光照耀的范围。努力地让双眼适应黑暗,真昼压低音量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那个自己的取名,光裸的脚底无声地踩在厚实的榻榻米上,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踩到那只他心心念念的黑猫。


“小黑?小黑!”


果然还是先开灯比较好吧?打定主意,真昼一边继续叫着对方的名字,一边向着在他印象中房间门的方向移动。


就是在这个时候。


“……喵。”


?!


一声低低的猫叫让他顿在原地。 


这是小黑的声音!


“小黑?你在哪里?!”


听起来像是从不远的地方传来的,那个熟悉的声音让真昼呼唤一滞,不由地提高了音量。


“好吵,麻烦的家伙……”


一向不耐的语调在此刻却带给真昼一阵释然与安心,他沉沉地松了口气,直到这时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一直都在不自觉地屏息。当他发现小黑不在原位时,真的是吓了一跳,一时间心头生出了无尽的慌乱与不安,就好像是……在内心深处,他早已隐隐地恐惧着小黑可能会在某一天默不作声地离开,再也不会回来。


果然,是和这两天发生的事有关吧。


最近,他们真是忙得焦头烂额,到处赶来赶去。和椿有关的事不仅没有得到解决,反而还愈演愈烈。现在还出现了另一个重大的变故:强欲主仆的出现。


强欲真祖,那个Lawless是小黑的弟弟吧?但是,两个人看起来关系不太好的样子。他对小黑显露了毫不掩饰的敌意。而他当时似乎是说了什么话,从那以后小黑也开始表现得很不对劲。那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小黑,或者说,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小黑身上的某一面?总之,他无法不为他的搭档而感到担心,同时也因察觉到自己对小黑的事一无所知这个不争的事实而感到难过和失落。而现在,这两种情绪交替地折磨着他的心脏。


“别抱怨了,小黑。你在哪里?我看不清。”


“喂,你在搞什么,快点回去睡吧……”


“小黑,你才是!快点乖乖回来!”根据音源的方向,真昼一点点挪过去。在心底估计着差不多离小黑足够近了,他当即沉下膝盖半跪下来,伸出手。


但是,在黑暗中他根本一点也看不清黑色的小黑。在心中暗暗吐槽着绕口令般的言语,真昼胡乱地摸索着小黑的所在。指尖擦过一簇蓬松柔软的皮毛时,他顿时心头一喜,而那堆小小的毛团恰巧也回应般颤了一下。心知自己是找到了,他进一步伸长手臂。


“Ku(ro)——唔哇!?”


在真昼的指尖堪堪触及到那团温暖前的一瞬间,无声而迅猛,他的手腕被一把攥住。一只比他的要宽大一圈的手紧紧地箍住了他的手腕,巨大的力度让他不禁感到了一丝疼痛。这种程度,他的腕部一定是留下了红痕。


太过于意外,真昼忍不住痛呼出声,手腕上的钳制随之僵硬了一下,那股坚硬的力道一下子放松了些许,但依旧固执地停留在原地,既没有将他拉近,也没有将他推远,仿佛这只手的主人自己也正对此拿不定主意。


在过去的无数次战斗中,小黑也是这么握着他的手腕,带着他东奔西跑,守护着他的安全。而如今这只手却变成了一道防御的铁幕,昭示着真昼再也无法向前靠近他分毫。即使隐没于黑暗中,真昼还是注意到此刻在他面前的是已经变回人形的小黑。夜视能力贫瘠的人类双目无法清晰地捕捉到小黑的样子(虽然小黑一定能看清他)。但通过轮廓来判断,对方的脸颊一定就近在咫尺。


这一刻,真昼拼命地抑制着畏缩的本能。


他直觉地感觉到,现在的小黑,恍若是一只浑身的毛齐齐竖起,警惕地防卫着外来者入侵领地的兽类,平时猫咪形态下那种可爱治愈的气质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纯然的野性。双眼渐渐地适应了黑暗,他的双眼立刻与那双的血红色的瞳孔相遇了。像是快被吸进去,他一动不动地与那双在幽深夜色中隐隐发光的眼睛对视着。本能地吞咽了一下,掺杂着些微恐惧的不安再度降临在真昼的心头。


没错,他在深深地担心着这样的小黑的同时,也觉得有一点……可怕。


抱歉,小黑,我竟然会这么想。虽然觉得这样的想法很对不起自己的伙伴,但它确实是真实地存在于他的心中。虽然真昼不明白Lawless所说的 「多数决」是指什么,但这些话对小黑的影响效果是显著的。他至今还鲜明地记得对方散发出的浓烈杀意是如何威胁地缠绕住他的脚踝,直至最后甚至把他的全身都吞没了的窒息感。那样的小黑对他来说是全然陌生的,这是他所不了解的小黑,所以忍不住会觉得有些可怕。但是,他的恐惧从来不是来源于认为小黑会伤害他,而是自身这种一无所知、无能为力的彷徨感。


明明是每天从早到晚朝夕相处的人,但是他对小黑的了解到底有多少呢?他真的有好好地尝试去靠近小黑吗?


也许,曾经有一个机会正摆在他的面前,但那时的他……退却了,一时被那样陌生的小黑震慑到了。但是,这样真的好吗?Lawless所指的那件小黑不想让我知道的事到底是什么呢?我到底应不应该继续追问下去?对,我确实已经说过会耐心地等着小黑自己对我说。但是,这样真的是正确的做法吗?


从那时起,只要略有闲暇,真昼的脑中就会不禁浮起小黑这件事和以上的疑问。即使是在做着别的事,过程中这些迷茫的思索也会无声地悬在他的心中,不断地自我质问着。


他的思绪中途被打动了,因为小黑重新动了起来,看来是终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他猝然向后一退,远离了真昼。


深夜室内的空气中一时间流动着无声的尴尬。


这样的行为,是拒绝吧。一怔之后,真昼的胸口聚集起了一团让人呼吸困难的滞涩。其实,这种感觉于他而言并非全然陌生。曾经当他还是一个孩子、刚被澈叔叔领养时,他也体会过这样的感觉,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最近,它又再度浮现了出来。每当他面临着不知该如何面对的感受时,这份痛苦就会隐隐重现。


这一切都与小黑有关,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小黑。


现在,他和小黑住在铁的温泉旅馆里。当然,不止他们两人,铁啊,御园啊,以及他们的servamp,大家都在一起。真昼已经很久没有回到自己的家中了,虽然他对熟悉的家抱有思念,但同时心中也微弱地抱持着一丝微小的庆幸心理。


现在,不是在家里,真是太好了。


那个他和小黑共同生活的家,如果现在回去,然后像以前一样每天和小黑独处,目前这种双方各怀心事的状态肯定会让他觉得尴尬而难熬。


小黑,依旧是那个沉迷于游戏、零食和睡觉的小黑。那个日常是吐槽真昼有多麻烦、自己和真昼有多么多么合不来的家伙,在最近这样的吐槽变多了,而他早已敏锐地意识到这意味着对方回避话题的次数变多了。如果去掉这些无营养的拌嘴,两人间真正有意义的对话实则是减少了。再加上,那家伙开始更频繁地变成猫咪,蜷缩起来就成了那么一团圆圆的黑色毛团,对他的应答也理所当然地变为了一声又一声敷衍的喵叫。


这些都不是错觉。


特别是当真昼开始留心时,他发现更多的支持这个想法的证据简直到处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心中每一天都充斥着对搭档的不安、担忧和强烈求知欲。他很清楚自己从来都不是能轻易地把话藏在心里的人(他觉得小黑简直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现在他又不得不憋着。因为,他也不再是过去的那个自己。


现在的真昼没法简单地像以前那样看待小黑,因为每当他看到小黑的脸时,都会联想起那天从对方面前逃走了的自己。这么考虑的话,也许,他在逃避的人是自己才对。


就是这样,他和小黑仿佛一下子回到了最初相遇时的生疏状态,如同是单纯地分享共同生活空间的两人。其实,两人初遇那天吵架时说的话都比现在的要多,至少那时候他可以直白地询问对方的事。


小黑,在离我越来越远。


真昼无法将这个想法从脑中驱逐出去,虽然他在尽力地安慰着自己这只是胡思乱想的猜测。但是,他还是不停地这么想着,想着。


而现在,他开始有点不确定这是否仅仅是一个猜测了。


深夜的室内仿佛沉在深海之下的暗室,压抑的安静。而在夜深人静时,人总是会变得格外敏感与脆弱。


心脏很痛苦。


真昼低下头,小黑的冷淡总是会使他痛苦,虽然他并不会因此灰心而放弃努力。但每当这种时候,他都会惊讶于对方的一举一动所能对他产生的巨大影响,不知从何时起他的情绪总是轻易地就能被小黑牵动。


果然,他还是想回到过去。


回忆起来,过去和小黑相处的每一天,他其实都是快乐的。无论是面对来自敌人的威胁,还是来自同伴的敌意,他和小黑至少都是站在同一边,并肩作战,分享着同样的心情。对比之下,现在他不再这么确定了,而这个痛苦的认知让他的一天有时漫长地像是一个月。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要做点什么才行。不可以逃避,至少要尝试一下。


因为这是小黑的事,他想要面对这个。


眼下,依旧是两人僵持不下的尴尬局面。隐隐地从黑暗中分辨出对方的脸庞,真昼发现自己面对的似乎是把脸转到一边的小黑,他努力地在脑中组织着词句要如何打破现在的僵局并且询问小黑过去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小黑,你最近好冷淡呐。


……不行,这个台词总觉得怪怪的,有点说不出口。


小黑,我——我什么?


啊啊啊,好麻烦!我到底该说什么才好!?


各种各样的语句在他的脑中乱成一团,真昼深呼吸了一次,最后爆发出来的是:


“小黑,如果是我的话,不行吗?”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什么,这种羞耻的台词!?为什么我会说出了这么一句啊?!你以为你在演电视剧吗?!


“……哈?这种台词,你是电视剧的主人公吗?”


一阵寂静后,对面的某处响起了一个低沉的无奈声音。


果然他被小黑这么吐槽了。即使在黑暗中看不清表情,真昼也完全可以想象出现在的小黑一定是露出了一副标准的“和你合不来”的不耐表情。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瞬间泄漏了,他嗫喏着不知该怎么继续下去。


“额……”


“……”


“小黑……”


“你,又在考虑着什么麻烦的事了吧。”


真昼的眼皮跳了跳,下意识的反驳脱口而出。


“才不是什么麻烦的事呢!小黑,你最近很奇怪,从和那个Lawless的对话后开始……过去是发生了什么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对方声音中的冷漠戒备让真昼一时有些难过得语塞。他清了清喉咙,换了一个话题继续艰难地努力着。


“比如,为什么你今天不好好地睡在床上呢?”


“因为你睡觉时的磨牙声太吵了。”


“骗人!我睡觉的时候根本没有这种习惯吧!”


“有哦。”


“……没有!”


“……和你合不来。困,回去睡了。”


“等一下,小黑,听我说——”


“……够了,”这两个字被小黑生硬地吐出后,尴尬的寂静再一次降临在两人中间, “真昼,你到底要干什么?”


月光照不到的地方,黑暗可以掩盖掉很多东西,但对方一向冷淡的音调中加强的语气被真昼察觉到了,而在略微的迟疑了后,他立刻恢复了平稳的语气,清晰明确地重复了一次。


“小黑,你最近很奇怪,是和过去的事有关吗?”


“……”


“到底是什——”


“……别管我的事了。”


“诶?”


“你还是这么爱多管闲事,我和你的这一点最合不来了。”



“等等,这个才不是闲事吧!这是小黑的事,我应该要担心的吧?!”


“……即使你是我的EVE,管得也太多了。”


“小黑!”


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快要崩溃了。


小黑,为什么现在我明明在你身边,但是却觉得你这么遥远呢?过去,真昼从来没有真的这么想过。但此刻,他真的产生了一种空前的不安与无力:也许,他永远无法理解小黑的感受,而小黑也同样无法理解他的。


EVE什么的,我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个关系,只是因为是小黑的事,我才会想要关心的!正准备这么生气地吼出来的时候,小黑冷硬的言语再度先一步刺出。


“我说过的吧,我有很多事没有告诉你,大概永远都不会告诉你……”越临近话尾,他的声音就越来越低,越来越轻,最终化为了一丝叹息,让真昼下沉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沉寂了一下后,小黑的声音再度响起,轻声得不知是在对真昼诉说,还是仅仅在自言自语,“你也说过的吧,我不想说也没关系……”


“小黑,你怎么了……”


这一次,小黑没有再回答,而真昼也缄口不言,不再追问。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是小黑在对他说着拒绝的话,但他却突然有一种是对方正在逃避着某些他自己不愿意面对的事的感觉?真是不可思议,手腕上的桎梏力量明明是那么强大,但真昼却丝毫没有对这种力量产生畏惧,反而感觉到此时对面的小黑给了他一种莫名的弱小感。


两人依旧维持着原来的僵持姿势,恍若没有尽头的沉默缓缓地弥漫。在这种诡异的时刻,真昼的心底隐隐地升起了一股奇异的渴望。


 “那个,小黑。”


“……什么?”


“‘总有一天,我会和小黑合得来的’这句话,我也同样说过吧。”


“……”


“我现在依旧坚信着这句话哦,小黑。”


“……你真是世界第一麻烦的家伙。”


对方无奈的小声嘟囔让真昼忍俊不禁。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他终于想明白了,自身激烈的情绪波动的根源到底是什么。


是寂寞。


不是因独处而孤单的寂寞,而是失去了重要的东西后失落,因为和重要的人之间产生了遥远的距离感而不安。


小黑最近表现得很异常,他被小黑避开了。所以,他感到担心,不安,同时也寂寞得不得了,因为他人的事而产生这样复杂的失落情绪还是第一次。想要更多地了解小黑的事,想要和他一起面对一切烦恼,无论是开心的事也好,伤心的事也好,全部都想要知道。


想要回到过去那样和小黑自然相处的状态。


也许,不止是像过去那样。


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突然产生了想要抱住小黑的念头。其实,不是拥抱也没关系,他只是忍不住想要用肢体接触来安慰他无助的搭档,想要告诉他:没关系的,我在这里。同时,也想安慰这么寂寞的自己。虽然对于这种感觉很陌生,但他隐隐约约地明白一点:这是来源于小黑的寂寞,因此也只有小黑才能解决。有那么一瞬,他真的觉得,说不定只要抱住对方,一切就都会没事,他们两个都会好的。


他想要和小黑分享一切。


但是,当真昼准备伸手时,脑中却有一个声音阻止了他,窃窃私语着:


 「要想维持“simple”的话,到此为止比较好。」


朋友之间的友好拥抱是很正常的,但是和小黑……不知为何,这样的行为却让他本能地产生了一丝不知名的犹豫。越界感警铃大作,仿佛有一根分明的界线一直以来都横亘在两人中间。平时是无形的存在,在某些时候才会突兀地转变为高亮的明黄,让他止步不前。


想要成为和小黑合得来的人,对这个目标真昼从来没有动摇过。但除此以外,他渐渐地发现自己其实是想要更多,虽然自己也说不清具体是想要什么……


是想要和小黑变得更亲密吗?但是,小黑他大概会讨厌这样吧?话说回来,那家伙看起来就是那种和肢体接触合不来的类型。


默默地想着小黑的事,真昼不知不觉地就这么站在原地发起呆来。当沉默已久的另一位当事人突然动了一下时,他恍若初醒地发出了一声被吓到的惊呼,自知反应过度,一股热意攀上了他的脸颊和后颈,不禁心虚地轻咳了一声,真昼在这个晚上第一次庆幸起黑暗可以掩盖掉很多东西。


刚才我在想的事,小黑应该不会看出来的吧?恰巧在此时,小黑终于再度开口了,真昼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了熟悉的懒散和疲倦。


 “闹够了吗?我想睡觉了。”


“唉,好吧……”


“……那为什么还不动?”


“诶?但是——”


“你真是缠人啊——”


“不,是小黑你的问题!你抓着我的手腕不放我要怎么走啊?!”


“……合不来。”


说着,怠惰真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速地抽回了手,真昼没有理会对方明显底气不足的咕哝,只是再度不放心地提醒道。


 “小黑,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你可以随时和我说,这一点你可千万不要忘了哦。”


这次换来的回应是含糊而不耐的“嗯”声。接下来,两人又是一阵尴尬的面面相觑,虽然其实并不是真的能看到彼此。真昼左等右等,小黑依旧继续待在原地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和他一起睡觉的意思,明显是没有把他的话真的听进去。


这家伙真的就准备在这个角落里睡了?!


“小(黑)——”


“……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再一次的耐心呼唤被打断了,真昼听到小黑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气声,典型的“麻烦死了”式的叹息,然后他听到了对方在今晚第一次呼唤他的名字。


“真昼。”


“什,什么?”


“你自己先睡吧。”


小黑的声音仿佛是有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反应过来时,真昼发现自己已经乖乖地点了点头,乖乖地回到床边,正掀起被子准备躺进去。回头望向月光照耀不到的阴影处,他的servamp依旧固执地停驻。他张了张口,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现在,不管他说了多少,似乎都无济于事。


至少这次小黑没有变为猫咪的形态。这么自我安慰着,真昼强迫自己重新钻回温暖的被窝里。心中痒痒的,他拼命地压抑住想要拥抱对方的愿望,缓缓地合上了双眼。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呐,小黑,你曾亲口说过,如果保持猫咪的形态睡觉,早上起床时会肩膀酸痛吧?


第二天,真昼发现本该在房间的角落里熟睡的小黑消失了。最后,当他在房间外的走廊上找到那个小小的蜷缩身影时,呆立良久后,这是他脑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


这是在真昼明白「觉悟」的真正含义前,在那段过去岁月中的某个夜晚和小黑之间发生的小小插曲。




TBC.

(1)原作第25话



其实,当时写完这两篇番外后,不禁危险地产生一种“把想写的黑真都就此写完了”的感想呢。

评论(10)
热度(126)

Servamp怠惰组

©Servamp怠惰组
Powered by LOFTER